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二章惡氣

第二百五十二章惡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9 21:20  字數:3612

沈安姒的恨意之深,如海水不可斗量。

她長這麼大,原以為吃的最大的苦頭是因為沈安芸的勸說和算計,自己落水,發高燒險些燒傻的那些天。

後來以為是三太太惱她,讓她頓頓吃白粥的日子。

這些雖然苦,雖然氣惱,但她都能忍受。

唯獨慈雲庵的日子,那種刻骨銘心的苦,便是頓頓吃黃連也難及一二。

若非她是武安侯的女兒,是打著給老太太祈福的名頭才去的慈雲庵,那些尼姑多少有些顧忌,只怕會將她往死里折騰。

今兒回來之前,沈安姒還逮住了一個尼姑,逼問出她會落的今日這般,到底是誰害的。

首當其衝的便是大夫人。

第二個便是沈安芸。

第三個便是三太太了。

這三個人中,其實大夫人下手還是輕的,菜少放些鹽、油水,一切以清淡為主,多抄經書,要跪著抄經書才虔誠。

其實這並不是大夫人的手筆,是沈安姝自己的。

沈安姝年紀小,她能想得到最痛苦的事就是這些了。

沈安芸就狠多了,劈材挑水都是她吩咐的,聽尼姑說,原本主持不答應,是沈安芸掏了一百兩,說服主持,說沈安姒其實是武安侯府放棄的女兒,她可以可勁的折騰,大夫人會感激她。

三太太做的最少,但是最可惡。

你想啊,沈安姒辛苦勞作了一天,正是頭暈腦脹,身子疲憊,肚中空空的時候,這個時候卻端上去一碗菜。

上面青潤潤,叫人食慾大開。

等吃了幾口後,丫鬟猛然一驚,「有蟲!」

那種翻江倒海的嘔心,吐的人苦膽汁都出來了。

沈安姒對三太太的恨意一點不比對沈安芸的少。

沈安姒跪在地上,抽抽泣泣的,但是眸光盯著地毯上的牡丹花,眸底是狠辣之色。

她不會饒了沈安芸!

她安然出嫁了,侯府為了她,宴請了多少桌的酒席,滿朝文武都到了,便是皇上都在!

這些都是沈安芸當著沈安姒的面說的,至於沈安芸出嫁第二天,就差點和侯府斷絕關係的事,沒有人告訴沈安姒,她現在還不知道。

她只知道,沈安芸風光大嫁,和宣平侯世子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她就是捅出春蘭的事,宣平侯府也不會惱她。

她算計不到她,也威逼不到她,你想想,宣平侯夫人是相信出手大方,送她金玉首飾的兒媳婦,還是信一個心懷鬼胎的外人?

沈安姒是氣的壓根痒痒,她將春蘭又帶回來侯府。

現在她回了侯府,知道老太太惱了她,如今過年在即,她必須安安分分的,重新奪回老太太的心。

磨刀不誤砍柴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打定主意,沈安姒一抹眼淚,笑容真誠道,「四妹妹、六妹妹,許久未見,你們在侯府還好吧?」

沈安溪沒有說話,她在慶幸,幸好那日打群架的時候沈安姒不在,不然她肯定要吃大苦頭。

她絕對做得出拿簪子扎人的事。

到現在,她都沒找出來是誰,等她找到了,她再決定要不要扎回去!

安容輕點頭道,「侯府一切安好。」

沈安姒微微驚訝,「真的安好嗎,我進內院的路上,聽了不少丫鬟碎嘴,說侯府姐妹打了群架,連帶著二嬸兒、四嬸兒都被罰跪,還……。」

要說到高興的事,那絕對是二太太誤吞蟑螂,然後又吐出來的事。

都不是什麼好人,活該狗咬狗!

沈安溪聳了聳鼻子,把頭親昵的靠在老太太的胳膊上道,「我是沒覺得好,祖母已經請了宮裡的嬤嬤,要好好教我們規矩,你回來了,你也要學。」

不用學的,只有安容一個。

安容的規矩可是前世調教了又調教的,府里姐妹隨意慣了,她也將前世的規矩拋諸腦後了,不過潛移默化中,還是叫人刮目。

要是真規規矩矩的,她也怕老太太看出端倪來。

沈安姒臉上沒有抱怨之色,她低斂了神情道,「以前我是被鬼迷了心竅,在慈雲庵住了段時間,師太對我教導有加,我給六妹妹你賠禮道歉,我也不奢求你這會兒就原諒我,但求六妹妹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這話說的很動聽,但是要打動沈安溪,說說是絕對不夠的。

因為沈安溪領教過沈安姒舌燦蓮花的本事,沒有一點兒是真的。

「三姐姐要改過自新,那我拭目以待了,」沈安溪勾唇輕笑。

等你改好了,她再決定原不原諒你,現在么,能別跟她說話就別跟她說話,煩!

老太太瞧了瞧沈安姒的樣子,眉頭輕皺,擺擺手,讓丫鬟送沈安姒回去了。

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叫外人瞧了,沒得以為侯府苛待她的吃食。

沈安姒回到自己的院子,二姨娘早已經等候在那裡。

瞧見女兒消瘦無神的模樣,二太太心疼的揪成了一團,眼淚悄無聲息的落了下來。

當著一眾丫鬟的面,她又怕給沈安姒丟臉,趕緊抹乾,吩咐丫鬟道,「去將我熬的烏雞湯端來。」

從進侯府起,這是沈安姒聽到的唯一一句關心,發自肺腑的關心。

沈安姒的鼻子一酸,緊緊的抱著二姨娘,清脆脆的喊了一聲,「娘。」

二姨娘心一驚,忙道,「三姑娘莫要亂喊,會惹禍上身的。」

沈安姒緊緊的抱著二姨娘,用力呼吸,想將那熟悉的香味印在腦海里,聞言,沈安姒扭頭一掃。

清冷的眸光從丫鬟臉上掃過去,她重重的冷哼一聲,「我不過是喊錯了一聲,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