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八章自殺

第二百五十八章自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1 12:32  字數:3691

安容握著玉佩,有些獃獃的看著暗衛。

這是耍她玩呢,就跟逗小孩子一樣,先要回來,又還回去,然後輕刮他小鼻子,笑道,「姐姐怎麼能要你的東西呢,是逗你玩的。」

安容耷拉了眼色,掩去眸底薄怒之色,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有必要玩這樣的把戲嗎?

暗衛道,「老國公有言在先,玉佩安少爺可以拿著,但是要等到表少爺娶你過門了才能用。」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再睜大。

可也沒有掌柜的大,他眼睛瞪圓了,嘴巴張的能塞進去一個大鴨蛋。

芍藥笑了,一個沒憋住,笑出了聲,不用說,掌柜的肯定是想歪了。

蕭表少爺怎麼可能娶個男子做媳婦呢?

芍藥猜的沒錯,掌柜的真的想歪了,可是他很快就想通了。

好吧,不是他想通了,是他眼尖,瞧見了安容手腕上的木鐲。

他見過男子帶耳環,可沒見過男子戴手鐲。

掌柜的臉有些尷尬。

他咳了咳嗓子,笑道,「是我眼拙了,原來是少主夫人駕臨,不知道少主夫人看中了什麼?」

安容又一次慶幸有面具擋住臉色,沒人看得見她那爆紅的臉,她搖了搖頭,帶著丫鬟小廝趕緊逃。

身後,是掌柜的爽朗的笑聲。

等安容再上馬車時,就有小夥計送了錦盒來,笑道,「這是掌柜的吩咐我送來的。」

安容都鑽進了馬車,芍藥望著那錦盒,猶豫了一會兒,見安容沒反對,她伸手接了。

等小夥計退開後,芍藥忍不住想打開錦盒瞄一眼。

夏荷攔著她,可是芍藥一側身,就把錦盒打開了。

錦盒裡裝著一隻雞血玉手鐲,上面飄兩朵白雲,就跟天邊的火燒雲一般。

芍藥雙眼閃亮,破口驚嘆道,「好漂亮的手鐲!」

安容掀開車簾,瞄了一眼後,氣呼呼的道,「肯定是諷刺我臉紅!」

夏荷則捂嘴笑,「奴婢覺得是掌柜的瞧見了姑娘手腕上的紫繩手鐲。」

雖然紫繩手鐲漂亮,可到底配不上四姑娘的身份,掌柜的才送了這樣一隻手鐲。

安容想叫芍藥把手鐲還回去,可是嘴張了張,愣是說不出來話。

不是她喜歡極了這隻雞血玉手鐲,捨不得還。

她一隻手腕上戴著紫繩手鐲,一隻戴這樣昂貴的手鐲,根本就不搭。

自從戴了木鐲之後,安容手腕上就沒戴過別的手鐲了。

她想還,但是說不出口,是因為丫鬟先收了,若是現在又還回去,還收做什麼?

安容輕咬唇瓣。

反正蕭湛全部積蓄她都好意思收,一隻手鐲又算的了什麼?

安容放下車簾,打道回府。

下了馬車後,安容叮囑海棠幾個道,「玉佩的事別告訴老太太,也不可外泄一句。」

這玉佩多麼重要啊,玲瓏苑可是出過秘方被偷的事,萬一因為他們碎嘴,玉佩丟了,就是賣光她們,都賠不起。

夏荷連連點頭,表示不會說。

至於玉佩,安容尋了個說辭,就說是蕭老國公送給她的。

這話也沒錯,確實是蕭老國公送的,只不過是手底下掌柜的代為挑選,代送的。

若不是因為掌柜的以為她將來會是蕭老國公外孫媳婦,會送她手鐲?

那是做夢。

安容輕提裙擺上台階,步伐輕盈,回內院。

忽然,安容頓住腳步。

她側過身子朝右望去,那邊有兩個粗使婆子在聊天,坐在大石塊上,在她們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堆落葉。

夏荷重重的咳了一聲,兩個婆子沒反應。

夏荷又重重的咳了好幾聲。

那兩個婆子方才驚醒過來,忙站起來。

因為急了些,搭在膝蓋上的掃把都吧嗒一聲掉地上去了,掃把尖挑起幾片枯黃落葉。

婆子趕緊將掃把撿起來,拿在手裡,一臉忐忑的認錯,說她們不應該偷懶。

安容伸手打住她,皺了皺眉問,「方才你們說誰死了?」

兩婆子微微一鄂。

其中一個身著灰青色的衣裳的婆子忙道,「是三姑娘院子里的鈴蘭死了,就是早前大姑娘的貼身丫鬟春蘭。」

芍藥一驚,忙問道,「怎麼會死呢,她不是才回來嗎,怎麼就死了?」

婆子搖搖頭,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死了,「丫鬟說鈴蘭是自殺的,說瞧見她站在大石塊上,自己掉入湖水中,等丫鬟趕去的時候,她已經沒氣了。」

夏荷皺眉頭,她不信鈴蘭是自殺的,早前傳聞她曾被人玷污,然後到慈雲庵落腳嗎,只是沒有削髮為尼罷了,可見春蘭並不是真的想出家,若是想死,當初早就死了。

連那樣的打擊都承受的住了,又有三姑娘那麼護著她,連大姑奶奶派人回來要她,都沒答應,甚至為了她都吵了起來。

如此受寵,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尋死?

安容繼續邁步回內院。

她知道春蘭的死不正常,她回頭看了芍藥一眼。

芍藥立馬會意,轉頭朝玉蘭苑走去。

安容和夏荷則回了松鶴院。

請過安後,老太太問她在蕭國公府做了什麼。

安容如實回答,除了隱去玉錦閣和玉佩的事。

當然了,還有算命一事。

武安侯府誰信安容會算命?

芍藥和夏荷自動自覺的以為那是瞎眼神算告訴安容的。

不過夏荷拿回來的錦盒,老太太瞧了瞧,甚是滿意。

不是滿意手鐲,而是滿意蕭老國公對待安容的態度,果真是疼愛極了。

只是老太太望著安容,眸光落到她的手腕上,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