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五章煩躁

第二百一十五章煩躁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4 20:54  字數:3667

h2迎面走來三人。

其中有一男子,俊雅絕倫,一身江水海藍的錦緞長袍,襯得他長身玉立、芝蘭玉樹。

他眼裡透著一股笑意,墨玉般的瞳,閃著柔和的光芒,彷彿能融化寒冬的積雪。

他身側走著一個夫人,穿戴精緻奢華,年約三十五六,氣質溫和中透著骨子銳氣。

她身側站著個姑娘,輕輕撫著她的胳膊,臉上掛著恬淡笑意,像是春風拂過楊柳,風姿搖曳。

安容沒想到會在大昭寺見到蘇君澤,更沒想到會見到前世的婆母和小姑蘇可馨。

一瞬間,安容的心像是被刀捅了一般。

層層卷卷的疼痛彌散開來,疼的她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她臉色蒼白,像是風一吹就能倒地一般。

蘇可馨眉頭輕動,邁步走過來,擔憂問道,「你怎麼了?」

安容苦笑搖頭,「我沒事。」

之前,安容喜歡蘇君澤,參加宴會時,總是有意無意的討好蘇可馨,是以兩人也算很熟。

安容能感覺到蘇可馨看她的眼神,眸底有抹鄙夷,那是一種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表情。

蘇君澤很優秀,京都像他這麼大的世子中,他首屈一指。

有不少名門閨秀傾慕她,也做著跟以前的安容一樣的事,討好蘇可馨,想借這蘇可馨的後門,近水樓台先得月。

這些送上門的,蘇可馨都看不上眼,要不是安容出手大方,她哪裡會理會她。

便是這會兒,蘇可馨說話滿是關心,可是心底滿是鄙夷。

又弄什麼幺蛾子,跟大哥出門真是鬧心,不是有人在他跟前掉了帕子就是掉了荷包,在不就是裝暈。

這又來了一個,煩死了!

蘇可馨心底煩,可是臉上卻溫婉的緊,扶著安容,要送她進去休息。

安容微微錯愕,這是以前她做夢都想的場景,蘇可馨傲的很,平常對人也是愛答不理的,怎麼會這麼好的要扶她?

安容不喜她的碰觸,她反感東欽侯府每一個人,尤其是東欽侯夫人!

前世,自己有錯,不該送清顏發簪,被人鑽了空子,害了她。

可是她呢,她被人冤枉,肚子里還懷著東欽侯府的嫡孫,東欽侯夫人卻不管不問,讓柳雪茹送了一碗毒藥來。

安容還記得那厚重的砒霜味兒,甚至現在都覺得嘴裡全是砒霜的味道。

安容避開蘇可馨的手,禮貌而疏遠的給東欽侯夫人見了禮,轉身離開。

只是開始的時候看了蘇君澤一眼,之後,眼睛再沒有落到他身上過。

蘇君澤看著安容清瘦的背影,臉色青了青,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什麼時候起,他的鞋比臉更受人矚目了?

蘇可馨走到她娘身側,頗納悶道,「武安侯府四姑娘真是奇怪,早前對我是殷勤備至,還送了我兩根簪子,之後再見面,就當不認識我似地了,大哥,你得罪她了?」

蘇君澤搖頭,「之前不過是在瑞親王府喝過一次酒,沒有單獨說過話,沒有機會得罪她。」

蘇可馨想想也是,大哥性子溫和,溫潤如玉,極難得罪人,又怎麼和沈四姑娘一般見識呢?

所以,蘇可馨就笑了,「估摸著還是變著法的吸引大哥你的注意。」

要是換做以前,蘇君澤聽到這話,會一笑置之,但是這會兒,他聽著,總覺得蘇可馨看錯了眼。

就算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做法特別了些,可是她連他娘也不看,娘親最討厭不守規矩的大家閨秀,她那樣子像是想嫁進東欽侯府的樣子嗎?

東欽侯夫人方才細緻打量了安容一下,模樣不錯,才情也很好,若是真娶做兒媳婦也可以,只是聽說蕭老國公有意和武安侯府結親,求娶的應該還是她。

東欽侯夫人就不明白了,雖然瞧著不錯,可是京都瞧著不錯的大家閨秀很多,以蕭國公府的權勢,想求娶誰不行,怎麼就弔死在她這個樹上了呢?

沈四姑娘有什麼特別之處,值得蕭老國公這般看中?

安容走了二三十步後,才能順暢的呼吸,心裡後悔出門沒先看黃曆,要是知道會遇見他們,她寧願失信爽約。

安容定了定心神,告訴自己,前世不過是一場噩夢,一場以後都不會實現的夢魘,與他們前世的孽緣皆因自己痴心妄想而起,這一世離的遠遠的就好,沒必要恨他們。

他們不值得!

即便這樣寬慰自己,可是安容的好心情依然一去不返。

一來就不順,今兒和蕭湛的談判能順利才怪了!

安容邁步進大殿,燒香拜佛之後,便是去找瞎眼神算。

姻緣樹下,還是有不少姑娘再拋姻緣牌。

對面,瞎眼神算的掛攤前,還是寥寥無人。

不過擺攤的不是瞎眼神算,而是別人了。

安容走過去,算卦大師還以為有生意上門,正激動呢。

安容一句話,他的心就涼半截了。

安容問他瞎眼神算在哪兒,跟同行打聽同行,這不是明擺著說他的本事沒瞎眼神算的大嗎?

那卜算大師沒好氣道,「不知道。」

安容聽得一愣,臉頰緋紅,頗不好意思。

芍藥卻驚呼道,「姑娘,瞎眼神算在那裡呢,奴婢瞧見他了!」

安容望過去,勉強瞧見一角,那衣裳像是瞎眼神算的。

安容拎了裙擺便追了過去。

安容不顧形象的追過去,很快就將瞎眼神算給攔下了。

神算一臉糾結,「人有三急,有事能一會兒再說么?」

安容臉紅如朝霞,勝似迎風嫵媚的映山紅。

安容抓著他的衣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