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一章價值(求粉紅)

第二百二十一章價值(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6 22:41  字數:3490

h2四太太心一驚,原就有些蒼白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誰算計了咱們?」

四太太這話明顯是明知故問,而且很明顯。

方才還在擔心侯府會被人算計,侯爺就臉色鐵青的進來,還是和四老爺一起,能是別的事嗎?

侯爺臉色很差,讓老太太心提了起來。

待他坐下後,老太太便迫不及待的問,「怎麼了?」

侯爺望了老太太一眼,眸光落到那些還沒來得及收拾的賞賜上,眉頭肅然道,「方才回來的路上,送四弟金蟾的人說送錯了,原是想送四弟兩隻玉金蟾,誰想拿錯了。」

沈安溪站在一旁,聽得直笑,「這是騙誰呢,玉金蟾和真金蟾都能弄混掉,難道四叔拿到禮物都不看一眼嗎,四嬸兒方才可是說瞧見是金蟾,能治祖母的病才收的。」

四老爺有些尷尬不知所措。

四太太頭低低的,一副知錯了的模樣。

反倒是二太太,幫著圓話道,「東西是人家送的,人家都豁出臉面說送錯了,咱們武安侯府總不會惦記人家那點子東西不還,可現在金蟾送進宮了,如何還?」

三太太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二嫂這話就奇怪了,武安侯府是不會惦記點東西不還,可四弟四弟妹送的東西,老太太做主送進了宮,怎麼聽著像是說老太太不對似地?」

二太太臉色一僵,勾唇冷笑道,「三弟妹可別亂曲解我的意思,我是在愁武安侯府怎麼辦,都說拿人錢財與人辦事,收了人家的東西,總要替人辦事吧,四弟這事做的又欠考慮,可也是為了老太太的身子骨著想,方才四弟妹可是明說了,是為了老太太才收的,也送給了老太太,如今出了事,要還金蟾了,你讓四房怎麼辦?」

三太太正要說話,二太太快一步又道,「好好的老太太怎麼想起來把金蟾送進宮了,這是誰出的餿主意,哪怕留一天,也不至於這樣為難啊。」

安容躺著中槍。

沈安溪很不高興道,「二嬸兒,四姐姐只是提議將金蟾的尿送兩滴給太后,可不是什麼餿主意,再說了,四叔都說是被人算計了,那是人家晾准了金蟾武安侯府還不了,才會豁出臉面要回去的,要是金蟾還在,他們會要嗎?」

安容介面道,「我想知道送金蟾的人要我們武安侯府幫忙做什麼?」

安容這句話算是問到了重點。

武安侯府到底有什麼值得別人算計的。

四老爺一臉羞愧,沒有說話。

倒是侯爺悶氣了一會兒後,方才開口道,「那金蟾,對方說是送給瑞親王府,想通過瑞親王世子的手,從李家鐵鋪買一千把削鐵如泥的匕首,誰想瑞親王妃身子骨大好,瑞親王世子拒絕幫忙,他無奈之下,只好返回,半路上得知李家鐵鋪和安容有些關係,所以才會巴結四弟。」

安容很無語,怎麼算計來算計去,最終都是到她頭上來?

「為何又要金蟾了?」安容問道。

武安侯搖頭,他也不知道。

老太太臉色陰沉著,氣的渾身顫抖,對四老爺四太太的孝心頓時沒了好感。

老太太撥弄著佛珠道,「不管李家鐵鋪和安容有沒有關係,敢算計我武安侯府,這一點決不允許,金蟾價值多少,換算成銀子還回去便是。」

四老爺猛然抬眸,「可是……。」

老太太氣的一拍桌子,「什麼可是?!沒有可是!」

四太太嚇白了臉,站起來請罪道,「是媳婦的錯,可是金蟾價值連城,怎麼能因為我們一時疏忽就讓侯府損失那麼多。」

侯爺望著老太太,輕嘆道,「人家只要金蟾,不要銀子。」

沈安溪呲牙,冷笑道,「還真是沒臉沒皮,送錯禮物的可是他們,本來要回禮物就極為人所不齒了,還這麼多要求,既然這樣,當初還送做什麼?」

沈安溪沒敢把話說白了,她就是覺得四房是夥同外人欺負侯府。

見屋子裡靜悄悄的,沈安溪愈加好奇了。

她看著安容,問道,「四姐姐,為什麼人家買千把削鐵如泥的匕首要通過瑞親王世子,不直接去買,又不多。」

安容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夏荷笑道,「六姑娘,削鐵如泥的匕首昂貴少見,李家鐵鋪只有老李鐵匠會,若是靠他一個人,至少要半年時間,人家怕是急著要呢,而且價格上,若是有熟人,少說也能便宜幾萬兩吧?」

夏荷對李家鐵鋪這麼了解,倒叫老太太有些刮目相看。

老太太想起安容去李家鐵鋪買匕首,送給沈安北和他的同窗們,還有用削鐵如泥的匕首做敲門磚,讓瑞親王幫忙替三老爺求官。

方才侯爺說,送金蟾之人是打算賄賂瑞親王世子的,又說與安容有些關係,莫非?

老太太帶著疑惑望著安容。

安容笑回老太太道,「祖母,李家鐵鋪是與我有些關係,不論是誰從李家鐵鋪都不能購買超過十把削鐵如泥的匕首,每三日只出售一把都是我定下的規矩,這個規矩不會改變,不論賄賂什麼都不變。」

安容一番話,說的一屋子人都睜圓了眼睛。

李家鐵鋪的規矩居然是四姑娘定下的?!

四老爺怔住,望著安容,「就不能破例一回嗎?」

安容搖頭,「不能。」

態度很堅決,沒有一絲動搖的可能。

四老爺眸底有些寒,「那是一筆不小的生意,李家鐵鋪為何不……。」

安容伸手打斷他,笑道,「四叔,李家鐵鋪的生意好,我知道,我不想李家鐵鋪做大,目前這樣我和李家都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