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八章鄙視(求粉紅)

第二百二十八章鄙視(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3-01 08:09  字數:3767

h2玲瓏苑。

安容剛邁步上台階,身後就傳來秋菊的輕喚。

安容頓住腳步,轉身回頭。

秋菊遠遠的走過來,手裡捧著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套裙裳。

她面帶笑容,步伐輕盈,上前福身道,「姑娘,這是綉坊給姑娘準備的新衣裳。」

安容見那桃紅色裙裳,上面綉著桃花,精緻盎然,栩栩如生,心中喜歡。

冬梅忍不住上去用手摸,很是滑膩,笑道,「是蜀錦的衣料呢,又是桃紅色,穿在姑娘身上更顯得皮膚嬌嫩,勝過三月桃花。」

安容輕輕一笑,沒有說話。

秋菊順勢把托盤塞給冬梅拿著,說起另外一件事道,「方才奴婢進二門,聽到小廝稟告,說五老爺五太太明兒上午就能回府了。」

冬梅笑著介面道,「明兒回來正好,原本過小年就是團圓的日子。」

安容點點頭,對五房回來沒什麼大的情緒波動。

五老爺有些憨厚,五太太嫁進府之前是庶出,可不像沈安芸、沈安姒那麼的會鬧騰,做事有些畏首畏尾,膽小怕事,便是說話都缺了三分硬氣。

安容對五太太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怎麼形容她呢。

大夫人在哪裡都不能叫人忽視。

二太太笑起來陰陽怪氣很招人眼。

三太太不惹她很好,惹她,那就是碰到了刺蝟,等著被扎吧。

四太太性情溫婉,喜歡和稀泥,和誰的說得上話,誰都不討厭她。

五太太,坐在那裡,半天也不吭一句,久而久之就把她給遺忘了。

若說五位太太中,前世安容最喜歡的還是五太太,話少,麻煩少,至少不會人前數落她的不是,這一世,當然三太太最得安容的心,五太太排第二。

要說中規中矩,那也是五房。

三房四房回來都沒有提前打招呼,五房就謹記派人回來說一聲,怕的就是臨時回來,讓府裏手忙腳亂,惹人生厭。

一句話形容,五房最有做庶出的覺悟。

可是這樣,並不大討老太太的喜歡,嘴太笨,存在感太低,極容易被人忽視。

像四老爺、四太太,逢年過節,便是在任上,也會千里迢迢的派人送禮回來,五房就不會。

相比之下,同是外放的,四房就出彩的多。

前世,安容活了二十年,五房是年年外放,就連五房嫡女八姑娘沈安歡都是五老爺在任上,被五太太嫁了。

安容反省了一下,覺得所有太太中,最聰明的估計還是五太太。

雖然在京都,膏粱錦繡,繁華燦爛,可是偌大一個侯府,危機四伏。

前世嫡出的大房、三房都沒落了,二房崛起,四房沾了不少的光。

五老爺憨憨的性子,若是留著京都,只怕比她爹的下場還要凄慘,外放的遠遠的,選個繁華之地,過自己的小日子,比什麼都強。

第二天,上午。

安容吃了早飯去給老太太請安,外面就有丫鬟稟告,五老爺五太太回來了。

當時,老太太正端茶輕啜,聞言,只點點頭,讓*出去迎接。

小半個時辰後,安容就見到了外放回來的五老爺五太太,還有嫡女沈安歡。

那些姨娘和庶子庶女似乎都沒有帶回來?

看來,五老爺並沒有留京的打算。

當然了,也可以留京,回頭再派人去接姨娘庶子庶女回京也是一樣的。

許是舟車勞頓,五老爺五太太臉色有些蒼白。

兩人進門後,規規矩矩的給老太太請安。

話不多,就是表達了他們的不孝,一年了,都沒能回來瞧她老人家兩回,在任上備了些薄禮,還請老太太莫嫌棄。

老太太面色溫和,笑著讓孫媽媽接了禮物,然後道,「一路回來也累了,先回去歇著吧,祭灶的時候,會讓丫鬟請你們過來。」

五老爺、五太太連連稱是。

五老爺、五太太前腳趕走,沈安北和沈安閔就回來了。

兩人頗有些意氣風發,行走如風。

瓊山書院放假了。

等元宵之後才入學,心情不要太爽。

兩人給老太太請安,老太太注意到沈安閔的嘴角有些淤青,眉頭蹙緊,「閔哥兒嘴角那裡怎麼了?」

沈安閔伸手碰觸嘴角,撒謊道,「在瓊山書院和人切磋武藝,碰到了,不礙事。」

老太太把他叫過去,細細的看了看,確定無事才放心,「就算切磋也得小心點兒。」

沈安閔連連稱是。

老太太點點頭,轉而問沈安北,「可去書房給你爹請安了?」

沈安北搖搖頭,「父親不在書房,福總管說他和四老爺出府去了,不過會在祭灶之前趕回來,不會耽誤事兒。」

女不祭灶。

祭灶這樣的事,得男人來才成。

往年侯爺也都是祭灶前趕回來,老太太也沒在意,一年才一次的祭灶是大事,侯爺還不至於沒分寸。

可恰巧,這回,侯爺還真沒分寸了。

喝的酩酊大醉的回來,老太太都氣傷了。

「怎麼會醉成這樣?!」老太太氣問道。

四老爺扶著侯爺坐下,才道,「今兒醉仙樓設宴,大哥多飲了兩杯酒,有些不勝酒力。」

安容站在一旁,瞅著侯爺面帶酡紅的模樣,眉頭挑了挑,父親的酒量不算差,至於醉成這樣嗎?

「四叔,你和我爹一起的嗎?」安容問道。

四老爺點點頭,「一起的,怎麼了?」

安容就有些不高興了,憑什麼一起喝酒,父親醉的一塌糊塗,他最多就身上有些酒味兒?

「四叔酒量比我爹還差呢,」安容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