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二章忽悠

第二百二十二章忽悠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7 08:54  字數:3662

h2雖然金蟾算是送進了皇上的心窩裡,可是還是忍不住心疼。

這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送了,要是真要錢去買,老太太可捨不得。

不是老太太眼皮子太淺,而是恩情這東西,得看情況。

要是對太后的病有奇效,金蟾就沒白送。

要是效果不明顯,那就跟打了水漂也沒什麼大區別。

人的記性就那麼樣啊,太后的病沒好轉,你能指望皇上一直記著你送了金蟾嗎?

不可能。

老太太祈禱太后身子大好。

要說掏錢掏的最心疼的,還是三太太。

如今侯府內院是她在掌管,一筆筆的錢得從她手裡頭走啊。

她對侯府今年的花銷了如指掌,有件事她不得不提,「原本今年侯府還能余錢八千兩,這樣一來,今年非但沒有剩餘,還得虧空兩千兩了。」

四房的孝心可真敗家。

三太太的話讓老太太和侯爺的臉色都變了很多。

世家最忌諱的就是虧空,吃老本,沒有盈餘,那是落敗的前奏。

二太太就不以為意了,「侯府少的只是公中而已,卻多了不少的私房,像安容,拿了柳記藥鋪那麼多的股份,過些日子也要送錢來了吧,少說也有兩萬兩,還有酒坊,現在又多一個李家鐵鋪,真是錢多的數都數不過來,難怪不要李家鐵鋪往大了做,不缺錢。」

說著,二太太還忍不住嗆駁了一句,「還是蕭老國公有眼光,安容的命好,旺父旺夫旺子,帶著那麼豐厚的陪嫁出嫁,能不旺夫嗎?」

二太太是知道老太太疼安容,有些私心的話沒敢往明了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啊,那些東西送出去,想再要回來可就難了,既然安容這麼單純,好說話,多哄騙一些回來,將來留在公中還是給沈安北都比姓了蕭強。

當然了,二太太是希望那些錢放在公中,那樣將來分家,二房也能有一份。

想到公中,二太太的眉頭就隴了起來。

「那一萬兩要從公中拿?」二太太問道。

四太太臉色微變,沒有說話。

早前她就表示了,四房是為了孝順老太太才收的金蟾,也送給了老太太,最後侯爺送進宮孝敬了皇上。

四房可沒撈到好處,不從公中拿,誰拿?

要四太太說,應該大房掏腰包才對,只是這話她不敢提,無疑是惹老太太生氣罷了。

四太太心裡這樣想,臉上卻道,「是我們疏忽了,見到金蟾只想到老太太的病,沒想到其他,結果連累了侯府,這筆錢該我們四房拿,回去我就變賣陪嫁……。」

說著,四太太的聲音就弱了下去。

那是一種委屈但必須生受的弱。

安容瞧了心底堵的慌,四太太慣會以退為進,為了孝道做錯了事,怎麼都是情有可原。

再說了,她也表示知道錯了,要自己掏,還變賣陪嫁。

這要傳揚出去,武安侯府的脊梁骨還不被人戳爛?!

老太太煩躁的擺擺手,「罷了,這筆錢從公中走吧。」

老太太剛發話,二太太就不高興了,「老太太,一萬兩可不是個小數目,就算是侯爺迎來送往,每年的錢也不超過一萬兩,這筆錢總要有個名頭吧?」

武安侯府的家規有些奇特,每個月都會從公中挪兩千兩存起來,這筆錢,會用來置買田產,除非必須,否則輕易不可動用。

到年末的時候,公中餘下的錢,五房平分。

三太太那話的意思是,今年大家沒法分錢了,往年少說也能分到兩千兩。

老太太不高興,是因為沒錢分,指望侯府買東西,這個年過的誰都不會舒坦。

二太太和四太太走的近,不代表她要往外掏兩千兩銀子,她們的情分還沒有好到那地步。

所以,這筆錢誰掏成了個大問題。

二太太覺得這錢該大房和四房掏,與其餘三房無關。

收錯禮的是四房,被人算計的是四房,是他們識人不明,四房有責任。

用金蟾謀好處的是侯爺,侯爺怎麼也要掏一半。

至於二房三房,半點好處沒得到,不能受委屈,他們還指望公中分錢過好個好年呢。

三太太沒有說話。

倒是沈安溪忍不住了,「話也不能這麼說,大伯父將金蟾送給了皇上,得皇上寵信,難道咱們侯府都沒得到好處嗎,侯府門第高了,那些巴結的人就多了,我想不只是巴結大伯父一個吧,還有父親,二叔他們,這些都不算好處,那什麼才叫好處?」

二太太被反問的臉色青白。

沈安溪贊同從公中拿,表示三房願意承擔這筆損失。

二太太越想越氣,你們三房和大房是嫡親的手足,侯爺高升,得利最多的就是三房,光是酒水就不知道能掙多少了,自然不在乎那兩千兩了!

他們呢,根本沒有好處好不好!

二太太是不贊同從公中拿,她一句話說了,「好處我是沒瞧見,我們老爺官微言輕,巴結的人不多,就算巴結了一次兩次,可我們老爺拿了錢也幫不了什麼忙,早寒了人心了。」

這是譏諷侯爺不幫忙呢,不然二老爺何至於拿了錢不辦事,還不是求侯爺,侯爺推脫的緣故。

侯爺心情很差,他起身道,「既然侯府光耀了,二房占不到什麼好處,這筆錢就不從公中拿了,四房拿三千兩,餘下的我掏。」

說完,侯爺邁步離開。

安容勾勾唇,心情很好。

她爹的脾氣極好,很難讓他生氣。

但是二太太今兒卻是惹怒她爹了。

她爹原本對不幫二老爺還心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