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四章舉薦

第二百三十四章舉薦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3 18:03  字數:3698

h2安容看著沈安溪,搖頭道,「主意不錯,可是那會兒皇宮裡正忙呢,而且都是太后皇后她們點曲子,不一定是祖母愛聽的。」

最重要的是,皇宮重地,頗受拘束啊,心思都花在不能失了禮儀上了,誰能全心全意的看戲啊?

安容決定把如意戲班請回來。

她有上一世的經驗,也聽過幾次如意戲班唱曲,她不同於老太太年紀大,出府不便,更何況,東欽侯府也請過兩回如意戲班。

安容很有把握,只是用如意戲班的曲子引如意戲班上鉤有些不大厚道。

雖然那曲子兩三年後才出來。

難保人家這會兒已經開始寫了。

安容決定等如意戲班進京了,試探試探。

沒一會兒,沈安闌、沈安芙她們就都到了。

丫鬟們拎著籃子進來,滿滿幾籃子的窗花。

老太太瞧了瞧,甚是滿意。

沈安姝就大著膽子替大家討賞了。

老太太心情好,賞了每人十兩銀子,回頭出府買些小玩意。

樂的她們都高興不已。

不是每個人都跟安容一樣,有娘親留下的大把陪嫁,不在乎幾兩銀子。

對她們來說,每個月發月錢的日子是最高興的,十兩銀子可是她們一大半的月錢啊。

老太太見她們辛苦了兩天,道,「今兒就寫寫對聯,花燈明兒再做,別累壞了。」

幾人忙不迭的點頭。

寫對聯很容易。

各人寫各人的院子,至於侯府的大門,以及幾個重要的門,那是沒她們的份的。

要是運氣好,可能還能得到皇上親筆寫的對聯呢。

雖然可能性小了一些,但是每年都有大臣府邸的對聯是皇上親筆的,那是要榮耀一年的。

三太太笑道,「蕭老國公的字蒼勁有力,雄渾霸道,每年都有不少人相求,我覺得侯爺要是開口,一副對聯應該不在話下。」

二太太坐在那裡,笑道,「往年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有不少人送了禮物上門求侯爺寫對聯啊。」

二太太話里眼裡都是羨慕,上門求對聯的可不少,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啊,他們老爺也有,但遠沒有侯爺的多。

官越大,字越好,求對聯的人越是多。

正說著呢,侯爺邁步進來,春風滿面。

屋子裡一群人起身見禮,侯爺點點頭,然後坐下。

老太太對自己兒子很了解,他這樣子,心情很不錯,便問道,「有好事?」

侯爺想點頭的,可是瞧見安容望著他,侯爺便只笑道,「蕭老國公今兒從皇上那裡討了兩塊端硯,瞧見了我,順手給了我一塊。」

安容的臉色就有些臭了。

父親真是的,一塊端硯而已,至於這樣高興嗎?

蕭老國公也是的,辛辛苦苦從皇上那裡討了端硯,轉手又給了父親,那還討什麼?

總之,安容對蕭老國公送侯爺端硯一事很不高興。

他也太會送禮了,送到她爹心窩子里去了。

本來她爹還有一半偏向她,現在肯定只有四成了!

心情不好的安容,爽直道,「父親早前還說送一方端硯給大哥呢。」

侯爺,「……。」

老太太忍俊不禁,他們父女兩的事,她不插手。

三太太也了解內情,知道安容不想嫁進蕭國公府,侯爺越是這樣,她越氣惱。

侯爺那個憋悶啊,他都把那話給忘了,蕭老國公見有大臣向他討對聯,就把端硯給了他,讓他寫的順暢些。

這還沒寫呢,又要被女兒轉送兒子了。

那是你親大哥,我還是你親爹啊。

侯爺很鬱悶,卻不得不順著安容的話道,「那就給你大哥吧。」

安容心情頓時明媚了。

侯爺卻一直憋悶,剛巧沈安閔和沈安北來給老太太請安。

侯爺就發難了,「那字寫得難看,沒事多練練。」

沈安北摸不著頭腦,父親前幾日還誇他字寫的不錯啊,怎麼今兒就又變難看了?

等安容一說侯爺送他一方端硯,讓他努力練字,沈安北就明白了。

他很想說不要,可是安容一個勁的給他使眼色。

沈安北只能順著安容了。

其實他也想端硯的。

女兒拖後腿,兒子幫女兒,侯爺心情糟透了。

他決定去坑蕭老國公。

雖然沒結親,他鐵定不會有他送的端硯,可至少女兒是向著他的,現在好了,端硯沒了,女兒一顆乖順的心也沒了。

侯爺琢磨著怎麼開口,外面,福總管進來,從後面繞過來,湊到侯爺耳邊嘀咕了幾句。

侯爺的臉頓時就陰沉如墨了。

把茶盞放下,侯爺起身便走。

福總管要跟著,沈安北拉著他問,「福總管,父親臉色那麼差,不是出什麼事了吧?」

福總管搖了搖頭道,「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侯爺被人給坑了。」

坑這個字,讓安容想到了四老爺,忙問道,「誰坑的父親?」

福總管很為難,這事不好說啊,可是侯爺這麼當眾一甩臉,那麼難看,要是不說,這不是叫人擔憂嗎?

別人倒也罷了,老太太不能擔憂啊。

福總管也顧不得其他了,道,「是宣平侯坑了侯爺,前幾日,宣平侯來找侯爺,說護國公府世子年輕有為,讓侯爺幫忙舉薦他為軍器少監,侯爺答應了。」

軍器少監,從六品官,官階在京都不算高,可護國公世子才多大啊,十九歲就從六品了。

要知道軍器監那地方,早前三老爺不就看中了,在武將中,還是一個較為容易建功的地方,而且油水多。

尤其是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