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九章把柄

第二百五十九章把柄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2 02:11  字數:3704

安容幾乎可以篤定,春蘭墜入湖中,絕對不是巧合,一定有貓膩。

安容轉身要進院子,可是走了兩步之後,她又頓住了腳步。

春蘭是沈安姒捏著的把柄,現在把柄沒了,這口氣沈安姒肯定咽不下去。

大姨娘,只是她爹內院的一個妾,現在也學會了不安分,幫沈安芸鬧騰了。

此風,絕不可長。

尤其是,大姨娘還和府里其他姨娘走的近,尤其是三姨娘。

安容思岑了幾秒,給芍藥招了招手,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芍藥瞥了安容一眼,眸底頗鄙視。

有必要這麼麻煩么,姑娘太不了解侯府丫鬟碎嘴的能力了。

她有必要把綠葉托金葉的事特地告訴三姑娘的丫鬟么,在玲瓏苑,無論隨便和哪個丫鬟一說。

不要半柱香的功夫,湖畔絕對擠滿了丫鬟。

看著芍藥鄙視的眼神,安容無話可說,耳根有抹嫣紅,轉身進了院子。

一刻鐘後,安容站在二樓迴廊上,看著樓下丫鬟婆子交頭接耳,三三兩兩的出了玲瓏苑。

安容臉皮微抽,因為連素來話少的海棠都驚嘆了,「聽說湖畔有金葉子,是真的嗎?」

秋菊不信的搖頭,「怎麼可能有呢,金葉子哪裡漂浮的起來,若是沉了水底,誰瞧的見?」

冬梅也搖頭,「你還別不信,還真有人瞧見了,說是綠葉托著金葉的,春蘭就是瞧見了金葉,才下的水。」

秋菊輕眨眼睛,然後望著芍藥。問道,「聽喜梅說,是你告訴她。湖裡有金葉的,誰告訴你的?」

芍藥一聳鼻尖。「喜梅嘴真快,我就告訴了她一個人,她發誓不告訴別人的,一轉眼的功夫就誰都知道了。」

喜梅是玲瓏苑出了名的快嘴,嘴上沒把門的,她是把發誓當放屁,從來不作數的,你越是讓她發誓別說。她說的越快。

要換成旁人,估摸著會自己先偷偷的去湖畔看看,還會把芍藥拉上一起。

喜梅就不會,她喜歡熱鬧,只要熱鬧了,好處少些都沒事。

芍藥故作惱怒,還揚言要去找喜梅算賬,任是秋菊怎麼問她,她就是不說,最後一急道。「別問我,我死都不說金葉是大姨娘放……不,不是。不是大姨娘放的。」

芍藥自知失言,趕緊改口,可是越改越亂。

「她就昨兒和今兒放了金葉,就放了幾片,不會再放了,你們別跟蹤大姨娘,」芍藥急忙急慌道。

芍藥這樣辯駁,傻子都知道金葉和大姨娘有關了。

秋菊納悶的問,「大姨娘哪兒來那麼多金葉放啊?」

芍藥攏了攏眉頭。「我怎麼知道,丫鬟拿了金葉來給我看。我才信的,我還打算明兒一早就去跟蹤大姨娘呢。現在好了,金葉沒了!」

芍藥一臉肉疼,一片金葉的價值至少是十兩銀子啊。

芍藥肉疼的表情是真的,她肉疼安容有好多華貴精緻的手鐲,可惜被木鐲佔了地兒,浪費啊。

秋菊和冬梅互望一眼,覺得此事十有*是真的。

芍藥在侯府和不少丫鬟關係好,有些事別的丫鬟不知道,她都知道。

要不是真有其事,她也不敢亂說。

芍藥說話有些大聲,半夏聽見了。

又一輪碎嘴風,刮遍整個侯府。

大姨娘聽到丫鬟的稟告,有些震驚。

她放金葉時,是小心再小心,沒想到還是被丫鬟瞧見了。

不過大姨娘倒也不怕,春蘭是自己墜入湖中的,與她無關!

可是她出院門,有一堆丫鬟盯著她不說,還有人怒氣沖沖的上門興師問罪。

沈安姒的心機手段,比安容更重,連安容都想到是大姨娘做的鬼,她又怎麼會想不通。

沈安姒斷定春蘭是大姨娘害死的。

大姨娘矢口否認。

沈安姒便冷笑,「大姨娘可真是有錢,將金葉丟湖裡玩呢?!」

大姨娘神情鎮定的很,她笑道,「三姑娘可冤枉我了,我一個姨娘,能有什麼銀子,不過是那些點月錢罷了,那金葉子還是大姑奶奶出嫁時,給我留了六片。」

說著,大姨娘眸光有些閃爍,那是淚珠。

「大姑奶奶不得老太太的心,宣平侯世子又要娶正妻,我擔憂她在宣平侯府日子不好過,我原是想放花燈祈福的,可是夜裡,我沒法出院門,心裡急著呢,是丫鬟幫我出了個主意,說她進府前,她們那裡富貴人家有放金葉金花祈福的習俗,為了給大姑奶奶祈福,便是不舍我也的舍啊,」大姨娘抹著眼淚道。

可惜,沈安姒心硬的很。

不是大姨娘掉幾滴眼淚,她就會心軟的。

沈安姒冷笑一聲,「大姨娘對大姐姐可真是好,可惜,我卻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春蘭出事前,和誰在聊天,我會查出來……。」

正說著呢,那邊有丫鬟急急忙過來,道,「姑娘,有人在湖畔角落裡尋到一方綉帕,上面綉著菊花,像是春蘭的。」

沈安姒皺眉,一方帕子有什麼好說的。

可是丫鬟接下來要說的是,沈安姒就冷笑了。

因為丫鬟說,見到帕子的丫鬟不小心聞了兩下,就暈倒了。

沈安姒瞬間就想春蘭的死因前後連貫了起來。

定是丫鬟和春蘭說話,或者走動的時候,將迷藥丟春蘭的綉帕上。

再走幾步,忽然發現湖裡有金葉。

她一喊,春蘭不可能不好奇。

她就走到湖畔一看,當時金葉飄的略微有些遠,她拿不到,就得去找網兜來。

春蘭站在湖畔看著。

湖畔的風有些大,她不可能不用到綉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