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七章密道

第二百一十七章密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6 00:27  字數:3640

h2安容對他很同情,卻更好奇,「二哥,你不是跟蹤沈寒川嗎,怎麼會被人給打了?」

沈安閔錯愕的看著安容,一臉訝異,聲音都有些找不到調了,「你怎麼知道我跟蹤沈寒川?」

安容撇了芍藥一眼,芍藥背脊倏然挺直,安容輕笑道,「坐馬車的時候,芍藥瞧見了,二哥,你不是因為跟蹤的太明顯,被沈寒川給打成這副慘模樣吧?」

沈安閔臉一窘,拔高了聲音道,「什麼慘,他比我慘多了,險些爬不起來。」

說著,聲音漸漸弱了下去,一臉無可奈何,在熟人面前吹牛,牛皮越吹越破,壓根就鼓不起來。

「反正,他比我好不到哪裡去,」沈安閔道。

安容哭笑不得,他不關心他們打成什麼樣子,她關心的是,「二哥,你不是去辦正事去了嗎,怎麼會跟蹤沈寒川?」

說起這事,沈安閔就一肚子邪火,自己毀信譽,沒有陪安容來大昭寺都要去赴約,誰想人家府里有事,不來了!

沈安閔只好騎馬往回走,誰想眼尖瞧見了沈寒川鬼鬼祟祟的跟蹤人。

他在瓊山書院住了一夜,沈寒川受了「沈二少爺」的青睞,和沈安北玩的開,也和他喝過一杯酒,算是有了不小的交情。

他跟蹤人,那肯定是壞人啊,兄弟有難,豈能不幫?

好吧,兄弟有難什麼的太冠冕堂皇,他只是好奇沈寒川這時辰不在書院,卻跟蹤人做什麼。

就這樣,沈寒川跟蹤人,沈安閔跟蹤他。

後來就被發現了。

沈安閔帶著面具,沈寒川一時間沒有認出來,對他出手了。

兩人就切磋了一下,然後就鼻青臉腫了。

沈安閔在抱怨,他只是純粹的說倒霉,卻讓安容眼睛凝了起來。

「二哥,你確定沈寒川跟蹤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二叔身邊的管家?」安容問道。

沈安閔很確定道,「我不止一次在二叔身邊見過他,不會認錯。」

安容雲袖下的拳頭就握緊了。

前世,沈寒川說過,齊州沈家能在京都立足,侯府有人幫忙。

齊州沈家和武安侯府算是有仇,這無疑是在說侯府有內奸啊。

安容沒想到那個人會是二老爺。

他不知道齊州沈家恨老太爺嗎,他身為老太爺的兒子,卻和敵人走的那麼近,別告訴她,今日之事只是湊巧!

沈寒川心裡比什麼都清楚,他會跟蹤,就足矣說明他們之間謀劃有不軌企圖。

安容努力回想前世有什麼蛛絲馬跡,可是前世父親大哥祖母都過世了,侯府對她來說也沒什麼可牽掛的,一門心思全在怎麼伺候蘇君澤,討好東欽侯夫人上了,對齊州沈家後來關注的不多,只知道齊州沈家不錯。

安容在走神,沈安閔一雙手在安容跟前晃,將她拉回神來。

安容怔怔的看著他。

沈安閔頗不好意思的用手碰觸嘴角的淤青,有些呲牙咧嘴道,「傷成這樣回去,祖母她們擔心不說,我還會挨罵,我打算去瓊山書院找大哥躲兩日,等傷好了再回去。」

芍藥偷偷笑。

安容滿臉黑線,做事衝動,這會兒知道後怕了,「那酒坊的事怎麼辦?」

沈安閔拍著胸脯道,「酒坊的事你放心,保證年前能開張。」

安容點點頭,提醒他道,「瓊山書院也沒兩日就放假了,你這傷得用好葯才能不留痕迹。」

沈安閔點點頭,打算送安容到半路,再轉道去瓊山書院。

安容邁步往回走,瞅著大昭寺,有些憋氣,好不容易瞧見了瞎眼神算,只顧著說她和蕭湛的事了,侯府密道的事還沒說呢。

瞎眼神算能不能算出密道在哪兒啊?

安容不死心的還想去找瞎眼神算,可是問了幾個人都不知道。

最後安容灰心的時候,有人送了封信過來。

安容才接過信,那邊就走過來幾個人。

為首的是個年約三十五六,模樣嫵媚的夫人,體格,打扮的甚是招搖。

她神情有些冷,臉面寫滿了怒氣,說話的聲音也很大,「你再說一遍,侯爺去見誰了?」

丫鬟縮著脖子,有些膽怯道,「總管和侯爺說的小聲,奴婢隱約聽到兩句,侯爺像是去梅林尋蕭表少爺了。」

那夫人當即眼神就冒起了騰騰大火,「他還不死心,我都替他生了兩個兒子了,他還想著那個賤種呢!」

安容聽得心裡就不舒坦了。

這個賤種罵的是蕭湛。

她很想介面問一句,到底誰才是賤種。

靖北侯夫人還是永寧侯夫人的時候,身懷六甲,不過是個永寧侯吵了幾句嘴,心情不好,回了娘家。

誰想到她這個表妹就和永寧侯勾搭上了,靖北侯夫人多烈的性子,一怒之下,和永寧侯和離了。

後來在娘家住了大半年,靖北侯幾次上門求親,最後才娶了她。

在京都貴婦圈子裡,甚少有人同時邀請永寧侯夫人和靖北侯夫人。

因為兩人在一塊兒,總是火花四射,永寧侯夫人能比得過靖北侯夫人分毫?

恰恰蕭國公府和靖北侯府的權勢遠遠高於永寧侯府,是以永寧侯夫人在京都貴婦圈子裡並不受歡迎。

話說的難聽點,永寧侯夫人不就是一身賤骨頭,勾引永寧侯上位么,京都嫡妻都不恥她,誰家老爺沒幾個表妹,這要是表妹都像她那樣下賤,她們還有好日子過么?

再退一萬步說,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花了多大的心血培養蕭湛,雖說不上是國公府的繼承人,卻也不比繼承人差什麼了。

永寧侯喜歡自己的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