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五章密道

第二百零五章密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1 15:13  字數:3626

安容很惆悵。

惆悵的直撓額頭,最後一狠心,不管了,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再說。

這廂安容剛下定決心,那邊芍藥拎著裙擺跑了過來,半道上被海棠攔下了。

「姑娘和六姑娘說體己話,不許我們過去,」海棠笑道。

芍藥望了緊挨著的安容和沈安溪,手裡的花箋捏了捏,有些心急,那麼一堆的字啊,肯定是有天大的事!

芍藥越想越急,就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姑娘,奴婢有事!」

安容在走神,壓根就沒聽見,倒是沈安溪聽見了,她瞧是芍藥,就想起那天的麵粉砒霜,臉上就樂的歡,招招手,讓芍藥過去了。

芍藥請安後,然後望著安容,不知道花箋的事能不能讓六姑娘知道。

安容知道芍藥來是什麼事,想著沈安溪連荀止救她抱她都知道了,也就不隱瞞她了。

等接過芍藥遞上來的花箋,安容瞅著那秘密麻麻的字,眉頭挑了又挑。

上面解釋了荀止為什麼要高價買豆芽秘方。

沈安溪好奇,從安容手上接了花箋瞄兩眼,笑道,「四姐姐,二哥說荀少爺出了高價買豆芽秘方,你不願意賣,還叫我多勸勸你呢,沒想到他是一片好心,既然是為了行軍的將士們考慮,憐惜他們行軍困苦,頓頓饅頭鹹菜,再不就是肉,想讓他們吃些素菜,對身體有好處,這是好事啊。」

安容耳根微紅,一臉不高興道,「誰叫他不說明白為什麼買豆芽,早說明白我早答應了,耽誤事!」

沈安溪捂嘴笑。

那邊,三老爺邁步走過來,沈安溪瞧的直眨眼,起身相迎。

「爹,你怎麼來了?」沈安溪問道。

三老爺拍拍沈安溪的腦袋,望著安容道,「爹爹找你四姐姐有點兒事。」

安容慢了一步,但是三老爺說話的時候,她也走到跟前了,聞言,越迦納悶,「三叔,你找我有什麼事兒?」

三老爺輕咳一聲道,「是這樣的,方才我回府的路上,碰到了蕭大將軍,他說想要豆芽的秘方,讓我來說個情。」

蕭大將軍那麼話少的人啊,難得在大街上攔下他,主動和他說話,三老爺有些受寵若驚,哪怕他早從兒子那裡知道安容不樂意賣秘方,還是答應幫忙了。

安容和沈安溪面面相覷,哭笑不得。

一個豆芽秘方而已,怎麼還有人搶著要啊?

荀止要是為了將士們,蕭大將軍肯定也是啊,能讓他廢心思的,也只有將士們了。

沈安溪怕安容為難,對三老爺道,「爹,四姐姐答應把豆芽秘方賣給荀少爺了,他是為了將士們,我想蕭大將軍肯定也是。」

沈安溪後面還有兩句話沒說,蕭大將軍肯定出不了荀大哥給的價格,也沒有荀大哥對侯府的恩情重,不論哪個,都應該給荀大哥才對。

而安容想的則是,蕭大將軍和荀止怎麼就那麼巧都為了一件事買豆芽秘方呢?

安容哪裡知道,原本蕭大將軍對蕭湛辦事能力很看好,可是豆芽出自安容之後,中間卡著個蕭老將軍,不能來硬的,只能軟磨硬泡。

別看蕭大將軍一臉冷氣,性子卻急的很,幾天時間了,一點小事都辦不好,這要是在戰場上,軍情都給貽誤了。

碰巧他又瞧見了三老爺,就隨口提了一句,他想三老爺不會也不敢不給他一個薄面。

這下,為難的換成三老爺了。

一邊是恩人,一邊是蕭大將軍,一個不可以惹,一個不敢惹啊。

安容瞧三老爺那左右為難的樣子,有些想笑,捂嘴道,「三叔,這事我處理吧,左右都是給將士們用,給誰不是給?」

話是這麼說,可是軍功怎麼算啊?

三老爺心想,他想起沈安閔跟他說,荀止戴著面具,今兒又和蕭大將軍買一樣的東西,怎麼覺得他們是一家的啊?

可是蕭家戴面具的就蕭湛一個,蕭湛大半夜路過侯府,還救了三太太一命,不可能吧?

而且,今兒他還瞧見蕭表少爺一身玄青錦袍,銀色面具,渾身冒著和蕭大將軍一樣的冷氣啊。

應該不是他。

若是他的話,蕭大將軍不會對自己一手培養的親侄兒這麼不信任吧,一點小事還自己出馬,那蕭表少爺也太差勁了。

其實,三老爺心裡是希望帶著面具的荀止是蕭湛的。

那樣的話,侯府和蕭國公府結親就理所應當,順理成章了。

有了救命之恩在,安容還會怕蕭湛么?

只要安容不怕了,侯府就可以和蕭國公府結親了,侯爺也就不用為難了。

只可惜,一切都是他妄想的。

回到玲瓏苑,安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信。

信上問道:蕭大將軍也要買豆芽秘方,理由應該與你相同,你們商議過嗎?

看著信,蕭湛眉頭一皺。

商議過嗎?

應該沒有吧,舅舅吃到豆芽,眼前一亮,就把買豆芽秘方的事交給了他,他的意見不重要。

安容收到回信:沒有商議過,秘方賣給我即可,蕭大將軍那兒,我會去說。

安容看著回信,傾然一笑。

很麻利的把豆芽秘方寫在花箋上,三兩句話就寫完了。

看著花箋的背面,安容糾結了一會兒,又加了一句:你問我二哥對侯府府邸了解多少是什麼意思,侯府府邸有什麼不對?

安容這個問題問的有些羞愧,自家的府邸自己不知道,卻去問別人,著實難以啟齒,可是不問她又擔心,侯府府邸到底怎麼了?

安容往風水上想,前朝不就是個奸臣的府邸嗎,不然能建的這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