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四十四章離京

第二百四十四章離京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6 21:39  字數:3745

安容嘴角輕抽,眼神耷拉著,望著沈安溪不知道怎麼辦好。

她不想去。

沈安溪就比較興奮了,她猜測道,「我覺得是說退親的事。」

安容扭眉看著她,「會嗎?」

沈安溪重重的點頭,「除了這事,他找你還能有別的事嗎?」

而且她覺得十有八九是要退親,沒瞧見那面具沒遮住的地方,有些黑么,至少比手黑。

蕭表少爺壓根就不喜歡四姐姐,偏四姐姐又是他親弟弟喜歡的姑娘,做大哥的總疼愛弟弟些,成弟弟之美吧?

沈安溪見安容不願意去,拉著她往前走,要聽話,萬一惹惱人家了,人家不退親了怎麼辦?

沈安溪這麼異想天開,安容很無語。

她知道沈安溪的猜測純屬白日做夢,可是她還是心存了那麼一絲的念頭。

不過安容奇怪的是,昨兒暗衛都飛葉滅燈了,靖北侯世子進入她閨房的事,荀止不可能不知道啊。

他說喜歡自己,要娶自己,難道都不生氣么?

安容望了望手腕上的木鐲,嘴撇了撇,他說那話,肯定是為了娶木鐲回家!

蕭湛進了一間酒樓。

褚桂樓。

京都八大菜系之一。

沈安閔說過,八大菜系中,他最喜歡的就是褚桂樓的菜,偏辣點兒。

兩個大家閨秀帶著丫鬟小廝進酒樓,還是尾隨蕭湛之後。

引來不少人的目光和指指點點。

青樓和酒肆,最是三教九流之地,不是大家閨秀能隨隨便便來的。

那些人都不認得安容和沈安溪,都在揣測她們是誰家姑娘。

芍藥束著耳朵聽著,有些捂嘴笑。

因為直到安容和沈安溪上了二樓,進入房間,那些人都沒猜出來。

不過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她發覺一樓靠窗戶處,有個人特別的眼熟,瞧見她時臉都是黑的。

這個人榮升她表哥不多久。

沒錯,就是李小將軍,李良。

芍藥撅了撅嘴,暗道一聲晦氣,這人真是半點不愛惜臉面,出門都不先洗臉,別說是她干表哥!

芍藥噔噔噔上了樓。

屋內,安容和沈安溪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蕭湛在喝茶,神情從容,可是那股寒意滋滋的往外冒。

沈安溪見屋子裡安靜,靜的人心底發毛,便推了安容好幾下,有事趕緊說啊,心裡急呢。

安容斜了沈安溪一眼,方才上前一步,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說話聲有些顫抖。

沈安溪撫額,四姐姐膽子真小,大伯父都說了啊,蕭老國公說了,怕他就打他,打到不怕為止。

照做便是了。

沈安溪四下瞄瞄,看有沒有稱手的棍子給安容壯膽。

剛瞄到一個掃屋子裡的雞毛撣子,就聽到淳厚如泉聲傳來,「靖北侯世子離家出走了,這事你可知道?」

安容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

沈安溪驀然把頭轉回來,眼睛也是睜的圓圓的,不是吧,昨兒靖北侯世子還夜闖侯府啊,這才幾個時辰,就離家出走了?

這大過年的,大家都可勁的往回趕,他卻離家出走了?

好任性的世子爺。

這樣率性而為的世子,最好還是別嫁。

安容搖搖頭,「我不知道。」

蕭湛眼睛一眯,「你不知道,昨夜他不是去找你了嗎?」

蕭湛的質問有些斬釘截鐵,他篤定安容知道,安容心底就有些惱火了,她確實不知道啊!

「你一個親哥哥都不知道,我一個外人怎麼會知道?」安容輕咬唇瓣,反問道。

蕭湛皺眉,語氣更冷了三分,「前幾日,你慫恿他來找我退親,昨夜見了你,他就離家出走了,這能沒關係?」

慫恿二字,再次挑起安容的怒氣。

只是面對蕭湛,她不敢發怒,她聽過蕭湛發怒時的樣子,聽說在朝堂上,有大臣反對他,他伸手將人的胳膊捏碎了。

安容覺得胳膊有些涼,那股涼意平息了部分的怒氣。

「我沒有慫恿他,是他自願的,再說了,他是你親弟弟,旁人不了解他,你還能不了解,誰能強迫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安容抬眸看了蕭湛一眼,又把頭望向桌子上的茶盞。

蕭湛被問的噎住,的確,除了外祖父,還沒人能勉強的了連軒。

便是外祖父要求他做什麼,若是連軒不願意的,他也會推三阻四,要麼做的不好,要麼就拖到外祖父改主意。

外祖父都拿他沒辦法,她又怎麼能勉強的了連軒?

可是連軒真的離家出走了,離了一封信壓在枕頭底下,帶著卜達拿了一堆銀票走了。

留信說一個月會回來。

他從來沒有單獨離開過京都,靖北侯知道他離家出走,當時就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找舅舅和外祖父拿主意。

舅舅和外祖父倒無所謂,連軒也有十六歲了,出去闖蕩一下也行。

可是靖北侯擔憂啊,連軒從小做事就不靠譜,京都外面不比京都里,大街上,三丈之內,認識他的人絕對不會少於三個。

他闖了禍有人幫他,甚至一般人壓根就不敢得罪他,可是在京都外呢?

靖北侯夫人知道連軒離家出走,當時就哭了,哭著哭著就暈了。

安容扭眉瞅著蕭湛,「蕭國公府權勢大,手裡人更多,難道就追不回靖北侯世子嗎?」

蕭湛的臉頓時有些古怪。

有些話他不好跟安容說,連軒打小就喜歡研究一些奇怪的東西,越是奇怪他越是喜歡。

尤其喜歡玩變臉的把戲,最喜歡在大街上換一張臉來調戲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