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八章鎮宅

第二百零八章鎮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2 14:33  字數:3781

h2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啊,孫媽媽還以為二老爺會忍不住,沒想到他倒是耐的住性子,挨到現在。

反倒是二太太,早些年還明裡暗裡的惦記著,被二老爺數落幾次後,她也乖了不少。

安容坐在那裡靜靜的聽著,眸底深處是冷意。

二老爺不是不想那筆錢,而是他眼裡心裡瞧見的更多,他看上了整個武安侯府!

前世,安容壓根就不知道那筆錢,因為二老爺根本就沒有分家。

說到分家,安容心中一動。

建安伯府說分家,也不知道分了沒有?

安容搖頭一笑,暗笑自己太容易走神,卻叫孫媽媽納悶了,「四姑娘搖頭做什麼?」

安容微微一窘,搖頭道,「沒有什麼,只是孫媽媽說到分家,我忽然想起建安伯府分家的事,這都好些天了,也不知道分了沒有?」

孫媽媽這會兒真是又是想哭又是想笑。

她見安容好奇的緊,努力回想早些年的事,誰想她這廂說的口乾舌燥,安容卻早走神到別處了,她不是聽得認真,而是走神走的太認真了。

她還以為那場火會和孫老姨娘有關呢,瞧四姑娘這樣子,這能像是有關係的樣子嗎?

正巧這時,*進來傳話,老太太有事找孫媽媽,孫媽媽就起身走了。

安容坐在那裡繼續走神。

她可沒忘記二老爺主動提出讓三老爺找風水大師的事,他那麼篤定,無非兩種可能。

第一,侯府西苑風水很好,不怕被風水大師查。

第二,就是他有把握買通進府看風水的大師。

不論是哪一種,侯府西苑最後都會恢復原來的容貌。

偏偏這是安容最不想看到的。

安容想不到什麼好的處理辦法,但是心底,卻隱隱期待著風水大師能快些來。

窗外的雨從瓢潑大雨,漸漸的變成了淅瀝瀝的小雨。

雨小了後,松鶴院也開始熱鬧了起來。

第一個來的便是沈安閔。

他不是來看老太太的,而是來找安容的。

二老爺從松鶴院回去後,把安容和二老爺的爭辯同三太太和沈安閔說了。

沈安閔自然是信安容了,尤其是之前荀止先提點了他。

要是武安侯府府邸沒點什麼,他那麼說做什麼?

沈安閔問安容道,「西苑風水真的有那麼不好么?」

安容微微囧了,她哪裡知道西苑風水是好是壞啊,她只是瞧見風水書上寫著著火,有改建池塘的舊例,瞬間茅塞頓開,想著把西苑先挖了,只要挖出密道就行了。

至於後面的事,自有父親他們擔心。

誰想,池塘還沒挖呢,就碰到了大雨。

這惹人厭的雨,前世害她玲瓏閣遭殃,現在又幫著二老爺成了心的跟她作對。

安容心堵的慌。

可是面對沈安閔焦灼的眼神,安容為難了,她真不知道啊。

安容朝後望了望,見只有芍藥和夏荷在,便如實道,「二哥,你太高看我了,我哪知道西苑風水的好壞。」

沈安閔默,安容是不是走神走太遠了,他問的是瞎眼神算的話。

沈安閔假咳了好幾聲道,「安容,你方才是不是騙人了,大伯父在書房說,瞎眼神算根本就不給人算風水,就這幾日,皇上有意給太后修座宮殿,覺得欽天監不行,想找大昭寺大師看看,當時裴右相就說瞎眼神算可以,皇上說他不給人算風水。」

安容,「……。」

安容沒有說話,沈安閔又加了一句,「其實大伯父也是不確定,瞎眼神算傲氣的很,經常不買皇上的賬,給你算,不給皇上算也不是不可能,大伯父不放心,讓我來問問你。」

安容心稍定,又狠狠的剜了沈安閔一眼,方才真是嚇死她了,她還以為她胡謅撞到鐵板了呢,以後說這樣嚇唬人的事能不要隨便喘氣嗎?!

安容清了清嗓子道,「二哥,你要相信我,我不會害你和三叔的,西苑挖成池塘多好啊,你看三嬸兒就一力贊同我的意見,再說了,還有荀止呢,他也說西苑有問題,這可是你親耳聽到的。」

沈安閔扯了扯嘴角,顧忌他娘和安容,有些話他沒敢說,他覺得西苑正院挖了建池塘後,西苑的格局就變的怪怪的了,好像有些不倫不類。

安容見他皺眉,滿腹心事,綉帕輕扭了扭,很想將侯府有密道的事據實以告。

正要開口呢,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進來道,「四姑娘,大昭寺瞎眼神算給你送了封信來。」

安容驚呆了。

沈安閔更是詫異的眼珠子沒差點掉出來。

以前他也去過大昭寺,瞎眼神算他也見過,老實說,他真沒覺得他像是大師,懶散的很。

可是今天大伯父說皇上都重視他的話,沈安閔才對他肅然起敬。

但是,現在,這樣一個皇上有事相求,還得看人家愛答不理的人,居然給四妹妹來信了!

不等安容起身,沈安閔趕緊接了信,很狗腿的拆開遞給安容。

安容臉火辣辣的燒著。

自己幾次借瞎眼神算的名頭做事,雖然都不是壞事,可是人家是真大師啊,肯定是耳聞了,寫信來警告自己了。

偏二哥還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安容有些飄飄然的同時,開始犯愁了,要真是警告信,二哥要看,她該怎麼辦?

她不想被笑話。

懷揣著忐忑不安,安容接了信。

側過身子避著沈安閔,安容把信打開了。

沈安閔的心塞啊,四妹妹,你當我是外人。

等信展開,安容瞧了一眼之後,猛然一怔,幾個字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