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四十三章扒手

第二百四十三章扒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6 11:11  字數:3807

清晨,一縷輕柔的晨曦透過窗欞,悄悄的灑落在床邊。

微風輕輕拂過,天藍色綉著丁香花的紗幔掀起陣陣波瀾。

床上傳來兩聲呢軟聲。

一聲歉意,一聲叫疼。

丫鬟趕緊上前伺候。

沈安溪靠在大迎枕上,揉著腦袋,一臉哀怨的看著安容。

安容壓著她的頭髮了,她一起身,斷了四五根。

安容一臉抱歉的笑,連連道歉,她是真沒注意到啊,真是對不住了。

秋菊拿了鞋過來,綠柳則笑問道,「姑娘胳膊上的傷好了沒有?」

沈安溪抬了抬胳膊,發覺不怎麼疼了。

她趕緊掀開衣袖,發覺胳膊上的淤青淡了很多,頓時喜笑顏逐。

「四姐姐,你的葯極有效呢,」沈安溪笑道。

安容笑了笑,「是有效,可是要好全還要兩天呢。」

沈安溪點頭輕笑,比昨兒好了很多,便是瞧見了娘親和祖母,她們也不會太惱火了。

兩人睡醒了,由著各自的丫鬟伺候穿衣洗漱。

梳妝打扮完,便是吃早飯。

正吃著呢,樓下傳來噔噔噔的腳步聲,有些急切。

芍藥扭頭,就見到秋兒邁步過來,笑面如花。

「這麼急,有事啊?」芍藥問道。

秋兒點頭如搗蒜,抿著唇瓣不笑道,「一大清早,府里就傳遍了,說昨兒夜裡佛堂傳來陣陣驚叫,早上有婆子去瞧了瞧,發覺佛堂里有七八隻老鼠,幾位罰跪的姑娘嚇的花容失色,九姑娘還發起了高燒。」

安容眸光帶笑,夾菜不語。

沈安溪則笑出了聲,一臉迷惑道,「佛堂還有老鼠?」

說著,她打了個寒顫。

她想到自己罰跪的蒲團,指不定被老鼠爬過好多次啊,想想就覺得嘔心。

秋菊有些不解道,「佛堂不是有婆子伺候嗎,幾位姑娘大吼大叫的,她們怎麼會不知道?」

說到這裡,秋兒就忍不住笑了。

她笑道,「是這樣的,幾位姑娘在佛堂罰跪,二太太四太太她們給了守佛堂的婆子不少好處,為的就是能讓她們看在銀子的份上,睜隻眼閉隻眼,讓幾位姑娘少吃點兒苦頭,婆子得了好處,心裡高興,就多吃了幾杯酒,暈乎乎的睡下了。」

不但是睡了,而且還睡的很沉很沉。

任是幾位姑娘在屋子裡怎麼叫,就是不知道。

偏佛堂那地方偏僻的很,哭聲傳不開,離的近的丫鬟也知道是她們在哭,可是都沒怎麼在意。

罰跪多痛苦啊,扛不住哭幾聲也正常,大半夜的,誰有心情去看她們哭啊?辛苦了一天,當然是睡覺更重要了。

冬梅更納悶,「屋子裡有老鼠,幾位姑娘怎麼不跑出來啊?」

秋兒撓了撓額頭,她也不知道,「好像是佛堂的門被鎖了?」

沈安溪望著安容,越想越不對勁。

佛堂有婆子日日打掃,她進去的時候,瞧著很乾凈啊,連蜘蛛網都沒有。

而且佛堂的門怎麼會被鎖上呢,誰敢鎖?

沈安溪腦中忽然閃出來一個人。

不會是他吧?

他就拿老鼠嚇唬過四姐姐,佛堂的事一看就像是他才做的出來的惡作劇。

話說靖北侯世子就這樣躺著中槍,替人背了黑鍋。

沈安溪沒說話,反正這事正中她下懷,她還得謝謝靖北侯世子呢。

芍藥也是極高興,暗衛辦事真帶勁,乾的漂亮!

沈安溪急著去松鶴院瞧熱鬧,催安容快些吃完。

幾位太太買通守佛堂的婆子,結果出了這樣的事,不可能不驚動老太太。

等她們趕到松鶴院的時候,老太太正發怒。

二太太、四太太兩個跪在地上,哭的很傷心。

在她們跟前的是老太太憤怒之下摔的茶盞。

罰跪是老太太下的令,她們竟然敢買通婆子,讓她們能輕鬆些,在佛堂不跪著,而是坐在那裡聊天!

罔顧她的吩咐,這是沒將她放在眼裡。

尤其是四太太哭著說沈安闌身子薄,受不得那個跪。

老太太越聽越怒,最後拍了桌子道,「她們嬌貴吃不得苦,你們吃得,你們見不到女兒心疼,夜不能寐,好,我今兒成全你!」

二太太、四太太一驚。

還沒反應過來,老太太便道,「來人,送二太太、四太太去佛堂,跪到幾位姑娘出來為止!」

站在屏風處的安容和沈安溪高興的啊,緊緊的捂著嘴,生怕笑出聲來。

兩位太太后悔的腸子都青了,不論她們再怎麼求情,老太太就是不鬆口。

等婆子將兩位太太請走後,沈安溪忍不住推了安容一下道,「不知道今兒靖北侯世子來不來?」

安容微微一鄂。

沈安溪就給她眨眼了,附耳對安容低語,安容眼珠子越睜越大。

因為沈安溪出餿主意了。

沈安溪覺得沈安芙她們受驚嚇還不夠,兩位太太也要被嚇嚇才好。

安容有些猶豫,她怕過猶不及。

幾位太太可不比沈安芙她們好糊弄,而且佛堂有老鼠,今兒肯定有不少婆子專門找老鼠窩,或者在佛堂里放老鼠夾。

老鼠這一招不管用。

不過,除了老鼠,還有別的小動物。

安容眸光閃過一抹閃亮。

外面,夏荷邁步進來,瞧見安容和沈安溪在說話,她微微福了福身,然後饒步進去給老太太請安。

「老太太,九姑娘瞧過大夫了,大夫說吃過葯,睡一覺燒便退了,」夏荷道。

老太太擺擺手,夏荷便退到一旁。

安容和沈安溪這才進屋給老太太請安。

老太太瞧了瞧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