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四十一章焉壞

第二百四十一章焉壞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5 15:50  字數:3699

安容囧了。

四妹妹,你沒必要這樣說吧,你這還只是瞧見了盤子了,等你瞧見了菜,指不定說我對你很差了。

沒錯,這菜不是安容掏錢讓大廚房燒的。

菜確實在大廚房燒的,不過下廚之人卻是沈安閔。

沈安閔和沈安北為了酒坊一事忙,府里「惡戰」時,他們都在外面,回來得知自己的妹妹被罰,又不能去看她,再加上綠柳回去告訴三太太,沈安溪忍不住跑去質問安容,累極了,就在安容這裡睡下了。

睡前吃了一碗燕窩粥,一會兒點名了要吃好吃的。

沈安閔捨不得自己妹妹遭罪啊,便道,「安溪喜歡吃我燒的菜,一會兒我燒幾個,用暖爐溫著,給她補身子用。」

三太太點點頭。

所以才有了這一桌子豐盛的吃食。

安容羨慕的啊,她大哥怎麼就沒有這個覺悟呢?

其實安容沒覺察到沈安閔這麼做的深意,他是沈安溪的親哥哥,對自己的妹妹可是了如指掌。

她喜歡安容時,安容哪哪都好,無可挑剔。

惱了安容時,安容是哪哪都不好,沈安溪惱起來,完全能做到雞蛋裡挑骨頭。

沈安閔有些擔心沈安溪指責安容準備的菜不合她的口味兒。

他這個親二哥出馬,她總要給點面子吧?

好吧,他也猜錯了。

沈安溪半點面子也沒有給他留,嘗了一口就知道是她親哥做的,眉頭一皺,鼻子一哼,「有失水準。」

安容趕緊拿筷子嘗了一口,眉頭扭了扭。「很不錯啊。」

沈安溪睜著一雙清澈的水眸看著安容,漸漸的,眸底有了一抹小火苗。「今兒在玲瓏苑打架,你不在。我就不說什麼了,在佛堂,你怎麼也不幫我?!」

說著,沈安溪重重的一哼鼻子,「大哥,二哥也不幫著,讓我一個人孤軍奮戰,現在做吃的就想我不罵他了?」

孤軍奮戰四個字。聽得一屋子人抖肩膀直笑。

安容滿腦袋都是黑線,哭笑不得,險些連筷子就夾不住菜了。

安容拿起了勺子,給沈安溪夾了塊豆腐,然後眸光落到她手裡的筷子上。

眸底就一個神情:你是筷子,她們是豆腐,你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不需要幫手。

沈安溪去夾豆腐,夾了好一會兒都沒能夾起來,沈安溪就瞪安容了。

你是故意的。豆腐這麼軟,怎麼夾啊?

安容默默的把勺子遞到她碗里,再也不說話了。

沈安溪吃著豆腐。她肚子餓呢,沈安閔燒的又都是她喜歡的菜,便大快朵頤起來。

安容靜靜的陪著吃。

吃到一半的時候,忽然見沈安溪抬眸看著她,眼睛輕眨道,「四姐姐,你老實交代,今兒給我送棍子的人是誰?」

安容嘴裡還有菜,聽到沈安溪的問話。猛然一口,趕緊伸手捂住。

半夏遠遠的站著。聽到安容咳嗽,忙端了茶水過來。安容擺擺手,半夏又端回去了。

沈安溪努著鼻子看著她,安容撇了半夏一眼,低聲回道,「六妹妹你知道的,上回西苑著火,荀少爺不是和二哥說他會查縱火一事么,今兒幫你的暗衛就是他的人。」

「是他啊,」沈安溪眼睛一亮,意味深長的道,看安容的眼神帶著一絲異樣的笑。

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一句,沒想到四姐姐真知道。

安容滿臉羞紅,恨不得去撓沈安溪了。

沈安溪卻大鬆了一口氣道,「是荀大哥的人我就放心了,四姐姐,那棍子我要收藏起來,你幫我要回來,之前你不幫我的事,我就不怪你了。」

安容睜大眼睛,「收藏?」

沈安溪臉不紅氣不喘道,「是收藏啊,這可是我最光輝的事迹了,當然要留作紀念了。」

安容頓覺無力。

「一定是我打人的那一根,旁的我不要,」怕安容糊弄她,沈安溪又加了一句。

安容點點頭,表示她會儘力。

兩人又和好如初了,一頓飯吃的很歡樂。

快到吃完的時候,沈安溪卻驚叫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安容嚇了一跳,忙問。

沈安溪指著綠柳給她端的湯碗,眼珠子睜的圓圓的。

湯水很清澈,裡面倒映著沈安溪的容貌。

她發覺自己臉上有三四處黑乎乎的,像被人抹了狗皮膏藥似地。

她居然頂著這樣一張髒兮兮的臉吃了一頓飯?

四姐姐居然吃的下去?

沈安溪忙伸手去擦,安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忙攔住她道,「這是舒痕膏,綠柳回去告訴三嬸兒你在我這裡,三嬸兒怕你臉上的傷會留疤,就讓綠柳把舒痕膏帶了來。」

安容一臉的羨慕。

沈安溪的手就頓住了,心底暖暖的,知道是舒痕膏,她就不擦了。

樓下,秋菊、冬梅幾個就拎了銅壺上來。

喻媽媽最先上樓來,她笑道,「吃飽了,六姑娘在屋子裡歇會兒,泡個熱水澡,四姑娘特地給你調製了藥膏。」

沈安溪笑著點點頭,「我知道了。」

然後,低頭,把一碗湯喝了大半碗,然後用帕子擦去嘴角的湯汁。

歇了一會兒後,丫鬟就來報說洗澡水準備妥當了。

沈安溪臉頰緋紅的望了床榻一眼,頗不好意思道,「四姐姐,之前在佛堂的時候,我在地上滾過,你的床……。」

雖然她是脫了衣服才睡的,可是還是覺得弄髒了床榻。

安容搖頭一笑,「沒事兒,一會兒讓丫鬟換新的便是了,快些洗澡,擦藥膏吧。」

沈安溪點點頭,隨著丫鬟去了屏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