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六十四章剋扣

第二百六十四章剋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3 14:03  字數:3776

看著沈安溪和安容有說有笑的出去。

老太太抬起胳膊輕揉太陽穴,無奈輕嘆。

孫媽媽伺候在一旁,也是搖頭,四姑娘到底還是意氣了些,不過卻也能理解。

大夫人幾次惹到四姑娘,四姑娘都沒有說什麼,更可況,她丟的是自己的東西,誰還能指責她什麼不成?

只是,大夫人她們的臉總不能一直臃腫著吧,就算吃藥能消退些,可到底是治標不治本。

孫媽媽眸光落到茶盞里,那藥包已經被浸透的不成樣子了,可到底是解藥啊。

孫媽媽想了想,對老太太道,「四姑娘這回是真氣惱了,想找她要解藥可能性小了些,可幾位姑娘不解了毒,總不是個事兒,奴婢覺得這解藥雖然丟到了茶水裡,可到底是解藥啊,或許有用呢?」

老太太眉頭一挑,望了茶盞一眼,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死馬當成活馬醫吧,把這盞茶拿給她們分了,若是解不了毒,到時候再說。」

說心裡話,老太太是不想為了大夫人她們去求安容的,讓安容心裡積了火氣。

可她又不能真撒手不管了。

安容和沈安溪坐在涼亭子吹風,這兩日天氣晴好,涼亭子里還能曬到太陽,暖和和的。

兩人正談論,除夕夜是在府里過,還是出去玩。

安容是無所謂的,不過沈安溪是一力贊同出去玩,誰叫她沒有出去過啊。

正說著呢,有一個青衣小丫鬟過來。

芍藥望著她,越看越覺得她眼熟,好像是夏荷的貼身小跟班,經常跟在她屁股後面轉,是夏荷的心腹。

她這會兒來,肯定是夏荷要她來傳話。

芍藥忙走了過去,好吧,是小丫鬟遠遠的給芍藥招手,芍藥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然後怒氣沖沖的跑了回來,「姑娘,你把藥包丟茶水裡,老太太讓丫鬟把那茶水分了,給大夫人她們一人送了一點兒去。」

安容頓時氣得心口疼。

沈安溪瞧她那臉色,就知道壞事了,「那解藥還有用啊?」

安容搖搖頭,憋著張臉道,「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按理應該是有用的,那葯原本就是用水調和了再喝的,茶水和水其實在安容眼裡沒什麼區別。

她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

沈安溪嘴撅的高高的,「早知道,我就放肆些,把茶盞摔了不就好了?」

沈安溪恨不得叫綠柳去將那些丫鬟追回來才好,真是越想越來氣。

反正沈安溪這一會兒是不喜歡老太太了,尤其是出主意的孫媽媽,這不是挖她們的牆角嗎?

兩人坐在那裡生悶氣,最後沈安溪拍了拍安容的手道,「四姐姐,你也彆氣了,像她們那種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遲早還會栽到咱們手裡來,到時候,誰求情都沒有用。」

沈安溪說的坦然,風輕雲淡的。

站在她身後的綠柳卻一張臉爆紅,側過身子,去瞪偷笑的芍藥。

有什麼好笑的,她家姑娘不就說了句粗話么,三姑娘她們的確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本來,沈安溪和安容出門前,和老太太說好玩一會兒就回去陪她用晚飯,結果兩人一生氣,在花園裡散散心後,各回各院了。

安容站在玲瓏苑外,聞到一股子煙味兒,有些刺鼻。

安容沒有說話,她知道這是丫鬟在燒冬梅留下的遺物。

安容走到湖畔,吹著涼風。

芍藥勸她風大,安容沒聽她的勸。

芍藥只好乖乖的站在一旁,東張西望,見遠處冬兒、夏兒拎了食盒過來,芍藥揉了揉肚子,有些餓了。

今兒她去瞧了冬梅的死狀,中午飯省了。

芍藥轉身要和安容說要吃晚飯了,卻見冬兒她們後面有個小丫鬟拎著裙擺往這邊跑。

倒霉的丫鬟,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摔倒在了地上。

夏兒、冬兒回頭望去。

那小丫鬟憋著嘴,從地上爬起來,可憐手裡都破了皮。

夏兒擔憂的看著她,「有沒有摔壞,沒事你跑這麼急做什麼?」

小丫鬟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癟了嘴道,「怎麼沒事,出大事了,大夫人她們吃了解藥後,當即就肚子疼的她在地上打滾,往茅廁跑了兩回。」

夏兒和冬兒互望兩眼。

芍藥遠就朝她們過來,聽到小丫鬟的話,頓時喜上眉梢,去告訴安容。

安容聽得一愣,望著芍藥問,「你往解藥里下巴豆粉了?」

芍藥懵懵的,「沒有啊。」

雖然她是想下來著,可是她找不到巴豆。

當時安容調製解藥的時候,芍藥是一肚子納悶呢,既然下毒了,又是人家自己送上門來的,還給她們解藥豈不是便宜她們了?

當時,安容笑了笑,「你要覺得便宜她們了,可以往解藥里下點巴豆。」

芍藥覺得這主意甚好。

可惜找不到巴豆,她之所以把解藥帶身上,就是為了巴豆粉,她想去西苑找六巧拿巴豆,六巧最近積火,肚子脹的厲害,吃巴豆還是她給六巧出的主意呢,六巧肯定有巴豆。

誰想,還沒抽空去西苑,解藥就出事了。

之前沈安溪氣大的時候,芍藥沒敢說,不然她鐵定要挨罵,這麼重要的事都找不到時間!

只是芍藥沒想到,好好的解藥會和巴豆粉一樣的效果。

芍藥抬眸看著安容,「姑娘,你的解藥有效么?」

安容狠狠的瞪了芍藥一眼,「我的解藥當然有效了,可是浸了茶……。」

話還沒說完,安容嘴角就抽了抽,抬手扶額。

她忘記了!

解藥里有一種葯和茶會起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