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三章牆頭草

第二百五十三章牆頭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9 21:20  字數:3662

二姨娘在屋子裡走了幾步,似是想到什麼,眼前一亮道,「我想起來了,早些時候我在院子里散步,瞧見外院丫鬟送信去玲瓏苑,說是周御史府上周姑娘送來的。」

沈安姒茫然不懂,二姨娘在她耳邊低語幾句。

沈安姒就笑了,酣暢淋漓。

「姨娘,等我找了丫鬟詢問清楚,再做後議,」沈安姒笑面如花,像是一隻蟄伏的蠍子。

松鶴院,暖閣。

沈安溪在和安容說話,嬌笑連連。

綠柳和芍藥邁步進來,兩人笑著出去,卻皺著眉頭進來。

綠柳道,「三姑娘將早前大姑娘的丫鬟春蘭帶回府來了。」

沈安溪轉悠著茶盞蓋,斜了綠柳一眼,笑道,「這有什麼好好奇的,她原本就要了春蘭。」

綠柳有些錯愕,接不上話。

芍藥就急了,「重點不是這個,是宣平侯世子二夫人派了丫鬟回來,說春蘭是大姑奶奶的貼身丫鬟,現在回來了,按理是要跟著她陪嫁的,要帶春蘭走呢。」

沈安溪這才提起了精神,她先瞪了綠柳好幾眼才道,「你看看芍藥,說話就說重點。」

綠柳很尷尬,她可是一等丫鬟,芍藥雖然伺候在安容身邊,可到底只是個二等丫鬟啊。

現在她不如芍藥,好吧,她也承認自己不如芍藥,可怎麼聽著好不是滋味兒呢。

綠柳斜了芍藥好幾眼,眸底有絲絲怒氣,彷彿在說:你害我被姑娘罵,要不教我怎麼機靈,朋友就沒得做了。

芍藥有些黑線,沒有說話。

她沒覺得自己有多機靈啊,就是跑的勤快點,和小丫鬟相遇嘴甜點,沒事就夸人家漂亮,再就是皮厚點啊。

沈安溪望著安容,不解道,「春蘭在慈雲庵,大姐姐不去要,怎麼一進侯府,她就派了丫鬟來要?」

安容正在啜茶,聞言一笑道,「六妹妹,有好些事你不懂,春蘭原是侯府的丫鬟不錯,可是她進了慈雲庵,那就是方外之人,世俗的條條框框難約束她,可是她一旦進了武安侯府,換上丫鬟打扮,那又是武安侯府的丫鬟了,就還是大姐姐的人,她來要人合情合理。」

沈安溪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

「可是大姐姐為何要春蘭呢,肯定是三姐姐不給,不然她也不會派了丫鬟來強要了,」沈安溪越發好奇了。

老實說,安容也好奇。

她只知道春蘭和沈安芸算計宣平侯府二少爺有關,可沈安芸這樣強硬,不怕沈安姒真就捅到宣平侯府去了嗎?

安容給芍藥使了一個眼神,芍藥忙福身退出去。

沈安溪也給綠柳使眼色,綠柳站在那裡,眼睛瞪的圓圓的,姑娘這是什麼意思啊?

沈安溪內傷。

她的丫鬟怎麼就格外的笨些呢,沈安溪撫額。

走了幾步之後的芍藥回來拉綠柳,憋笑道,「六姑娘讓你與我一起呢。」

綠柳內傷。

沒有比別人的丫鬟比她這個貼身丫鬟更了解自己主子心思更傷人的了。

沈安溪撅著嘴,一臉恨恨的表情,「四姐姐,你把芍藥給我吧,我好喜歡她。」

夠機靈,夠聰明,懂主子的心,還有手段。

簡直就是她想要的完美丫鬟。

安容聞言輕笑,「芍藥卻是很聰明,我也是才發現不久,只是膽子還是有些大了,要敲打敲打,你要真喜歡她,回頭讓綠柳多和她接觸接觸,總能教得一二。」

沈安溪求之不得,討要芍藥的話,她也只是隨口一提。

之前沈安溪就在三太太跟前誇芍藥,想要她了。

三太太戳著她的腦門道,「你四姐姐不會給你的,李老夫人登門,李小少爺登門,你四姐姐都沒捨得給啊,要多留兩年,又怎麼捨得給你了,給你了也是糟踐了。」

沈安溪撇撇嘴,死了那份心。

但是偶爾還是忍不住跳一兩下,實在是芍藥太可人心了。

兩人在屋子裡說話。

很快,芍藥就回來了。

告訴安容道,「姑娘,三姑娘說她帶回來的不是春蘭,而是鈴蘭。」

沈安溪眉頭輕隴,想不通,「春蘭在侯府也不止一兩年了,就算改了名字,也還是她吧?」

安容撫額。

芍藥撫額。

綠柳望天,她不想有這樣的認知,但是她家姑娘真的好獃,她是不是就一張嘴皮子利索些啊,這些都是常識啊,只有主子才能給丫鬟改名字啊。

三姑娘那麼一說,代表春蘭是她的丫鬟了,不是大姑奶奶的了,往後再與她無關。

安容搖搖頭,她知道芍藥還沒說完,沈安芸要不是一定要春蘭,也不會派丫鬟回來要。

「之後呢?」安容問道。

芍藥忙道,「丫鬟找來福總管作證,證實那就是春蘭,不過三姑娘說,鈴蘭是她從慈雲庵帶回來的,她並沒有賣身契,對她是自願賣身,回頭會讓福總管準備賣身契讓鈴蘭簽字,至於大姑奶奶,她要想要春蘭,就拿春蘭的賣身契來。」

沈安溪點點頭,一個說是鈴蘭,一個說是春蘭。

誰有證據,丫鬟就歸誰。

安容笑了笑,這一局,她覺得贏的應該是沈安姒。

若非篤定沈安芸沒有春蘭的賣身契,她又怎麼會那麼說?

沈安芸的丫鬟是一路跺腳回的宣平侯府,將今兒要春蘭的事一說。

沈安芸怒極之下,摔了一套上等茶盞。

雙手撐在桌子上,拳頭恨不得掐進桌子里。

她不能讓沈安姒握著春蘭這個把柄,如今在宣平侯府,她已經是如履薄冰,可是當初大昭寺的事捅破。

就算她巧舌如簧,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