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六十七章保密

第二百六十七章保密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4 16:51  字數:3882

「兩份密道圖只畫了中間部分,入口和出口都沒有,」蕭湛聲音中透著一股惋惜。

不然他何至於找這麼久。

而且其中一條密道里據說放了百萬兩的銀子,舅舅需要這筆銀子來擴建軍隊,他必須儘快找到。

蕭湛和安容往前走,很快就到盡頭了。

不是他們不走了,而是路到頭了。

被一塊巨石擋了路。

蕭湛試了幾次,推不開,回頭看著安容道,「也許這是侯府挖另外一條密道的原因。」

安容想也是。

兩人只好返回。

剛轉身,忽然有吱吱吱聲傳來,還有東西從安容腳步爬過去。

安容嚇的驚叫出聲,慌亂失措的她更直接跳到了蕭湛身上,緊緊的摟著人家。

等安容反應過來,那吱吱吱聲是老鼠時。

安容,「……。」

安容一張臉爆紅,臉火燒火燎的,她居然摟了蕭湛的胳膊。

更要命的是,她感覺到一隻大手托著她的屁股,不讓她掉下去。

這是安容兩世都沒有體驗過的窘迫感。

她很沒骨氣的「嚇」暈了。

蕭湛站在那裡,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密道里漆黑一片,方才安容驚跳起來,打掉了他手裡的火摺子。

他能覺察到安容呼吸急促,整個人好像倏然熱了起來,她是在裝暈。

蕭湛低低一笑,想不到她膽子會那麼的小,怕老鼠怕成這樣。

想到這裡,蕭湛臉色忽然變了一變。

她很怕他。

她也怕老鼠。

現在為了躲避老鼠,就緊緊的摟著他不撒手。

蕭湛很不想有這個認知。

但是不得不承認,在安容眼裡,老鼠比他更嚇人。

蕭湛兀自悶氣,卻不知道安容更憋悶,你老怎麼不把我丟下去啊,我不要自己下去。

好丟臉。

安容正想著呢,誰想身子一輕,自己從被抱著,變成了被扛著。

而且身子下落,讓她很是頭暈目眩。

安容忍著沒有驚叫出聲,感覺到有了光亮,安容的心才稍定。

原來他是撿火摺子。

蕭湛扛著安容走。

走了沒幾步後,安容就不得不出聲了,她是被逼的。

「喂,別走,先別走,密道圖掉地上了,」安容窘迫著聲音道。

其實密道圖早在她被老鼠驚嚇時,就掉地上了,只是她剛剛才想起來。

蕭湛停住了腳步,安容還以為他會原路返回。

誰想到,蕭湛將安容放下了。

「我叫蕭湛,」他將火摺子遞給安容,不冷不熱的道。

安容嘴撅了撅,她能感覺到蕭湛生氣了,不就喊了一聲喂嗎,至於這樣嗎?

雖然心裡強硬,但是安容也知道自己方才失禮了。

甚至心底還有那麼一絲的愧疚,好像自己做的挺過分的。

他又不是不好,方才自己受到驚嚇,跑他身上掛著,他都沒丟下自己。

明明自己幾次對他表示不喜歡,要退親。

安容覺得蕭湛心胸很寬廣。

安容伸手接了火摺子。

小心的邁步往回走。

蕭湛站在那裡看著,他眉頭皺了一皺。

他是篤定安容怕老鼠,不敢回去的,求他幫忙的,誰想到安容會那麼爽快。

而且周圍還有老鼠走動,也沒聽到她驚叫啊。

安容怕老鼠不錯,可是她更怕蕭湛啊。

安容往前走了八九步,就見到了密道圖。

安容伸手去撿,好吧,安容又驚叫了。

一隻老鼠又從她腳邊滑了過去。

安容嚇了一跳,身子往後一撞。

微弱的火光下,蕭湛眼睜睜的看著安容消失在他的眼前。

耳邊是歇斯底里的叫聲。

蕭湛腳下一動,在那扇密道門關上之前,闖了進去。

安容還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落地時,她除了覺得有些頭暈之外,並沒有其他疼痛感。

安容還以為自己命大,可是聽到耳邊的悶哼聲時,安容覺得有些耳鳴。

她一個人掉下來的,怎麼蕭湛會痛的直哼?

安容要爬起來,才發覺她趴在蕭湛的身上,姿勢有些撩人。

蕭湛緊緊的摟著安容,他一想到方才看見安容消失,還有她驚叫時,自己的心情,好像那一瞬間,天地無光了。

他怕失去她。

想著,他的胳膊抱的更緊了。

緊的安容差點窒息。

咳咳!

安容猛咳嗽起來,她有些想哭,方才生死一線,她救了自己,他是不是後悔了,想嘞死她啊?

安容想說話,可是她忽然想起了在歸龍山,馬車出事,她摔下山崖,是荀止救了她。

感覺和現在好相似,便是感覺都相差無幾。

若不是那勒死的感覺太明顯,她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夢了。

蕭湛聽安容咳了好幾聲,才反應過來,趕緊鬆了手。

他抱著安容起來,關切的問,「有沒有摔傷,哪裡疼?」

安容獃獃的看著他,對於蕭湛忽然變了人一樣,有些反應不過來。

蕭湛關切的話頓時戛然而止,因為安容脫口而出一句話,「我沒有事,你好像摔傻了,你沒事吧?」

蕭湛的雙手還握著安容的胳膊,聽到安容說這話,頓時覺得手灼熱的慌,把手收了回來。

轉身,打量起這個意外發現的地方。

安容則在一旁,拍自己的臉頰,神情很是懊惱。

要命啊,自己才覺得方才蕭湛救她像極了荀止在歸龍山救她時的情節。

轉過頭,她又覺得蕭湛的說話聲和荀止很像了。

還有蕭湛剛才那關切的話,安容覺得身處雲山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