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三章極好

第二百三十三章極好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2 21:27  字數:3729

h2沈安溪扯了扯身上天藍色裙裳,頗哀怨道,「八妹妹被撞了一下,把茶水潑我身上了,我懶的回西苑換衣裳,就讓丫鬟拿了一套四姐姐你以前的裙裳給我換。」

沈安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安容笑道,「這身衣裳穿你身上很合身。」

沈安溪聽了安容的話,臉上綻放一朵笑來,「秋菊說你只穿了一回呢,像不像新的?」

安容點點頭,「新倒是新的,就是袖子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燙出來黃豆大小的洞。」

沈安溪撫平袖口,她知道這兒有個小洞,不過她不在乎,「一個小洞而已,不細看誰能發現,我又不出門,就穿今兒這一會兒,回頭讓丫鬟在這裡綉上梅花就可以了。」

這衣裳,安容是肯定不會再穿了,小了。

不過穿沈安溪身上是真合適,安容衣裳料子自是不必說,沈安溪不打算還了。

兩人邊走便說,忽然沈安溪愣了一下,拍腦門道,「忘記了,芍藥給我的好胭脂還落在了樓上。」

綠柳忙道,「奴婢去拿。」

綠柳噔噔噔邁步進屋,沒一會兒,就拿了胭脂盒下來,臉色有些古怪。

她把胭脂盒遞給沈安溪,沈安溪一瞧那胭脂盒就笑了。

雖然胭脂盒瞧著一樣,可是細細看會發覺早已經不是芍藥給她的那一盒了,因為她碰了紅紙,有嫣紅抹在胭脂盒蓋上。

現在胭脂盒蓋上乾淨如洗。

沈安溪接了胭脂,輕輕打開,顏如桃花三月春,清香怡人,是胭脂齋的上等胭脂。

她輕輕的嗅著。

最後用指頭抹了些胭脂,輕輕的揉開,抹在雙頰上。

「果真是極好的胭脂,謝四姐姐了,」沈安溪笑如春風。

安容扯了扯嘴角。

世上就有那麼些愚蠢的人,還沒琢磨怎麼算計她們,自己就送上門來遭罪,她樂的瞧好戲。

沈安溪笑的很歡暢,問安容,「那胭脂效果如何?」

安容勾唇一笑,道,「用的時候白皙細潤,一旦停用,不消三天,就會紅腫如同被蜜蜂蟄過,痛癢難耐。」

沈安溪望著手上的胭脂盒,一盒子少說也能用一兩個月呢,也就是說得一兩個月後才能瞧熱鬧?

沈安溪開始哀怨了,也不知道把藥膏效果弄得強烈一些。

三五天見效不就好了?

不過這樣卻有一個好處,細水長流,讓人家好好高興高興,隨後樂極生悲,還沒有人知道是胭脂里被人搗鬼了。

沈安溪這樣想。

隨即一努鼻子,就算知道是胭脂里有毒又如何,那是芍藥給她的胭脂,她不說什麼,誰敢抱怨?

偷偷換了她的胭脂,跟她娘一樣的算計,她好意思抱怨說無辜嗎?

一巴掌扇飛她!

沈安溪心情很愉悅,幾乎是哼著小調進的竹屋。

沈安玉嘴角笑了笑。

方才屋外,沈安溪用胭脂,她瞧見了。

也瞧見了她給安容福身道謝,笑的燦爛如花的模樣。

她忍不住在心底罵了一聲笨蛋,隨後嘴角再怎麼也彎不下去了。

那是一種計謀得逞的笑容。

一下午,再沒有出什麼意外。

所有人都高高興興的,等到日薄西山時,再笨的笨蛋也學會了剪窗花。

安容興緻不錯,等大家散了後,她還拿了一挪紙進玲瓏閣。

打算晚上多練練手,免得一覺睡完,全還給沈安歡了。

吃過晚飯後,安容才剪好一張蓮年有魚的穿花,小七就飛了進來。

早上來的時候,沈安闌瞧見它在院子里,要抓它玩,小七就振翅飛走了。

這會兒才回來,不過腳腕上倒是有信。

安容迫不及待的取下。

展開一看道:昨夜卻有刺客,逃走了三人,皇上要見你。

安容雙眸睜大,死死地看著最後五個字。

皇上要見她?

有沒有搞錯啊,皇上怎麼會知道有她?

是了,之前冰雹的時候,他跟皇上要了禁市令,這麼大的事,皇上不可能不問清楚的,只是這一次,有必要告訴皇上嗎?

安容回信道:我不會見皇上。

蕭湛就猜到安容的答覆會是這個,不見皇上倒是可以,只是外祖父那兒?

他現在還頂著荀止的身份,要她進國公府見外祖父合適嗎?

蕭湛還沒想好怎麼回答,小九又帶了封回信來:你幫我退親退的怎麼樣了?

倏然,蕭湛心底就席捲了絲怒意。

他幫著退親也就罷了,她還要連軒幫她退親,若是成功了,她只能嫁給連軒了!

蕭湛沒忍住,寫了封質問的信:今兒靖北侯世子要蕭湛退親,你要嫁給他?

望著回信,安容有些怔愣。

他怎麼知道靖北侯世子幫忙退親的事啊?

安容回信道:我沒有要嫁給他,只是他不想我禍害他大哥。

蕭湛眉頭皺緊,連軒是為了他才要娶她的?

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蕭湛回信道:靖北侯世子喜歡你,你不知道?

安容被問的滿臉通紅:我知道,但是他將來要娶的那個人不是我。

蕭湛皺眉,又是這話。

當初他夜探香閨的時候,她也是這麼跟他說的,將來他娶的會是顧家大姑娘顧清顏。

她憑什麼那麼肯定,如果他不願意,誰能強求他娶?

蕭湛回信問道:你確定?他會娶誰?

安容回信有些嚴謹:如果不出意外,他會娶晗月郡主。

看著花箋上的回信,蕭湛有些驚震。

今兒外祖父才說那話,連他和連軒都不知道那小郡主是誰,她卻知道?!

蕭湛有些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