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四章要挾(求粉紅)

第二百二十四章要挾(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7 21:16  字數:3738

h2

那樣的追殺,便是在夢裡都嚇的渾身濕透,要是真親身經歷,她肯定會奔潰。本站更換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她一定要退婚。

想想蕭湛在戰場上殺了多少人啊,尤其是大將軍,她前世就沒少聽到捷報傳他殺了哪個大將軍,斬獲了什麼王的腦袋,想殺他的人肯定車載斗量,殺不了蕭湛,肯定拿她出氣。

可是在夢裡,在逃命的時候,蕭湛對她是那麼的無微不至。

安容有些迷茫了。

她是不是夢錯人了,那個人不是她,是清顏?

安容抬眸看著老太太,她說了一堆,目的只為告訴老太太,這樁親事不吉利啊,才定親就做噩夢,要退。

老太太正接過孫媽媽端上來的茶水,神情溫和,目露慈藹,可就是半句不接她的話。

安容撇撇嘴,低頭玩自己的綉帕。

孫媽媽很麻溜的把話題轉開,笑道,「早過了吃午飯的時辰了,六姑娘和七姑娘還沒有回來,莫不是就在慈雲庵吃了吧?」

安容側目看著孫媽媽,眼睛輕眨,「六妹妹去慈雲庵了?」

孫媽媽點點頭,「早上給老太太請了安,六姑娘、七姑娘就出門了,說好了回來吃午飯,這會兒都沒回來呢。」

安容微微挑眉。

昨兒,六妹妹可是言辭拒絕陪七妹妹去慈雲庵的,怎麼又改主意去了?

安容正走神的想著,外面有小丫鬟笑著進來道,「四姑娘,東欽侯府大姑娘給您送了拜帖來。」

安容微微一鄂,頗詫異的看著小丫鬟,「誰送拜帖來了?」

「東欽侯府大姑娘,」小丫鬟嘴上重複著,並將拜帖送到安容手裡來。

安容翻看這拜帖,果真是蘇可馨要來,而且拜帖像是她親手寫的。

雖然文筆比前世的稚嫩了些,但不論是筆鋒還是風格都是蘇可馨的。

安容望著拜帖發愣,蘇可馨為何要來找她玩,這是前世沒有過的事,從來都是她遞拜帖去找她,她還愛理不理的。

十次里有那麼三四回有空見她就不錯了。

想起前世,安容就心情極差,很想讓小丫鬟告訴蘇可馨,她沒空。

可是前世,自己第一次送拜帖,人家也見她了,這是禮貌。

安容把拜帖給了丫鬟,讓她領蘇可馨進來。

安容和老太太說了一聲,方才出去迎接。

到二門的時候,小丫鬟就領著蘇可馨進來了。

今日的蘇可馨穿著一身鵝黃色裙襖,薄施粉黛,一顰一笑盡顯溫婉,腰間系著玉佩流蘇,行走如雲,款步蓮蓮。

經過前世,安容早知道蘇可馨是什麼樣的人,遠沒有她臉上所表現的那般溫婉。

安容臉上帶著迎客的笑,說不上親厚,卻也不至於叫人覺得疏遠。

不過蘇可馨卻親昵的多,互相見了禮後,親昵的握著安容的手,喚她安容姐姐。

其實安容只比她大一個月。

蘇可馨的碰觸,讓安容很不適應,她從骨子裡排斥和東欽侯府的人走的近,她會忍不住想起在東欽侯府住的那幾年,那些美好的記憶會層層碎裂開,最後露出一個千瘡百孔的心。

「蘇姑娘怎麼有空來尋我玩?」借著整理耳際的碎發,安容抽回了手,笑問道。

蘇可馨臉頰微微紅,弱聲道,「我也是臨時起意,今兒早上梳妝打扮的時候,發現你早前送我的簪子,我都沒有回禮,實在是有失禮儀,方才特地去玉錦閣逛了逛……。」

安容心底訝異。

回禮?

前世她為了討好她,讓她幫著在蘇君澤和東欽侯夫人跟前說好話,不知道送了多少東西給她,她幾時回禮過?

安容慢慢回想,最後想到,蘇可馨回過她一方綉帕,是她親手繡的。

老實說,針線活比起她的差太遠了,安容都沒好意思用,生怕被人問是誰繡的,到時候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蘇可馨拿了個錦盒遞到安容跟前,安容帶著詫異接過來。

打開一看,裡面是條金手鏈。

上面綴著碧玉雕刻的葉子,紋理清晰,雕刻的栩栩如生。

很漂亮。

「喜歡嗎?」蘇可馨有些緊張的問。

安容不懂她有什麼好緊張的,但還是據實以告,「喜歡。」

「那我幫你戴上,」蘇可馨欣喜道。

不等安容答應,她拿起手鏈,拆開,等安容把手腕伸過去。

安容無奈,只好伸了手。

蘇可馨瞧見安容手腕上有個手鐲,樣式很漂亮,可是是繩子編製的,當即好奇了。

她是真好奇。

武安侯府嫡出四姑娘,至於手腕上戴一隻紫繩編製的手鐲嗎?

她沒好意思問,裝沒看見的把手鏈幫安容繫上。

很美。

可惜就是沒有紫繩手鐲來的顯眼。

明眼人一看,第一眼瞧見的絕對是紫繩手鐲。

安容轉了轉手腕,向蘇可馨道謝。

蘇可馨笑說應該的。

安容領著她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

路上,蘇可馨將侯府大家誇讚,說一會兒讓安容領著她多逛逛。

安容笑著應了。

蘇可馨模樣嬌美,嘴巴又甜,三言兩語就哄的老太太開懷大笑。

老太太第一次見她,把手腕上的手鐲給了她當見面禮。

蘇可馨受寵若驚。

在屋子裡閑聊了一會兒後,老太太就讓安容帶她去逛逛花園。

安容便領著蘇可馨走走逛逛,安容是有意帶她去玲瓏苑坐坐的。

可是蘇可馨並不想去,她的話題若有似無的把安容往西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