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五章承情

第二百三十五章承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3 18:03  字數:3745

h2不敢耽擱,三太太趕緊出了松鶴院。

要真那樣,能攔下侯爺的也只有三老爺了。

這些事不該沈安溪她們操心,她們也操不到那份上去,拉著安容寫對聯。

安容哪有那心思啊,正好見沈安閔在,便道,「二哥,你替我寫兩幅對聯吧,順帶在對聯上畫些畫兒?」

沈安閔微微錯愕,眼睛微微睜大,「在對聯上畫畫?」

安容點點頭。

沈安閔在腦海中想了想,頓時來了興緻了,不過今兒是不行了,他還有事忙。

「晚上我再寫行么?」沈安閔怕安容等不及,問道。

安容點點頭。

沈安閔就和沈安北出去了。

屋子裡,歡聲笑語連連。

安容有些心不在焉。

因為三太太出去很快就回來了,說沒追上侯爺,三老爺也不在家,要是侯爺真去宣平侯府,福總管是攔不住的,而且福總管壓根就沒出門。

三太太勸慰老太太道,「侯爺要是真打了宣平侯,那也是他活該。」

老太太輕嘆一聲,沒有說話。

兩個時辰後,出去找侯爺的小廝回來了。

安容這才知道這兩個時辰侯爺去哪兒了。

沒有去宣平侯府。

侯爺先去了軍器監府邸。

再去了瑞親王府。

隨後去右相府。

從右相府出來,他去了李家鐵鋪。

完了,在大街上還見了蕭大將軍。

更奇葩的是,見過蕭大將軍後,侯爺在大街上遇到了宣平侯府二老爺,和他交談甚歡。

衝突,那是一句沒有。

安容和老太太都納悶了,不應該啊,這麼大的怒氣,侯爺不可能忍的住。

等侯爺回來,老太太問他,「宣平侯府和護國公府合謀算計你的事就這樣算了?」

侯爺坐下,順帶彈了彈錦袍,端起茶盞,輕輕撥弄,笑道,「這口氣豈能咽下?」

老太太越迦納悶了,「任職令都下了,不咽下還能怎麼辦?」

侯爺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盞道,「軍器少監的職位已經幫了忙,不好反口,但我可以給軍器少監找個頂頭上司。」

到時候戳扁揉圓還不是看他的意思?

安容眼前一亮。

把侯爺的行程捋一下,就可以看出侯爺的算計了。

說服軍器監換個職位,把這個位置空出來。

說服瑞親王舉薦新的軍器監。

再跟右相打聲招呼,說瑞親王同意了。

再去李家鐵鋪告訴李老鐵匠一聲,至於是他還是他兒子出任軍器監得看兩人的意願了。

至於蕭大將軍,應該也是保舉的意思。

他是大將軍,知道武器的好壞在戰場上有多麼的重要。

老李鐵匠跟兵器打了一輩子的交道,讓他出任別的職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出任軍器監,老實說,他比朝中絕大部分人更合適。

至於碰到宣平侯府二老爺,那應該完全是意外了。

她爹不是傻乎乎的么,沒想到這一次出手怎麼的利索,簡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不過安容卻很高興。

高興他爹的影響力。

李家鐵鋪,瑞親王府佔了不小的股份,老李鐵匠也可以說是瑞親王的人。

既利於朝廷,又利於自己,這樣的事瑞親王不會拒絕。

至於李家鐵鋪,那是絕對不可能拒絕的,能入朝為官,那是光耀門楣的大好事。

老李鐵匠年紀大了,不過李掌柜的子承父業,不遜於他父親,軍器監的職位應該是他出任。

至於原軍器監……

安容抬眸,不解的問,「爹爹,原軍器監怎麼辦?」

侯爺被問的一愣,他沒料到安容的腦袋瓜這麼靈活,這麼快就想通了。

「早前你三叔就想謀那個位置,被他搶了先,他不止一次跟我說,他不知道,要是能讓他都讓你給三叔,其實他想進戶部,軍器監不過只是個跳板而已,正巧這幾日戶部有空缺,以他的資質進去不難,」侯爺笑道。

安容懂了,軍器監是怕侯府了。

怕他升任軍器監,三老爺沒能留京,幾次跟侯爺和三老爺賠不是。

如今的武安侯府可不比從前,不是隨隨便便能得罪的。

而且,戶部的油水比軍器監多。

要知道,戶部管錢啊,隨便手底下漏點兒都成百上千兩了,而且壓力比軍器監小。

只是他缺少一個契機,畢竟軍器監做的好好的,還沒有做多久,就忽然換人不合適。

不過瑞親王提出有更合適出任軍器監的人,他不就空出來了。

那戶部的職位就順理成章是他的了。

這恩情可比幫宣平侯府和護國公府大。

哪怕原本護國公世子近來和軍器監走的近。

一個是謀好處。

一個是送好處。

沒有可比性。

安容覺得,護國公府能氣的吐血,偏還得向他爹道謝,若是沒有他爹的幫忙,軍器少監的職位哪能那麼輕鬆的給他兒子?

安容猜的不錯,第二天,軍器監就換了李掌柜的。

李掌柜的欣喜若狂,哪怕昨兒侯爺說的話似是而非,讓人捉摸不透,不過能當官,還是一下子就四品官了,那就跟天上掉餡餅沒兩樣。

不過他這個官局限性大,擔任的好,一輩子也是四品。

當不好,回家繼續做掌柜的。

不過他想,有瑞親王和武安侯府做後台,只要安安分分的監督兵器製造,不濫竽充數,還沒人敢給他小鞋穿。

這不,一接了任命,第一件事,李掌柜就親手打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送來給侯爺。

侯爺高興的收了,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