|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六十九章發怒

第二百六十九章發怒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6 12:36  字數:3581

小廝站在那裡,神情有些怪異,想開口說話,結果他娘過來拉了他說話。

安容打開兩個包袱,其中一個裡面裝了個畫軸,和一個錦盒。

另外一個包袱里,只裝了畫軸。

「怎麼送這麼多畫啊,」沈安溪嘟嘴,勃勃的興緻頓時沒了一半。

安容望了沈安北一眼道,「大哥,你猜這畫上畫的是什麼?」

沈安北愣住,畫都沒打開,他怎麼知道畫上畫的是什麼?

「猜不出來,」沈安北搖頭道。

三太太笑著過來,「這畫上的該不會是未來世子夫人吧?」

安容連連點頭,「還是三嬸兒猜的准。」

三太太輕輕一笑,「可不是我猜的准,是老太太說,畫如其人,你送了未來世子夫人親手畫的畫,她怎麼也要回一幅畫才對,快快打開,三嬸兒想瞧瞧未來世子夫人的才華。」

老太太對安容了解的很,一般的畫,安容壓根就感興趣,她幾次問老太太世子夫人長什麼模樣,老太太只說容貌姣好,安容還不高興呢,覺得老太太再糊弄她。

安容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又是送畫,又是送首飾,不就是為了能張口要她一張畫嗎?

不等安容伸手,三太太拿起畫就朝老太太走去。

沈安溪麻溜的拿了另外一幅,不解道,「那這一幅畫又是什麼?」

安容搖搖頭。

沈安溪就拿著畫去老太太跟前了。

剛走過去,便聽老太太笑道,「模樣確實不錯,柳眉若黛,唇紅齒白,雙眸有神,十指如筍,是個大家閨秀。」

三太太對畫中女子也是讚不絕口。

沈安溪湊上去一看。

畫上畫的是個身著天藍色裙裳的姑娘,她正在湖邊喂錦鯉,身側柳葉扶水,春意盎然。

神態溫和,體態婀娜,沈安溪甚至聽到她娘說她屁股不小,好生養。

沈安溪下意識的瞅了瞅安容的屁股,好吧,她原本是想看自己的,可是眼睛沒長後腦勺上。

沈安溪覺得安容的屁股不大不小,和未來的世子夫人也差不多,那四姐姐也好生養了?

她的好像不大,是不是不好生養啊?

三太太抬眸笑道,「北哥兒呢,讓他過來瞧瞧未來媳婦長什麼樣子,免得將來入洞房,認生啊。」

丫鬟在一旁捂嘴笑,「太太,世子爺早被您給羞走了。」

三太太啐了丫鬟一口,「什麼叫羞走的,世子爺都快娶媳婦了,還害什麼羞。」

幾位老頭對即將要過門的世子夫人也感興趣的很,讓丫鬟過來拿畫軸。

沈安溪將畫遞到她娘手裡,「還有一幅畫呢。」

三太太嗔了沈安溪一眼,「懶成什麼樣兒了,自己打開不就是了,還讓我來。」

沈安溪挨著老太太撒嬌,不語。

等三太太將畫軸打開,老太太的眉頭便皺緊了。

畫上的也是一個女子,可是消瘦的皮包骨,雙眸無力,正坐在小榻上,用帕子捂著唇瓣咳嗽。

三太太瞧的一愣,「大過年的,小廝怎麼帶這樣一幅畫回來,也太不吉利了吧?」

安容勾唇一笑。

沒有人比她更高興的了,她總算是見到和大哥定親的大嫂模樣了。

小廝就在一旁沒走,他就猜到老太太會生氣。

可是安容的吩咐,他又不敢不聽。

他當即跪了下去道,「不關奴才的事,奴才也是聽四姑娘的吩咐辦事。」

沈安溪撅嘴,「四姐姐怎麼可能要你買這樣的畫回來?」

小廝忙搖頭,「不是,不是,這畫的確是四姑娘要的,四姑娘覺得讓蘇家畫蘇大姑娘畫像,可能失真,就讓奴才在原州多打聽打聽,看有沒有人見過蘇家大姑娘,讓他畫一幅,這兩幅畫都是蘇家大姑娘,只不過,一幅是蘇大姑娘自己畫的,一幅是給蘇大姑娘瞧過病的大夫畫的。」

三太太聽到一愣,「這兩幅畫上畫的是同一個人?」

沈安溪眼睛猛眨,「這兩幅畫怎麼會是同一個人呢,一個是瓜子臉,一個是圓臉啊。」

沈安溪只注意到人的長相,可是老太太注意到的卻是後一幅畫上姑娘的病容。

老太太好好的心情,聽到小廝的話後,就高興不起來了,「到底怎麼回事?」

小廝跪在地上,將他聽了福總管的吩咐去原州的事娓娓道來。

侯府送了蘇家厚重的禮,表示了這門親事的滿意,蘇家老爺夫人是滿意至極。

尤其是安容,送了蘇家大姑娘那麼貴重的禮物,蘇家大姑娘更是高興,對於安容信中所求,是一口答應了。

第二天,小廝就拿到了蘇大姑娘的畫像。

其實小廝瞧見了蘇家大姑娘,模樣嬌美,畫上確實更美一些,卻也不像那些將滿臉麻子畫的跟天仙似的。

可是安容的吩咐小廝必須要照做,只得滿原州的找見過蘇家大姑娘的人。

小廝沒想到,見過蘇家大姑娘的人寥寥無幾,要不是機緣巧合,他都恨不得拿了畫去找街上書生照著畫了。

可是大夫畫的蘇家大姑娘,讓小廝看的心驚膽戰,一問之下才知道,蘇家大姑娘病了快一年了,日漸消瘦,這還是半個月前蘇家大姑娘的模樣,而且蘇家大姑娘沒半年好活頭了。

小廝迷糊了,那他見到的蘇家大姑娘又是誰?

小廝去客棧取了畫,去給大夫一看,大夫笑道,「這是蘇家二姑娘,是蘇老爺繼室,也就是現在的蘇夫人所出,蘇家兩位姑娘都肖父,是有三分相似。」

小廝不傻,傻傻的,又怎麼會被福總管派到原州來送禮呢。

他猜裡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