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八章眼線

第二百一十八章眼線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6 00:27  字數:3663

h2

安容憊懶的掀開眼皮,眸底沒有一絲的驚訝。眼快看書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芍藥揣測的話,她壓根就不信。

要她相信蕭湛喜歡她,還不如說服她太陽打西邊出來容易的多。

芍藥見安容半點反應沒有,清秀的臉龐上閃過失望之色,也懨懨的靠在那裡。

很快,馬車就到侯府門前停下了。

芍藥先下了馬車,然後扶安容下來。

守門的小廝上前見禮,然後一臉笑意的瞅著芍藥道,「芍藥姑娘,往後發達了,可得記得回侯府多瞧瞧咱們啊。」

芍藥一頭霧水,水汪汪的眸子盛滿了疑惑,「我怎麼會發達,我只是個小丫鬟啊。」

兩小廝一臉羨慕妒忌,恨不得生做女兒身的模樣,笑道,「以後芍藥姑娘多幫襯我們些才是。」

芍藥呲牙,很大方的點了點頭。

剛巧那邊東苑總管過來,小廝笑著迎了上去。

安容撇了芍藥一眼,轉身時,眸光已經落到總管身上。

東苑總管,姓李,人稱李總管,模樣中正,穿著一身青色長袍,續著短鬍鬚,身材修長,和沈安閔描述的一般無二。

李總管上前給安容見禮,「見過四姑娘。」

安容不露聲色的笑著,「是李總管啊,這是從哪兒來呢,奔波的滿頭大汗。」

李總管訕笑一身,道,「奴才還能從哪兒來,二老爺吩咐奴才出去辦事,怕他等著及了,所以快了些。」

安容笑笑不語。

李總管行禮之後,轉身離開。

安容嘴角的笑漸漸的沉了下去,眸底微閃,邁步進府。

看著偌大的府邸,安容心中微動。

她很想將那些人全部監視起來,可是她的人手不夠啊。

安容琢磨著怎麼辦好。

剛巧了,安容走了半柱香後,瞧見西苑管事劉媽媽領了個中年婦人過來,瞧那婦人一身打扮,可不是人牙子么?

安容心中一動。

西苑著火,燒死了不少的丫鬟,那些在屋子裡伺候的,大多是三太太的心腹,三太太培養了她們多年,如今全被燒死了,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西苑人手不夠,可不得找了人牙子買。

劉媽媽上前請安,安容掃了那人牙子幾眼,見她長的白凈富態,嘴角笑了笑。

「正巧,我也想挑幾個小丫鬟,帶了人來沒有?」安容笑問道。

那人牙子聽見有生氣,頓時喜上眉梢,連連點頭。

「有,有,今兒知道三太太想挑十個丫鬟,我特地帶了四十個來,便是挑不到可心的,我明兒還可以領了人來,」人牙子殷勤笑道。

安容點點頭,就隨著她們一起去了雜物院。

四十個丫鬟依照個頭大小站成四排,收拾的都很乾凈,有些膽大的,還偷偷抬眸看安容,眸底流露出渴望的神情。

很快,三太太就來了。

挑丫鬟這樣的事,其實完全可以讓劉媽媽代勞,只是心腹丫鬟,三太太不喜歡假手於人。

三太太沒想到安容也在這裡,笑道,「安容怎麼也來了?」

安容福身行禮後,笑道,「我瞧見劉媽媽領了人牙子,就猜到三嬸兒會挑丫鬟,我也想挑幾個。」

三太太微微詫異,玲瓏苑丫鬟可是不少,怎麼還要丫鬟?

三太太見安容眸底閃亮,忽然想到一些事,玲瓏苑那些丫鬟都是大夫人替安容張羅的,怕是用的不放心。

這挑丫鬟估摸著是整頓院子的前奏。

安容這樣上進,三太太高興呢,一句話,讓安容先挑。

安容也不客氣,走過去就開始挑選起來。

安容挑丫鬟很隨意,要看對眼,一眼瞧去就是那種機靈活乏,為人實誠,不會亂嚼舌根的丫鬟。

安容將四排丫鬟都打量了一番,挑了三個。

等她再選的時候,安容眼睛微微一眯。

對著倒數第四個丫鬟仔細的打量,越看越覺得眼熟。

倏然,安容眼前一閃。

這丫鬟不是秋月嗎?

前世大夫人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後來給了沈安姝,很是得她的喜歡,前世她出嫁後,再去玲瓏苑時,就是她泡的茶。

一杯差點燙麻她的手的茶。

安容對她印象很深。

秋月什麼時候進府伺候的她不知道,沒想到這會兒還能瞧見她。

安容想要了她,扭頭去看人牙子的時候,人牙子眸光閃了閃,忙上前介紹秋月,誇她針線活好,人也機靈。

安容心沉了沉。

挑丫鬟的喜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心底被一股子怒意席捲。

大夫人被禁了足,可是她的餘威籠罩著整個侯府。

從下紅疹毒,到良蕉,再到西苑著火,都是她的好手段。

這個人牙子明顯就是大夫人的人,就算不是她的人,也是拿了她的好處替她辦事的人。

三太太挑心腹,她把事先調教好,效忠大夫人的丫鬟送來,這些丫鬟進了西苑,就是大夫人的眼線啊!

偏偏三太太還會把她們當做心腹,這不是遲早要鑽進大夫人的套嗎?

安容越想越來氣。

最後小性子一上來,甩了袖子道,「這些丫鬟,我一個都不喜歡。」

人牙子懵怔了。

方才還好好的啊,怎麼忽然就不喜歡了,她是介紹錯了丫鬟惹怒她了嗎?

三太太不解的看著安容,不懂她怎麼就生氣了。

可是安容說不喜歡這些丫鬟,三太太肯定不會再選了,又不是沒有丫鬟了,往後再選就是了。

三太太對安容的寵溺可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