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五章紅暈

第二百二十五章紅暈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8 09:02  字數:3761

h2

安容哭笑不得,明知道她猜不出來,還要她猜,存心的消遣她呢。

「六妹妹,你有話直說就是了,」安容憋著嘴道。

沈安溪撇過臉不說話。

倒是綠柳忍不住捂嘴笑道,「在三姑娘屋子裡,我們瞧見了以前在大姑娘身邊伺候的丫鬟春蘭,大姑娘在大昭寺出事後,春蘭就失蹤了,她孤身一人,顛沛流離吃了不少的苦頭,最後進了慈雲庵落髮為尼了。」

綠柳話里唏噓不已,不懂春蘭離開侯府為什麼不回來,最後落得被人糟踐的下場,著實叫人想不通。

安容聽得愣住。

有些事沈安溪不知道,她卻清楚啊。

當初春蘭為什麼不敢回侯府,不就是她說錯了話,壞了沈安芸的算計,害的她要嫁給林二少爺嗎?

她怕沈安芸報復她,打她,所以寧願逃走也不回來。

沒想到會那麼倒霉的,最後進了慈雲庵。

更不巧遇到了沈安姒。

沈安姒什麼人,她了解沈安芸呢,春蘭伺候她,肯定知道她不少的事。

她如今被禁足在慈雲庵,想回侯府,可是侯府里沒人幫著求情,可不得找沈安芸了。

沈安芸肯定不願意幫忙,她就只能威脅了。

若是叫宣平侯府的人知道,在大昭寺,沈安芸就開始算計宣平侯世子了,那後面的事,傻子都知道全是她一個人鬧出來的,她往後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看來,沈安姒回府的日子不遠了。

不知道自身難保的沈安芸會如何幫她,兩姐妹最後是相親相愛,互幫互助,還是互相廝殺?

安容有些期待。

沈安溪則捂著肚子,一臉抱怨,「誰說慈雲庵的齋菜味道不錯,那清湯寡水的不說,我還在裡面還見了蟲子!」

想想,沈安溪就一身的雞皮疙瘩,太嘔心了。

以後再也不去慈雲庵了。

安容笑看了沈安溪一眼,捂嘴笑道,「六妹妹,你忘記了,九妹妹在慈雲庵住了一個月,人只是清瘦了些,可沒聽她抱怨菜很差。」

能讓嘴挑的沈安姝吃一個月,回來也只在老太太跟前抱怨了幾句,慈雲庵的飯菜會差才怪。

沈安溪抬眸看著安容。

忽然她懂了。

三姐姐可是得罪了九妹妹啊,為了九妹妹在慈雲庵少吃苦頭,大夫人可是沒少打賞慈雲庵那些尼姑,只要派人去說一聲,給沈安姒一些苦頭吃吃。

就足夠沈安姒吃苦頭的了,可是也不至於用那麼噁心的菜招待她們吧?

沈安溪臉色微沉,差點點就被算計了,要不是碰到四姐姐,她肯定會在祖母跟前抱怨,那無疑是在幫沈安姒啊。

她會幫她才怪。

原本她今兒去慈雲庵,也是為了給那些尼姑一些好給沈安姒一些苦頭吃吃,只是最後見了蟲子,覺得沒必要了。

沈安溪有些擔心沈安闌嘴快,告訴老太太沈安姒在慈雲庵的情況。

趕緊拉著安容去松鶴院。

誰想進門就聽到沈安闌道,「三姐姐在慈雲庵很好,日日誦讀佛經,很虔誠呢。」

對齋菜隻字不提。

沈安溪眸光輕閃,還以為七妹妹天真無邪呢,原來也是一肚子壞水兒。

沈安闌說完,就起身告辭了。

她不是老太太嫡嫡親的孫女兒,娘親告訴她,別太多事,惹老太太生厭,是以她再餓,也不敢說在老太太屋子裡用飯。

沈安溪就不同了,她進門就要吃的。

怕她餓壞了,孫媽媽趕緊吩咐廚房準備麵條。

沈安溪拉著安容進暖閣說完,安容看著她將一碗麵條全部吃完。

等她們出來時,福總管正拿了禮單給老太太過目。

「老太太,您看可還有什麼需要添減的?」福總管問道。

老太太看了兩眼道,「再加一些補品吧。」

福總管接過禮單,福身告退。

沈安溪聳了鼻子問道,「祖母,誰生病了嗎?」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撥弄道,「是你們二姑父病了,也不知道病了多久了,你四叔回來那日,感慨不少,說他不一定能熬過這個年。」

雖然二姑奶奶出嫁後,甚少回來,可到底是侯府的女兒,侯府的女婿病入膏肓,她能做的,也只是送些補品去。

安容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二姑父熬過了這個年,不過在新年第一天就咽氣了。

那時候侯府正在走親訪友,忽然得知這麼個噩耗,整個侯府都蒙上了一層陰霾。

二姑奶奶是四老爺的胞妹,他親自去弔唁的,並將二姑奶奶和柳雪茹帶了回來,老太太心腸軟,憐惜二姑奶奶膝下就那麼一個女兒,夫君離世,留在柳家睹目思人,就安置在了侯府里。

柳雪茹比安容小大半歲,比沈安溪還要大上兩個月。

因為要守孝三年,等她出了孝期,就十六歲多了,雖然身靠侯府,可到底沒了父親,根基弱,說親就困難。

剛好那會兒她還沒有孩子,東欽侯夫人給蘇君澤張羅小妾。

大夫人幫她出主意,說與其讓東欽侯夫人挑小妾,回頭她要是打罰立規矩,都得給東欽侯夫人面子,不好控制,還不如挑個可心的。

大夫人把柳雪茹推薦給了她。

安容是不願意的。

不願意東欽侯夫人往她屋子裡塞人,更不願意主動幫蘇君澤挑人。

可是大夫人勸服了她,她答應了。

安容想到前世,柳雪茹端的那碗毒藥,還有告訴她的那些話。

安容就渾身涼透。

她什麼都知道,卻在最關鍵的時候告訴她,要了她的命。

她和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