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章出氣

第二百一十章出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3 08:33  字數:3579

h2下了四天的雨,晴了一天後,地上就幹了七七八八。

天青氣爽,連空氣都帶著骨子舒適的氣息。

早早的吃了早飯,安容帶著丫鬟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

安容還以為老太太沒有起來,沒想到老太太早醒了,她進去的時候,老太太正喝葯。

老太太有幾日沒瞧見安容了,自那天安容任性的冒雨來松鶴院,老太太就下令了,只要地兒濕的,就不要安容來松鶴院。

這幾日,著實把安容憋的慌,她對侯府關心至極,天下著雨,有好些事她都不知道,只能麻煩夏荷有事就給她傳話。

這會兒瞧見老太太,安容覺得心安定了,她生怕侯府出了什麼事,老太太瞞著她。

「祖母,這幾日,府里還安好吧?」請過安後,安容笑攬著老太太的胳膊問道。

老太太摸著安容的臉,笑道,「好,一切都好。」

安容連連點頭,說起這幾日她都做了些什麼,有多麼的無聊。

外面,三太太帶著沈安溪進來,聽著安容的話,笑道,「這幾日估計是真憋壞了,不過三嬸兒卻是得了不少得利,你送我那盒子藥膏,抹在臉上滑溜溜的。」

沈安溪在一旁,很是吃味兒道,「四姐姐,你的丫鬟是不是送錯人了?」

言外之意,是那藥膏是送給她的,不是給她娘的。

三太太哭笑不得。

安容也捂嘴笑,「六妹妹天生麗質,臉上乾淨的很,不用藥膏就極美了。」

沈安溪臉一紅,啐了安容一口,弱聲道,「四姐姐才是極美的!」

今日的安容穿著一身煙霞紅綉嫩黃折枝玉蘭花的錦緞小襖,祆子的衣領袖口皆圍著雪白狐毛,素緞細折長裙,素臉脂粉未施,卻細膩潤滑,有種天然去雕飾的美。

因為沈安溪細緻的打量和誇讚,安容面帶羞赫,兩頰生出紅暈來,清亮凈透的雙眸帶著嗔怒笑意,讓人挪不開眼。

沈安溪又忍不住道,「四姐姐,我若是男兒,便是搶,我也要娶你做媳婦。」

一句話,惹笑一屋子的人。

三太太還沒來得及請安,外面侯爺邁步進來了。

他耳聰目明,在屋外就聽見了沈安溪的話,笑道,「你要是男兒,還真可以幫大伯父好好教訓教訓蕭表少爺。」

沈安溪滿臉通紅,站在一旁撒嬌道,「大伯父,我只是和四姐姐開玩笑的,大哥二哥都打不過蕭表少爺,我怎麼行呢。」

京都比得上蕭表少爺的,甚至可以說有膽量和蕭表少爺動手的壓根就沒兩個人,他早厲害到沒朋友了好么?

沈安溪想著,忽然覺得有些不大對勁,她搶四姐姐,跟蕭表少爺有什麼關係?

沈安溪想到什麼,猛然一怔,「大伯父,你同意把四姐姐嫁給蕭表少爺了?」

安容站在一旁,她比沈安溪反應快,聽到侯爺那話就知道不對勁了,臉色也褪去了三分。

聽到沈安溪這麼問,她心底還存了三分希望,希望父親只是一時口快。

可是見到侯爺點頭,安容覺得有些天旋地轉。

侯爺坐在一旁,自然瞄見了安容的臉色,頗有些尷尬。

他不知道怎麼解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真不好說理由,再退一步說,他是她父親,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做主完全可以啊。

可是瞧見安容那樣子,侯府心裡不是滋味兒。

尤其是三太太、沈安溪、老太太,以及一屋子丫鬟婆子都盯著他,好像他做了什麼錯事似地。

侯爺覺得很委屈,他是逼不得已的!

侯爺幾次想張口,最後附耳到老太太耳邊嘀咕了兩句,老太太的臉色就難看了起來。

侯爺一臉無可奈何道,「娘,兒子也不想答應,可是蕭老國公的為人你也知道一二,以前橫起來,連皇上都敢打,他是說的到便做的到的人,與其那時候安容不得不嫁,還不如就答應了。」

老太太是又氣又惱又無奈,哪有蕭老國公那樣老不正經的長輩,都是做外祖父的人了,怎麼就一定要參合小輩的事呢,你參合定親就算了,可是至於這樣強逼人嗎?

可是蕭老國公把話都挑明了,侯爺要是不答應這樁親事,今兒晚上,他就把自己的孫兒敲暈了丟玲瓏閣來。

他不管什麼名聲不名聲的,那東西是能吃還是能喝,娶媳婦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旁人,可是當他是開玩笑,可是蕭老國公,這就不一定是玩笑了。

侯爺不敢無視這話,逼不得已,也只能點頭了。

要不然蕭老國公真那麼做了,安容和蕭表少爺是生米煮成了熟飯,還不是得嫁給他。

既然結果一樣,何必饒這麼多彎彎呢?

侯爺能說蕭老國公說這話的時候是一臉我為你考慮,你要記得領情的神情嗎?

侯爺沒差點當著蕭老國公的面吐血身亡。

這話就老太太和侯爺知道,兩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最後都望著安容。

安容站在那裡,她見老太太是憐惜無奈的神情,就知道父親是被逼迫的,她能心存怨恨嗎,父親為了她不委屈,已經頂了蕭老國公好幾回了。

見安容垂下眼帘,侯爺忽然就生出一股無力感來,他這個做父親的實在是失敗,連自己女兒的親事都做不了主,想到安容的委屈,侯爺就不待見蕭湛了。

侯爺不待見蕭湛的後果便是想打他,可是他不一定打的過。

所以,侯爺很麻溜的清了清嗓子,對著安容道,「蕭老國公對我再三保證,蕭表少爺娶了你不敢負你,打不還手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