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七章切磋

第二百三十七章切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4 10:11  字數:3682

h2

沈安歡站在一旁,聽到沈安闌的話,嘴輕輕的撅了一撅。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明明是抱怨,怎麼就變成了感慨呢。

沈安闌出去後,沈安溪進來。

說的差不多,對於她還手,沈安溪表示那是她應該做的,就算挨罰她也認了。

沈安溪出去後,沈安玉進來。

她指責的只有沈安溪一個。

沈安芙和沈安姝指責的也全是沈安溪。

一屋子太太和老爺全聽著呢,錯在誰,為了什麼打起來。

似乎矛頭最終指向的都是侯爺和安容。

今日打群架,是侯爺幫助李掌柜的沒有幫四老爺引起的。

侯爺臉色陰冷冰涼。

安容臉色也很難看,她已經不止一次被人數落胳膊肘往外拐了,之前說了她們那麼多次,愣是一點記性也不長。

反倒變本加厲,到現在連他爹也被數落了。

安容氣咻咻的。

偏還有那些添油加醋的,冷笑道,「侯爺這回確實挺叫人心寒的,幫了護國公世子不算,還幫李掌柜的,明明是一家人,卻叫庶弟去求別人……。」

這個庶弟明指四老爺,暗自二老爺。

二太太陰陽怪氣的話還沒說完,侯爺狠狠的一拍桌子。

一張上好的花梨木雕花小几,上面還擺著青花牡丹紋茶盞,在侯爺憤怒一拍下。

茶盞全部震碎,小几上還印著他的掌印。

二太太背脊一涼,臉色一哏,脖子縮了縮,再不敢說話了。

侯爺不會跟一個內宅婦人計較,更不會罵她,他轉頭看著四老爺,沉了聲音問,「我虧待了四房嗎,要不要我把當日醉仙樓喝酒的大臣全部叫來問上一問?!」

四老爺心一慌,忙道,「沒有,大哥沒有虧待過我們四房。」

老太太聽出侯爺話里有別的意味,四老爺欲蓋彌彰的模樣,都讓她眉頭蹙緊了,問道,「當日醉仙樓怎麼了?」

侯爺冷掃了四老爺一眼。

三太太便冷笑道,「還能有什麼事,灌醉侯爺唄,灌不醉就下了些迷藥唄,真是一家子骨肉,親著呢。」

三太太說話一直很正常,難得陰陽怪氣一回。

那音調九轉十八彎,每一彎都叫四老爺頭皮繃緊一回。

這些事,三太太都不願意說。

大過年的,她不想挑事,侯爺這個當事人都能壓的下來,她還有什麼壓不下的,都想和和氣氣美美樂樂的好好團聚團聚。

等元宵一過,該赴任的赴任,一年難得聚一回,沒必要撕破臉面。

結果呢,他們辛苦替他們遮掩,他們還委屈了,真是給臉不要臉。

三太太想著自己的女兒被人扇了一巴掌,心裡就格外的惱火,她的都捨不得彈一指甲蓋啊,現在卻被人打的狼狽不堪!

「庶出的和侯爺這麼親,剛好下迷藥,我們老爺是侯爺的親弟弟,是不是該下砒霜才能體現出兄弟之間的親厚?」三太太冷笑著,說出口的話堪比寒冰。

三太太說著,沈安溪介面道,「還不夠呢,還要四姐姐把秘方入股掙的銀子全部拿出來平分,還有李家鐵鋪的,還有豆芽什麼的,反正不分,就是藏私,沒有把大家當親姐妹,大家這麼窮,連買頭飾打點丫鬟的錢都沒有,她卻花錢大手大腳,還有土豪有事沒事的給她送錢,這是逼大家去偷,四姐姐,你要好好反省反省了。」

安容聽得愣愣的。

沈安溪說完,還覺得不夠爽快,又道,「現在大家臉上都受了傷,肯定要留疤了,四姐姐,你那賣一萬兩的膏藥一人送一盒子,不然你就不是我們的好姐妹!」

三老爺聽得臉都黑了,這麼胡攪蠻纏,蠻不講理的話怎麼是他女兒說的,他呵斥沈安溪道,「不得胡說!」

沈安溪倔強的昂了脖子,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我哪裡胡說了,本來二姐姐她們就是這麼說的,我說她們不對,就挨了一巴掌,憑什麼她們說可以,我就不可以?我不服!」

說著,沈安溪眼淚吧啦吧啦往下掉。

三太太抱著她,狠狠的剜了三老爺一眼,安慰她道,「乖,不哭,娘知道你沒說錯,有些人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呢,也不知道侯府的家規都全拋到腦門後去了不成?!」

三太太一句「上樑不正下樑歪」將屋子裡人罵了個差不離。

大夫人雖然不在,可她做的事誰都知道,沈安玉、沈安姝為次。

二老爺二太太,再就是沈安姝。

四老爺四太太,沈安闌。

五房倒是很好,屋子裡吵成這樣,五太太都不吭聲。

五老爺更妙,壓根就沒來。

二太太氣的站了起來,「三弟妹,你這話什麼意思,小孩子吵鬧那是胡鬧而已,有必要牽扯上大人嗎?!」

三太太扭頭看著她,哼笑一聲,話語中夾槍帶棍,打的人骨頭都響,「小孩子?都是快要嫁人的年紀了,還小孩子,既然那麼小,二嫂你急著物色女婿做什麼,不好好的帶在身邊養著嗎?」

二太太氣的握緊拳頭,也有了想打人的衝動。

要她說,今兒這事,就是三房的錯,三房的人說話最沖,最容易挑起人的怒火,她都想打三太太了!

四太太也是氣的不行,可是她容貌天生給人一種溫婉的感覺,便是這會兒,也能忍的下氣。

她朝三太太邁步走過去,親昵的拉著三太太的手,正要說話呢。

沈安溪一伸手,把她娘的胳膊拉了回來。

沈安溪今兒算是豁出去了,她笑道,「四嬸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