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八章賞賜

第二百一十八章賞賜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6 10:19  字數:3586

h2他很怕他爹,平常都不敢靠近,乍一看,有人敢抱著他爹爹的胳膊又哭又鬧,他就喜歡芍藥了。

他記得不芍藥的臉,但是她記得芍藥的衣裳。

他好幾次找李老夫人要芍藥,這也是讓李老夫人對芍藥動心的原因之一。

不但是自己,自己的孫子也喜歡她啊。

接下來一句話,李小少爺把芍藥問的臉紅脖子粗,「姐姐,你還是來找爹爹拿肚兜的么?」

芍藥恨不得鑽地洞。

李小少爺喜歡芍藥,芍藥換了衣裳後,他就拉著芍藥和他玩。

芍藥愛玩,玩起來比李小少爺還瘋,一下子就俘獲了李小少爺的心。

他就天天盼著芍藥去找他,天天等,夜夜盼。

芍藥不去,他就鬧得李老夫人頭疼,偏又是自己的寶貝孫子,沒輒了,直接讓人把孫子送來了。

其實,李老夫人是想從側面告訴老太太,我孫子小啊,不懂事,喜歡你府上的丫鬟,你要不就把芍藥送給我了,好好陪我孫子玩吧?

松鶴院,正屋。

芍藥剛邁步進去,遠處一個小不點一溜煙跑了過來,抱著芍藥的大腿,一臉哀怨的神情。

「你說話不算話,這都好幾天了,早過了三天了!」李小少爺指責道。

芍藥滿臉通紅,有些不知所措。

李小少爺指責完,就側過身子不去看芍藥,一臉的委屈,等著人家去哄他。

一屋子丫鬟婆子都瞧著,芍藥臉皮厚不起來,沒辦法的她,望向安容求救。

安容輕聳肩膀,讓芍藥自己想辦法。

芍藥只能豁出去了,蹲下來哄李小少爺道,「小少爺,我只是個小丫鬟啊,我得跟著主子身邊伺候,不能時常去將軍府陪你玩。」

這話,李小將軍都聽爛了,很不高興道,「你不能去陪我玩,你騙我。」

芍藥解釋不通了。

兩人大眼瞪小眼。

老太太瞧了好笑,她是知道李老夫人的打算的,芍藥雖然小了些,可是能這麼得李小少爺的喜歡,也是一種緣分。

老太太擺擺手,笑道,「你送李小少爺回去吧,就在那裡歇一晚上。」

芍藥趕緊起身行禮。

李小少爺高高興興的向老太太道謝,然後拉著芍藥走。

安容挨著老太太坐下,老太太問了問大昭寺的事,安容含糊其辭瞞了過去。

老太太心裡跟明鏡兒似地,尤其是三太太給她遞過去一個眼神,老太太便不問了。

轉而,老太太說起另外一件事,笑道,「建安伯府昨兒幾房都回來了,今兒上午就把家給分了,不過沒有離開建安伯府,打算過完這個團圓年,吃了元宵就搬新府邸。」

安容聽得心裡高興,嘴角都彎了起來,盼了這麼些天,總算是分家了。

這估計是今天唯一一件叫安容高興的事了。

從松鶴院出來,安容心情好了很多,腳步都跟著輕鬆了起來。

芍藥送李小少爺回將軍府,怕安容路上有事,老太太讓夏荷送安容回玲瓏苑。

在玲瓏苑門口,安容瞧見了沈安淮。

他手裡頭拎著個小食盒,臉色掛著笑意,雙眸嶄亮。

「見過四姐姐,」他疾步上前,乖順的給安容見禮。

安容笑著點點頭,目光落到他手裡的食盒上,笑道,「這是給我送吃的?」

沈安淮點點頭,道,「是姨娘讓我送來給四姐姐你嘗嘗的。」

說著,沈安淮打開食盒,裡面是兩盤子糕點。

一盤子綠豆糕,青翠如玉。

一盤子桂花糕,白潤如雪。

瞧著就叫人食慾大開。

正巧安容也餓了,伸手拿了一塊,安容輕輕的咬了一口,重重的點頭。

「不錯,粉嫩滑膩,齒頰留香,三姨娘好手藝,」安容毫不吝嗇的誇讚道。

沈安淮臉頰一紅,很不好意思的搖頭,「四姐姐,這糕點不是我姨娘做的,是大姨娘送的。」

安容啃糕點的牙齒頓住,眉頭挑了一挑,把嘴裡的糕點咽下去,才道,「大姨娘送的?」

沈安淮點點頭。

安容眸光落到食盒上,不解三姨娘這麼做是何用意。

大姨娘送給她的糕點,她怎麼叫淮哥兒給她送來,借花獻佛可不是這樣送的吧?

安容繼續啃糕點,說實話,這糕點味道真好。

夏荷站在一旁,眸光輕閃,忍不住道,「大姨娘前些日子才挨了板子,身子骨估摸著還沒有好透,就親手做糕點給三姨娘了?」

姨娘院子里沒有廚房,大廚房旁邊有專門的小隔間,姨娘們要親手做糕點,得另外付銀子啊。

安容輕輕的嚼著糕點,望了夏荷一眼。

夏荷跟她一樣,覺得這事透著怪異。

三姨娘這樣做明顯就不對,可她偏偏就這麼做了,像是在跟她表明清白似地。

安容想到了大姨娘,想到了她挨的板子,更想到了出嫁的沈安芸。

大姨娘就沈安芸一個女兒,如今沈安芸出嫁了,她覺得孤單,和三姨娘走的近些也在情理之中。

沈安淮見安容吃的歡,嘴饞的輕吞了吞口水。

安容笑接過食盒,讓夏荷拿著,又給他拿了糕點。

安容見他喜歡,笑道,「淮哥兒覺得大姨娘怎麼樣?」

沈安淮抬眸看著安容,思岑了會兒道,「她對姨娘極好,送了姨娘一根簪子,還送了我一套大姐姐沒有用完的筆墨紙硯,她還說閑的慌,要給我做兩套新衣裳……。」

說了一堆話後,沈安淮覺得大姨娘對他極好,當然了,還是比不得安容。

沈安淮的好感給了安容警醒,大姨娘和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