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八章分家

第二百三十八章分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4 15:18  字數:3788

h2

別看五老爺有些胖,五太太一拉,就把他拉到一旁了。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不過拉回來的只是人,眼神沒有。

五老爺望著安容,笑道,「我回來,碰巧在大門口遇到個小男孩,他說這信是給你的。」

安容臉頰一紅,忙過去拿了信。

雖然沒人問,她還是解釋了一句,「這是賣豆芽秘方的錢。」

沈安溪撅了嘴,輕翻白眼道,「裡面有幾百兩是我的。」

沈安溪今兒是下定決心要貫徹落實侯府姐妹的想法,有好東西要大家分,逼安容發飆。

可是安容知道她只是說笑的,哪裡會反駁她?

她只輕笑,「一會兒就要挨板子了,等挨了板子,咱們在談分錢的事。」

一句話,把被五老爺打了岔的話題又拉了回來。

侯爺一擺手,就有丫鬟婆子進來了。

五老爺一驚,要張口說情,老太太一個凌厲的眼神閃過來,五老爺臉都漲紫了。

幾位太太、老爺求饒,老太太一擺手,「拖出去!」

那些丫鬟婆子就大著膽子拉人了,嘴上還道,「二太太見諒。」

剛把人拉起來呢,五老爺豁出去道,「大哥,你就饒了他們這一回吧,幾十板子一上身,這個年還如何過,到底是幾十年的兄弟,沒必要最後一個年還過的這麼不痛快。」

五老爺說完,五太太就先罵了,「呸呸,大過年的,你說的什麼胡話,什麼最後一個年?」

五老爺一拍腦門,憨笑道,「是我說錯了,我是說這是我們在侯府過的最後一個團圓年,大家高高興興的,何必弄得都躺床上?」

老太太眉頭皺隴。

侯爺望著五老爺,「什麼意思?」

五老爺望著侯爺,一臉別瞞我了,我都知道的神情,他道,「昨兒我去王御史府上喝酒,他和我說起,大哥你有意要買隔壁徐家的府邸,他還問我咱們武安侯府是不是要分家了,若不是要分家,咱們侯府沒必要買徐家的府邸吧?」

王御史是徐家老爺的表兄,徐家這些年有些沒落了,這一條街又是風水寶地,離皇宮進,上朝便利。

不少人盯著呢。

王御史自己也想要,他向他打聽了不少,若是侯府要分家,那他肯定沒法如願了,不論是財力還是權利,王御史都沒法和武安侯府比,若不是的話,不如先讓著他。

武安侯府夠寬敞,根本就不缺地方住。

五老爺說的憨傻,可是卻跟平靜的湖面投進去一粒巨石,驚起數丈水幕。

每一滴水落下,都驚起漣漪陣陣。

攪的整個湖面波濤起伏。

卻也抵不上大家心中的震撼。

侯府要分家了!

「大哥?」二老爺驚問道,「五弟說的不是真的吧?」

侯爺坐在那裡,端起茶盞,沒有說話。

自從他外放回京,升了兵部侍郎,三老爺升了官,世子拜周老太傅為師,二少爺名聲在外後,侯府就越發的不平靜了。

二老爺時常拉著他去喝酒,上朝下朝,大哥叫的格外的親厚。

更是和朝中不少的大臣往來親密。

再加上四老爺回來,先是借著侯府的名聲謀私利,又對他下迷藥。

侯爺意識到,侯府越權勢,這些庶弟的心也越大。

若只是簡單的謀利倒也罷了,可是那封出現在書房的信,卻叫他心驚膽戰。

二房在和齊州沈家往來!

那字跡刻意寫的歪扭,可是他卻能辯的出來,那是安容的筆跡。

她寫錯字時,習慣把字塗的圓圓的。

安容在告訴他,二房有異心!

自從安容在歸龍山,從瓊山書院下來,翻了馬車險些喪命,他就派人去查齊州沈家了。

這麼些天過去,侯爺也得了些消息:齊州沈家想報復侯府。

侯爺不知道二老爺和齊州沈家是有交易,還是人家主動交好,或者用了離間計。

不管哪一點,二老爺對侯府都有了不忠之心。

老太爺有多恨齊州沈家,他不是不知道。

身為孝子,他不該違逆老太爺的意願。

侯爺本想質問二老爺,可是想想,還是決定不問了,免得打草驚蛇。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想法在他心底滋生,那便是分家。

既然庶弟們有了異心,再待在一個府邸不是明智之舉。

等分了家,那些和二老爺走的近,想通過二老爺近水樓台的大臣自然會收斂不少。

因為分家是在告訴他們,從二老爺他們那裡,得不到他們想要的!

至於買徐府,那是為三老爺買的。

三老爺是他嫡親的弟弟,侯爺怕他提出分家,會傷了親兄弟的心,老太太會捨不得,會阻止。

徐府離侯府只有一牆之隔,往來原就便利,若是真怕饒大門麻煩,大可以再開個門。

只要老太太不反對,分家那是輕而易舉的事。

什麼父母在,不分家,不過是父母捨不得兒子,怕分家親情寡淡。

只要日日能見,還在乎住在哪裡嗎?

要說之前只是這樣打算的,侯爺打算一切都水到渠成再提分家。

今日這一場群架,雖說是小輩們口舌之爭引起的,未嘗不是她們長輩們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便,「分家吧。」

侯爺說完,抬眸看著老太太。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弄,侯爺是她兒子,她知道侯爺的想法。

從他能不惜重金替三房買徐府,老太太就心滿意足了,他們親兄弟,感情比她想的要深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