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九章靈巧

第二百二十九章靈巧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1 15:14  字數:3752

h2

四老爺急了,「可是,大哥,你今兒答應他們……。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不等四老爺說完,侯爺就打斷他道,「我原就記性不大好,醉酒就更不記得事了,你叫我想,也是為難我,若是我應承了什麼,你替我圓一下吧,左右皇上也沒少鄙視我,多幾個也不在乎。」

一副我就這樣了,醉酒沒人品就沒人品吧。

侯爺說完,就坐下端茶輕啜了。

四老爺轉身回頭看著侯爺,眸底有些寒芒一閃而過。

二老爺坐在一旁,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遞給他一個眼神。

四老爺就跟二老爺出去了。

安容站在一旁,和沈安溪說話,但是眼睛一直盯著四老爺,見二老爺把四老爺叫了出去。

安容眸光動了動。

輕捂肚子道,「六妹妹,我肚子難受,去方便一下。」

說完,趕緊起身。

沈安溪看著安容離開的方向,眼睛眨了眨,四姐姐是不是疼過了頭啊,連去茅房的捷徑都不記得了。

沈安溪要去追安容,怕她疼的厲害要請大夫,結果沈安歡抓著她說話。

屋外,二老爺和四老爺站在迴廊底下的一棵大樹下說話。

四處空蕩蕩的,安容想過去偷聽,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發現。

兩人說話又很小聲。

安容耳朵豎的高高的,也聽不見隻言片語。

不過卻可以瞧見兩人臉上的表情。

四老爺眉頭皺隴,頗不高興。

二老爺應該是在安慰他,一邊說著話,一邊用手拍四老爺的肩膀。

最後四老爺點點頭,朝二老爺作揖。

安容猜,四老爺謀官的事,二老爺幫他了。

安容很不高興。

她怎麼高興的起來呢?

明明都是謀官,對她爹就是算計再算計,不會記著恩情。

可是對二老爺,他就會記得恩情,還作揖道謝。

不就因為她爹是侯爺,是沈家一家之主,就有責任為了他們的前程奔波勞累嗎?

還是因為她爹傻乎乎的,好騙?

安容覺得應該是她爹好騙吧,要換做精明的侯爺,沒把他們一個個庶子賣了換銀子就不錯了。

在二老爺、四老爺轉身時,安容已經回屋了。

回屋後,沈安溪很關心的看著她,問道,「四姐姐,你沒事兒吧?」

安容搖搖頭,「沒事兒。」

安容說沒事,氣色也還紅潤,沈安溪放心了,拉著安容坐下,很是興奮道,「八妹妹會剪各種各樣的窗花呢,我讓她教我。」

沈安歡有些拘謹害羞,頭低低頭,很不好意思。

沈安闌坐在一旁,見沈安歡低著頭,性子急了,拉起她的手道,「離吃飯還要一會兒,八妹妹,你去暖閣給我們剪個瞧瞧吧?」

一群人起身去了暖閣。

坐了片刻,丫鬟就把剪刀和紙端了來。

沈安闌今年才十歲,模樣清秀,人還沒有完全長開,但是手腳特別的麻溜。

拿起紙張,小心的疊好,用了剪刀,在安容等眼花繚亂之際,就將紙剪好了。

燕穿桃柳。

安容瞧著那栩栩如生的剪紙,驚呆了。

「好漂亮啊!」沈安溪脫口贊道,很霸道的接了剪紙道,「這個我要了。」

說完,又拽著沈安歡問,「除了燕穿桃柳,你還會剪什麼?」

沈安歡弱聲道,「我還會剪喜鵲登梅、孔雀戲牡丹、獅子滾繡球、蓮年有魚、犀牛望月、五蝠捧壽……。」

一群人目瞪口呆。

「八妹妹,你好厲害!」沈安溪佩服道,然後便是拽著沈安歡求她教她。

沈安歡滿臉羞紅,她還擔心這些是上不得檯面的東西,在任上,娘親都不要她學。

她是和主簿家姑娘,偷偷跟丫鬟學的。

方才她們說會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這些她都會點點,真是只是會點點,那一點點,拿出來獻只會惹人笑話。

同樣是侯府姐妹,她總要有些出彩的地方才行。

她思來想去,也只有剪紙能勝一籌了,就算上不得檯面,可是她們不會啊。

沒想到,府里姐妹會用那樣的眼光看她。

沈安歡覺得背脊有些挺直了。

沈安歡點點頭,滿心歡喜道,「只要你們想學,我願意教你們。」

沈安溪拿了剪紙,跑去找老太太,「祖母,你瞧,八妹妹的手好靈巧,這是她剪的呢,我覺得比往年府里買的還要漂亮。」

老太太也是眼前一亮。

接了剪紙細細的看著,點點頭,「著實不錯。」

三太太也湊過來欣賞了一番,笑道,「真的比府里買的要精緻的多,我瞧著今年的剪紙就不用買了,讓八姑娘和安溪她們自己剪吧?」

四太太溫婉的笑著,「好是好,可是咱們侯府可不小呢,就算一個院子貼十張,就不少了。」

沈安溪想著沈安歡剪紙的速度,再多的院子也不怕啊,當即回道,「祖母,往年買窗花都要花不少的銀錢,今年不如就算給我們吧,回頭我們去花燈會上買花燈玩。」

沈安溪才說完,沈安闌就道,「八妹妹說她也會做花燈!」

五太太一直坐在那裡,像是身子沉的緊,這會兒也不得不站起來了,望著沈安歡道,「你還學了怎麼做花燈?」

沈安歡縮了縮脖子。

五太太有些恨鐵不成鋼,給她請了女先生,她不學詩詞歌賦,喜歡跟丫鬟搗鬼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真是想活活氣死她。

三太太聽出五太太話里的怒意,拉著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