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四章沐浴(求粉紅)

第二百五十四章沐浴(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10 17:04  字數:3792

安容沒有說話,邁步進玲瓏閣。

她覺得好笑,沈安姒想收拾瀋安芸,她樂意成全她,只要她來說一聲,要信件證據,她不會不給。

偏偏要用偷的,真是習慣了正道不走,走歪路了。

既然如此,她不好好利用她一番,著實白費了她的一番苦心。

沈安姒算計安容,安容也在算計她。

不知道最後誰勝誰負。

安容心情甚好。

為了不出意外,她特地搬了一堆藥材進來。

而蕭國公府,外書房裡,蕭老國公卻是一怒再怒。

他被自己的外孫子一再忽悠了。

早前說找安少爺來見他,從今兒推到明兒,再推到後兒。

蕭老國公的心就跟貓撓似地,他不舒坦,誰撓的,誰倒霉。

這不,蕭湛站在那裡倒霉著,心裡琢磨著怎麼糊弄過去。

他不想蕭老國公知道安容那「神奇」的時靈時不靈神算本事。

蕭湛不是擔心找來安容,到時候蕭老國公死乞白賴的要她幫著他逆天改命,萬一和瞎眼神算那樣瞎一隻眼睛怎麼辦?

再退一步說,蕭老國公已經喜歡極了安容了,要是再多一條安容會卜算,他敢肯定,過了元宵,他就要娶安容過門。

外祖父就是這麼雷厲風行,他也是沒輒。

他不是沒想過找一個差不多的卜算大師來忽悠蕭老國公,可是他身邊跟的有暗衛,到時候一審問,都不用上刑罰,他們就直接招認了。

蕭湛很自然的移開話題,「暗衛飛鴿傳話回來,說找到連軒了,他和卜達打扮成一對夫妻,坐了牛車出城。」

蕭老國公嚴肅怒視的神情聽到夫妻和牛車,瞬間崩塌了。

嘴角一抽再抽,滿臉黑線。

他決定放棄連軒了,他猶豫著要不要告訴靖北侯,挑撥他去抽連軒一頓。

他咳了咳,瞪著蕭湛道,「別轉移話題,今天是第三天了,安少爺人呢?!」

蕭湛頭疼。

他沒有見過比外祖父更固執的人了,除了安容。

不喜歡他,就是不喜歡他。

「他失蹤了,」蕭湛回道。

蕭老國公皺眉,「失蹤,暗衛一直跟著你,你壓根就沒有去找什麼安少爺,外祖父的吩咐都成耳旁風了?」

蕭老國公怒啊,他就想見見安少爺,就有那麼難嗎?

連瞎眼神算都說,安少爺能改湛兒的命。

偏他只說這一句,他再問,他就指了指自己另外一隻眼睛,笑道,「若是再沒了這隻眼睛,國公爺可得將我栓在褲腰帶上了。」

想到瞎眼神算,當年多麼風神道骨的一個人,就因為瞎了一隻眼,就成了現在這樣。

蕭老國公心中愧疚呢,就算是一輩子的好友,可犧牲也太大了,餘下的話,他是問不出口了。

但是他可以問安少爺!

偏偏知道他下路的外孫兒,對他是陽奉陰違,左右糊弄,蕭老國公氣的頭疼。

「明天,我一定要見到他!」蕭老國公下令道,「這是命令,辦事不利者,杖責三十!」

說完,蕭老國公摔門出去。

蕭湛回頭,見到兩扇門,一扇碎了一半了。

外書房,最容易損壞的東西,除了門還是門。

可是他要怎麼開口?

昨兒才和她說,荀止和蕭湛打架了,而且內傷了。

現在蕭老國公又要見他,身為荀止,他還要去幫對頭的外祖父,有這樣的事嗎?

蕭湛一邊走一邊揉太陽穴。

暗衛站在外面,是想笑不敢笑,自己挖坑自己填,就是這樣的痛苦。

「少爺,你說回頭會去找四姑娘,昨兒沒去,今兒也不去么?」暗衛問道。

蕭湛頓住腳步,深邃的雙眸一亮,嘴角划過一抹低笑。

夜,清涼如水。

玲瓏苑又傳來一陣驚吼。

要說安容最惱荀止的是什麼事,那絕對是荀止看了她的小屁屁,沒有之一。

但是今夜,月色朦朧下,當著丫鬟的面,蕭湛看了安容的胸。

蕭湛習慣性的翻窗戶進屋,結果站在窗戶上,正巧安容浸泡在熱水裡。

因為夜裡冷,要一次一次的加水,才能保證溫度適宜。

安容覺得麻煩,就先讓丫鬟準備的少些,剛剛好沒到胸下。

兩個柔嫩水蜜桃浸泡在水裡,洗洗可以下口了。

蕭湛再一次驚呆。

爬在那裡上不上下不下。

安容的驚叫是一身接一聲,她捂著胸,海棠捂著她的嘴。

安容氣暈了,她怎麼會這麼倒霉啊,為什麼浴桶要放在這裡?!

為什麼這裡要有窗戶?!

玲瓏閣樓上有那麼多地方有窗戶,為什麼都喜歡從這裡翻牆進來。

安容氣的要吐血,頭伸進水裡,想淹死自己算了。

就憑蕭湛看了那麼一眼,她就算再要退親,也沒什麼理由了!

海棠也知道這人就是蕭湛,忙上前一步,擋住浴桶。

那邊有腳步聲傳來,還有擔憂詢問時,海棠忙道,「沒事,姑娘有些冷了,再去拎一桶熱水來。」

半夏應聲,遠遠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海棠紅了臉看著蕭湛道,「還請蕭表少爺出去,我家姑娘……有事。」

沐浴二字,海棠沒好意思說,也沒必要說,長眼睛的都看出來了好么。

蕭湛翻身下樓。

他今兒來是莽撞了些,他想他和安容是有婚約在身的,又不是荀止,進來還要偷偷摸摸的,要避開丫鬟,不能給安容造成麻煩。

但是蕭湛不怕,他就是要給安容惹麻煩,免得她一心就想著退婚。

誰想到,不巧的遇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