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章算計

第二百二十章算計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6 22:41  字數:3519

h2

小丫鬟搖頭,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來了好幾個公公,福總管一聽是太后賞賜四姑娘,就趕緊讓她來傳話了。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就這樣,安容急急忙的去了正院。

等安容趕到的時候,老太太、二太太、三太太等都到齊了。

沒辦法,就算這些東西賞賜的不是給二太太她們的,她們也得沐浴更衣以示尊敬。

當然了,沐浴更衣是誇讚了一些,這些太太可都是打扮的端莊得體,隨便什麼時候接旨都算不得慢待。

宣旨的公公安容認得,是太后宮裡伺候的,瞧見安容,笑的一臉恭謹。

烏拉拉,一群人跪倒在地。

公公雙手打開太后懿旨,宣讀了一通。

賞賜的只有兩個人。

老太太賞賜了八匹綢緞,一柄玉如意,還有紫檀木雕刻的佛像,以及佛珠兩串。

安容則賞賜了六匹綢緞,兩套玉頭飾,兩套金頭飾。

安容和公公很熟,等老太太雙手接了懿旨後,忍不住出聲詢問,「劉公公,太后怎麼忽然賞賜我了?」

劉公公笑看著安容道,「前兒侯爺送了一對金蟾給皇上,皇上孝敬了太后,太醫說對太后身子大有裨益,剛巧太后又得知四姑娘和蕭表少爺定了親,蕭老國公求太后莫再插手這樁親事,太后一怒之下,就賞賜了這些。」

這個怒,當然不是對安容的。

是惱了蕭老國公,太后心目中的安容可是乖巧懂事,哪哪都好的,安容說不喜歡蕭湛,自然是那小子做的不夠好,我老人家就喜歡安容,偏偏要賞賜她。

安容囧了。

太后好任性。

任性的那麼叫人喜歡,只是求過一次了,不能再讓太后為難了。

公公瞧安容那囧囧的表情,忍俊不禁,笑道,「太后想見姑娘呢,等哪天得空了,四姑娘進宮陪太后說說話。」

太后這是體諒安容啊,一般太后、皇后賞賜給臣婦後,臣婦要進宮謝恩。

太后不強求安容明兒就進宮,更是給了安容隨意進宮的理由。

安容受寵若驚。

劉公公不欲多待,福總管拿了個紅包塞過去,笑說年關近了,多買些果餅吃,再就是送徐公公等出門。

等公公們一走,二太太掃著那些賞賜,大紅托盤上,金玉頭飾擺放的整整齊齊,瞧一眼就錯不開了。

還有那雲錦蜀錦,瞧著就順滑精緻,這要做了衣裳穿身上,定是極美。

可是這些都沒有她的份,越想,二太太心裡越不舒坦。

她一不舒坦,說話就陰陽怪氣了起來,「前兒金蟾才送進宮,今兒就得了這麼多賞賜,這還是太后呢,回頭皇上還不知道會賞賜多少,咱們侯府可是沾了四弟妹你不少的光。」

四太太站在一旁,臉色溫婉,瞧不見一絲妒忌的神情,不過笑意未達眸底。

「二嫂說這話就見外了,金蟾是我們老爺尋回來孝敬老太太的,老太太顧念太后的安危,侯爺也得皇上的重用,對咱們侯府是好事,」四太太笑道,隨即輕嘆道,「可惜只有兩隻,老太太將金蟾送進了宮,自己就沒了。」

二太太頗有些恨鐵不成鋼,「你呀,就是有孝心,怕老太太和侯爺為難,硬是憋了一肚子的苦,禹州那麼辛苦,來回奔波勞累不說,就是吃都吃不慣,咱們侯府可不比從前了,四弟要留京又不是什麼難事,要換做是我,回來第一天就苦求了,什麼事都壓在心底,自己到處奔波走動,你們孝敬老太太,把侯爺當親兄弟,怎麼有困難了,就和侯爺這麼見外了?」

四太太站在那裡有些訕然,連連和老太太表示,他們四房孝敬老太太是本份,不敢多求什麼,更不敢叫侯爺為難。

四房這麼懂事,倒是叫老太太於心不忍了。

老太太一抬手,太后賞賜的錦緞給了四匹給四房,然後望著安容。

安容懂老太太眸底的意思,是想太后賞賜的頭飾送一套給沈安闌。

安容倒沒什麼,倒是沈安溪瞧了不舒坦了,祖母真是的,你自己給了就行了,怎麼要四姐姐給。

四姐姐得賞賜那是得太后的喜歡,可不是因為金蟾。

就算事後,祖母會補償更多的給四姐姐,可那也不是太后賞賜的了啊。

要知道,太后賞賜的,哪怕是一根針,也要比尋常的貴重百倍不止。

再說了,四房送的金蟾,不過是借花獻佛罷了,他們哪裡辛苦了,明明是佔了便宜好吧!

沈安溪見安容要點頭,快步走過去,攔住了她,撅了嘴道,「祖母,金蟾的事還有的說呢,今兒丫鬟去府外辦事,無意中聽人說金蟾是讓四叔四嬸轉交大伯父的,那人說早知道侯爺會借花獻佛,估計人家早後悔送錯了人了。」

聞言,老太太神情一變。

扭頭去看四太太。

四太太溫婉的臉龐帶了些蒼白之色。

三太太瞪了沈安溪一眼,問四太太道,「四弟妹,那金蟾不是你們從禹州一路帶來的?」

四太太雲袖下的手緊緊的握了一下,輕搖頭,如實道,「不是,是半道上有人送給咱們老爺的。」

沈安溪站在一旁,心裡高興了。

這會兒看祖母還要不要四姐姐的東西送人了。

沈安溪的想法很簡單,她不想見到安容的東西送人,更不想讓人覺得四房對老太太的孝順高過三房,又不是真孝順,憑白壓她們一頭做什麼。

還得為難大伯父為了他們忙前忙後,指不定最後為難的還是四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