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九章棒打

第二百三十九章棒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5 09:45  字數:3791

從松鶴院出來,安容是神清氣爽,笑容燦爛。

父親已經定下了分家的日子,離過年還有三天,這三天讓福總管把內外院賬冊以及公中的賬冊交給其餘四房。

讓他們對清楚這些年公中的賬,免得到時候分起來,覺得父親藏私了。

怎麼分,侯府家規上寫的清清楚楚。

一切依照規矩來便是。

就是對賬慢了些,再就是分家產的時候爭那些田產鋪子,那時候才叫吵,不過安容很期待。

安容帶著秋菊回玲瓏苑。

剛瞧見玲瓏苑的大門,芍藥一陣風卷過來。

臉紅脖子粗,氣喘吁吁道,「姑娘,不,不好了,二姑娘,五姑娘,七姑娘她們合起伙打六姑娘一個。」

安容臉色一變。

「說清楚,怎麼又打起來了?」安容沉眉道。

芍藥彎著腰,狠狠的呼吸了幾口氣,就這麼片刻,就急的安容恨不得伸手搖她了。

芍藥拍了拍胸口道,「之前打架是因為胳膊肘往外拐,那些姑娘去了佛堂後,又吵了起來,覺得侯府會分家,全是六姑娘吵起來鬧得,她們壓根就沒有錯,侯爺的確只記著三房,沒有記得庶房過,六姑娘性子火爆,就跟她們吵了起來。」

「那時候送她們去佛堂的婆子都回松鶴院了,守門的婆子被五姑娘的丫鬟叫到一旁,給她塞荷包去了,」芍藥說的很急。

安容即刻轉身,朝佛堂走去,邊問道,「怎麼不去告訴老太太?」

芍藥搖頭,「奴婢是想去的,可是有婆子守在松鶴院路上,遠遠的瞧見奴婢,就追奴婢,奴婢怕被她們打,就趕緊回來了。」

芍藥不會說,她是回來找春夏秋冬,去幫沈安溪干架的,誰想到半道上瞧見了安容。

芍藥這丫鬟精的很,知道老太太和侯爺重視三房,她幫沈安溪打架,那絕對不會挨罰的。

而且三太太還會獎賞她。

今兒在玲瓏苑,她幫了沈安溪,後來丫鬟將她們拉開,沈安溪的發簪掉地上去了。

芍藥幫著撿起來,沈安溪氣呼呼的說不要了!

芍藥眼睛瞬間一亮,雖然沈安溪是吼她的,但是她知道那簪子是賞賜給她的。

芍藥高興啊,後來三太太的貼身丫鬟又丟了個銀錠子給她。

幫著打架有好處拿,她力氣不小,隔三差五的打一回,她的小錢罐絕對鼓鼓的!

就今兒一天的收入,抵得上她半年的工錢了。

她絕對是今兒這一場架,最大的收益者,沒有之一。

一路上,芍藥都在說打架的事,尤其是沈安溪,被打的有多慘,她趴在窗戶邊瞧,是極想進去幫忙的,可是門口一堆丫鬟。

她要是敢進去,絕對是又去無回了。

佛堂建在僻靜的地方,瞧著有些蕭條,雖然收拾的很乾凈,可遠遠的就給人一種深沉的感覺。

門口守著三四個丫鬟,還有兩個婆子。

站的離正門有些遠,若不細細聽,都聽不到屋內有動靜。

安容的臉越發的沉,尤其是幾個丫鬟婆子福身行李時,一臉詫異道,「四姑娘怎麼來了,老太太有吩咐,不許人探視。」

安容氣的拳頭握緊,「老太太那裡我自會交代,去開門。」

婆子不敢得罪安容。

你想啊,整個侯府沒被罰跪的除了那些被無視的庶子庶女外,就安容和沈安歡了。

要是沈安歡來,那絕對是被阻攔的死死的,況且她根本就不會來。

安容可是老太太心尖肉,說話做事,連侯爺都要聽七分,她們得罪安容,那是找死。

門吱嘎一聲打開。

安容剛要邁步進去,可是卻傻愣在那裡了。

屋子裡,正在打架。

打人的人只有一個。

沈安溪。

她手裡拿了一根一米粗,食指細的棍子,打的沈安玉她們東奔西竄。

偏沈安玉她們疼的眼淚直流,偏嘴巴說不出來話。

瞧見安容,沈安闌直接撲了過來。

結果被沈安溪啪的一下打了,沈安闌直接摔到安容跟前。

安容看呆了。

默默的回頭看著芍藥,用眼神在詢問:你確定你趴窗戶沒看錯,被打的哪裡是六妹妹啊,她以一敵四!

芍藥也一臉獃獃的,撓著額頭看安容,舉出三根手指,一句話沒說,但是那意思明顯是:奴婢發誓,絕對沒有看錯,之前被群偶的是六姑娘。

她也不知道怎麼就神逆轉了,從被打變成了打人的那個。

芍藥想著,一臉恍然:六姑娘是高手,之前是深藏不露!

安容白了她一眼,默默的把門關上了。

開門的婆子早驚呆了,安容關門,她一臉驚恐的望著安容,嘴巴張著,嘴唇一個勁的動,可就是吐不出來半個字。

安容眼睛微微一眯。

婆子好像被點了啞穴。

安容四下掃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有人在幫四妹妹。

不知道是大哥還是二哥?

那婆子拿了人家的好處,也瞧見了屋子裡的情況,她要是不稟告,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婆子要跑,芍藥眼尖,追上她,拽了她的胳膊道,「現在知道稟告了,方才屋子裡,幾位姑娘合夥打六姑娘,怎麼不見你稟告,一刻鐘之內,不許你泄密一句,不然我打死你!」

芍藥的細胳膊細腿,竟然威脅一個粗壯的婆子,那情形,瞧的安容直搖頭。

安容笑道,「佛堂這裡僻靜,我逛一圈。」

佛堂院子不小,走的慢一點,逛完正好是一刻鐘。

她這話無疑是支持了芍藥,婆子要是敢說,她絕對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