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一章定情

第二百三十一章定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2 08:01  字數:3989

h2為什麼罵笨手笨腳?

當然是母妃給父王斟酒的時候,手一抖,把酒瓶子里最後一酒杯的酒給撒了。

父王心疼。

母妃遭罵。

兩人吵的有些厲害。

最後,弋陽郡主抬眸看著安容,很無奈的道,「母妃希望用酒把父王淹死,這酒只有武安侯府有,我帶來很多銀票來。」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大把的銀票。

她母妃是認真的,因為父王委實過分了,大半夜的睡著了,他居然偷偷溜起來喝酒,還被母妃逮個正著。

安容耷拉著臉,其實已經笑抽風了,憋得很辛苦,「你確定瑞親王能淹死,而不是在裡面游的很歡樂?」

弋陽郡主搖頭,「我不知道,我來之前,母妃已經叫人挖酒池了。」

「我不會告訴你酒池挖在父王書房大門口,一進院子就能掉進去。」

有這麼一個一生氣就變得很幼稚的母妃,弋陽郡主很無奈。

更無奈的是,她作為女兒,想勸母妃別生氣,父王卻偷偷給她使眼色,讓她乖點,聽話,很顯然,挖酒池的事正中父王下懷。

只是地點,可能有點出乎他的想像。

安容忍的腮幫子疼,看著弋陽郡主無可奈何的模樣,這麻煩事,她不打算插手。

安容輕撓額頭道,「酒水的事不歸我管,是我二哥負責的,你得去找他說,我讓丫鬟送你去?」

弋陽郡主先是一怔,倏然,鬧了個大紅臉。

安容卻清嗓子,咳了又咳,「今兒天氣真是不錯啊。」

弋陽郡主就開始跺腳了。

「安容姐姐!」弋陽郡主嬌怒道。

安容動了動耳朵,一副耳朵要聾了的無辜模樣,道,「那藥膏的事我記得呢,回頭調製好了,給你送去,酒水的事我真沒法幫忙,不歸我管,價格我也不知道啊,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說完,不等弋陽郡主說話,安容就喊在清掃的夏兒道,「夏兒,你送弋陽郡主去西苑。」

夏兒忙放下手裡的掃把,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弋陽郡主是又羞又怒,她一個大家閨秀怎麼好單獨去見一個外男?!

弋陽郡主拽著安容一隻胳膊,死都不撒手。

要去也是你陪我去。

安容撫額。

被弋陽郡主生拉硬拽的拖出了玲瓏苑。

好吧,她還拖錯了方向。

「走那邊,」安容不得不出聲提醒道。

弋陽郡主恨不得去撓安容,只得拉著她走。

西苑,書房。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看書也不忘記吃。

沈安閔一邊燒烤,一邊看書。

驚呆了進門的安容和沈安溪。

要說驚呆程度最大的,那絕對是沈安閔無疑了。

一手拿著書,一手拿著烤串,一邊還塞在嘴裡。

見到弋陽郡主的瞬間。

那個心啊,碎成渣渣了。

四妹妹,你苦心塑造的「沈二少爺」高大上的形象,瞬間變成呆萌吃貨裝書獃子的形象了。

沈安閔驚呆了,以至於半晌沒作為,就那麼傻站著。

安容嗅了嗅鼻子,有些咽口水道,「二哥,你吃獨食,不應該吧?」

沈安閔這才把手裡的烤串丟給小廝,轉身拿了毛巾擦乾淨嘴角,順帶整理了下髮型,方才回頭。

站姿瀟洒,風流不羈。

「四妹妹不是剪窗花嗎,怎麼來我這裡了?」沈安閔笑問。

安容白了他一眼,「二哥,你臉上有灰。」

沈安閔,「……。」

一群烏鴉從腦門上飛過去,嘎嘎亂叫。

沈安閔趕緊擦臉。

弋陽郡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安容一臉黑線。

二哥,好傻。

安容沒理沈安閔的大瞪眼,形象早沒了,還在乎個毛線,弋陽又是外人。

安容很不見外的拉著弋陽郡主把沈安閔的位置霸佔了,順帶霸佔了他的美食。

剛烤好的肉,香味誘人。

「你嘗嘗味道怎麼樣,」安容遞給弋陽郡主道。

弋陽郡主臉頰微紅,也不跟安容客氣,伸手接了,輕輕的吹了吹,然後咬了一口。

身後,沈安閔在問小廝,「臉上到底有沒有灰?」

小廝笑的肚子打結,「當然沒有了,四姑娘逗少爺你玩的呢。」

沈安閔的臉色瞬間奄奄的了。

不過一聽弋陽郡主說味道很美,他的臉色又換髮出朝陽般的光來,絢麗美妙。

小廝搬了凳子來,沈安閔坐下後,再次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安容開玩笑道,「我們是幫三叔監督你讀書的,沒想到……。」

安容的眸光落到烤肉上,一臉你果然讀書很用功的表情。

沈安閔默。

默默的吐血。

弋陽郡主憋笑。

要她說,安容姐姐是不是對沈二少爺太嚴格了,他已經很好了好么,這樣讀書多好啊,多有趣啊,總比悶坐在那裡搖頭晃腦好。

幸好她拉著安容姐姐一起來了,不然怎麼可能看到沈二少爺這麼有趣的一面呢。

原來他都是這樣看書的。

難怪廚藝好,詩詞也不差呢。

兩不誤嘛。

沈安閔見兩人吃的歡,轉了話題問,「還要嗎?」

安容沒有說話。

倒是弋陽郡主點了點頭。

沈安閔忙吩咐小廝,「多拿一些來。」

小廝忙奔了出去。

屋子裡就剩下三個人,外帶兩個丫鬟。

安容把烤肉吃完,擦了擦嘴角道,「二哥,弋陽郡主找你有事呢。」

沈安閔背脊一麻。

「什麼事?」他脫口問道。

兩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弋陽郡主嬌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