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七章權勢

第二百二十七章權勢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8 22:56  字數:3611

h2

前世揚州瘦馬的事鬧得有些大,那瘦馬本事不小,差點哄的人家父子反目。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侯爺要起身出去,雖然嘴很硬,心也很硬,可架不住那是他妹夫,妹夫落難,他要不搭把手,總會落人口舌。

安容不想他白跑一趟,提醒道,「爹爹,我覺得你去肯定是白跑一趟,連府衙都不敢透露分毫,春香樓又怎麼敢?」

侯爺抬眸看著安容,「就不管你三姑父了?」

安容才不管三姑父是死是活呢,讓他吃夠苦頭才好。

這話安容不敢明說,不然回頭叫三姑奶奶知道了,還不得罵死她啊?

安容湊到侯爺身邊嘀咕了兩句。

侯爺的臉色就古怪了起來,「你確定?」

安容點點頭,「是不是他,爹爹旁敲側擊一番不就是了?」

侯爺還是不敢相信,庄王和庄王妃琴瑟和諧,怎麼可能會偷偷逛青樓養瘦馬呢?

可是安容說的話,他又信了三分。

若不是格外的愛惜名聲,又怎麼會偷偷的給府衙下令,還嚴令不許人泄密半句?

若是正大光明,或者敢露下臉,三姑爺就是向天借膽也不敢搶庄王看中的女人啊。

只是關三姑爺三個月是不是太狠了些?

在青樓打架,雖說有損官威,可是官員逛青樓又不是稀罕的事,男人總喜歡三妻四妾,還喜歡外面偷腥,比三姑爺更花心的大有人在,沒有打死人,只要有人作保,讓庄王消了氣,撤了吩咐,最多關三五天挨些板子小懲大誡一番就過去了。

最主要的是,三姑爺官不高,這事不會驚動皇上,要是二三品大員犯這樣的錯,輕則罰俸祿,重則貶官。

「真的要關三個月?」侯爺嘴角輕抽,大牢那裡,他今兒也進去瞅了兩眼,別說三個月了,半天就夠他受的了。

安容聳肩,扭帕子,她沒說關他三年就不錯了,「反正放出來,也是隔三差五逛青樓,犯這麼大的錯,總要小懲大誡一番吧?」

小懲大誡。

這四個字從安容嘴裡說出來,侯爺是哭笑不得。

「最好是每天賞他三鞭子,免得不長記性,下回還讓人替他操心,」侯爺拍了拍安容的腦袋,笑的更雲淡風輕。

說完,侯爺邁步出去。

安容和侯爺的對話,很小聲,老太太幾次望過來,都看不出端倪。

等安容走近,老太太便問道,「你和你爹說什麼了?」

安容撓了撓額頭,笑道,「我瞧三姑母有些可憐,讓父親想辦法救三姑父呢。」

老太太就嗔安容了,「什麼可憐,你三姑父那是活該,就是被人打死在春香樓,祖母也不同情他分毫。」

安容沒有說話,雖然她心裡贊同老太太,可是三姑父到底是長輩,不是她能妄議的。

她告訴侯爺,三姑爺得罪的是庄王。

這是個把柄,要庄王放人,他就得乖乖放人,不然後院起火,夠他喝好幾壺的,而且他那好名聲也全毀了。

偏偏安容就不樂意救三姑父了。

讓你只顧著自己享受,出了事,又要別人給你收拾爛攤子,武安侯府嫁女兒給你,是讓你疼的,可不是天天受你氣,出了事給你撐腰的。

侯府出面給你撐腰,行,可以,等撐完了腰,再狠狠的懲治你。

屋內,安容陪著老太太說話,沒一會兒,沈安溪也來了。

三太太倒是沒來,府里事雜的很,她忙的緊。

屋子裡其樂融融的聊著天。

外面,福總管皺隴眉頭進來,請了安後,又不說話。

老太太蹙眉頭,「怎麼了?」

福總管不知道怎麼說好,「方才,侯爺出門,門外來了個道士,他看了看咱們侯府,一個勁的搖頭惋惜。」

福總管說著,老太太臉色有些難看,道士搖頭惋惜,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那道士說什麼了?」安容追問道。

福總管瞧了沈安溪一眼,才道,「道士說『一山不容二虎,兩虎相遇,必一死一傷』。」

說著,他頓了頓,又道,「老太太屬蛇,蛇虎原就相剋,六姑娘是屬虎的,可她打小就是一隻病虎,對老太太您倒是不妨礙,這要再添一隻虎……。」

六姑娘會死,老太太會被克。

老太太越聽越迷糊,「府中哪來什麼屬虎的,不就安溪一個?」

福總管點頭稱是,「是啊,奴才也只記得屬虎的只有六姑娘一個,可是那道士說,不出一個月,府里會再添一隻虎。」

安容扭著眉頭,望望這個,看看那個,「好端端的,府里怎麼會多一個屬虎的,總不會是府里挑的丫鬟屬虎的克著老太太吧?」

相剋,總要有些關係才會克,大多是血緣關係,再不就是夫妻關係。

丫鬟克主子的還少見呢,大不了發賣了便是,何來相剋一說?

福總管搖頭,有些嚴肅道,「這好端端的有道士上門,還莫名其妙的說這麼些話,總不是什麼好事,多盯著點才放心。」

老太太點點頭。

福總管退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股風傳開了,三太太火急火燎的趕來。

給老太太請過安後,三太太道,「我想起來了,前兒四弟妹和我說過,說二姑奶奶想回娘家住,她一回來,可不得把茹兒一起帶來,她和安溪相差無幾,應該是屬虎的。」

這事關係到她女兒的性命,三太太比誰都上心。

安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早早的就把柳雪茹進府的路給堵死,道士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