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二章回門

第二百零二章回門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0 14:52  字數:3462

她不能不出來。

老太太不喜歡二太太接管內院事務,她回來侯府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她只是受了些驚嚇,再略微有些著涼罷了,昨兒夜裡,她用了土辦法,捂出一身汗,身子爽利多了,她不能給理由讓老太太為難。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不能明說,但是誰都知道。

三太太拍著安容的手,笑道,「西苑要重建,你三叔的意思是想儘快的修好,請了二三十個工匠回來,琥珀苑離正院不遠,鬧的慌,我就是歇也歇不安穩,還不如在老太太這裡打個盹,還有西苑著火一事,太過蹊蹺,你爹和你三叔要查,可是朝廷事務太忙,還是我自己來。」

沈安溪站在一旁,撅著嘴,一臉恨意道,「這還用查嗎,肯定是大夫人派人放的火!」

三太太臉色微變,呵斥沈安溪道,「不得胡說,放火這麼大的事,沒有證據,怎麼能憑白指控人?」

三太太哪裡不知道大夫人的嫌疑最大,可是能悄無聲息的放火將西苑正院燒了個乾淨,這等手段何等了得?

連她都差點死在那場大火中!

現在回想起來,三太太的背脊都是涼的,要不是派了丫鬟輪流守夜,她又吃了鎮驚壓魂的湯藥,只怕她夜裡會驚醒數次,她甚至不敢待在西苑。

她想換院子住,可是三老爺不同意,退讓只會助長別人的氣焰,對方要是真想置她於死地,她就是住在松鶴院,都逃不過去。不能膽怯,要硬氣,得抓住他,滅了他,才能一世無憂。

但是經過一場驚嚇,三太太的膽子變小了很多,她怕死。更怕一雙兒女被人給害了。

以前沈安溪說那話。她最多瞪她兩眼,但是現在她會呵斥她了,有些怒意。放在心裡就行了,說出來,難保不會被暗處的人聽去。

要是琥珀苑再著火,安溪和閔哥兒誰遇害了。她會發瘋的!

沈安溪覺得很委屈,她又沒有說錯話。直覺告訴她,西苑的火就是大夫人放的,她心機重,手段狠毒。她們又不是第一次見了。

從偷竊四姐姐的秘方,到污衊四姐姐和人私相授受,再到下毒害她娘。甚至連良蕉都是她的手筆,不就是看不慣娘親管理侯府嗎。一計不成再生一計。

紅疹被娘躲過去了,良蕉的事也及時彌補了,更以牙還牙的讓她臉上長紅疹,她就起了歹心,要燒死她娘!

沈安溪心底良善,有些毒舌,性子還衝的很,她很想拎把刀去沉香院,或者讓大夫人也嘗嘗被人燒的感覺!

安容望著沈安溪,自然將她眸底的恨意瞧了個一清二楚,她知道沈安溪心裡氣不過,可是沒有證據能耐大夫人如何?

爹爹在查,三叔在查,祖母肯定也會過問,這麼大的事,只要查出來,沒人會姑息的,可是一天兩夜過去了,愣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證據。

安容覺得可怕,她一直相信一句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她放了火,怎麼就能做到滴水不漏呢?

沈安溪巴巴的看著安容,希望安容支持她,安容朝她搖了搖頭,以牙還牙的放火肯定不行。

沈安溪失望的撅高了嘴巴,沒有人幫她,她能放火才怪了,沈安溪咬著唇瓣問,「四姐姐,你對咱們侯府的府邸了解多少?」

安容微微一愣,茫然的看著沈安溪,「為什麼這麼問?」

沈安溪四下望了一眼,確定周圍沒人,方才壓低聲音道,「四姐姐,你也知道,救我娘和必蘭的是荀少爺,二哥問他可瞧見縱火之人,他卻反問二哥對侯府府邸了解多少,二哥想不通,昨兒回來起,他已經把侯府逛了好幾遍了,而且,最奇怪的是,荀大哥跟二哥說,縱火之人他會查出來,二哥覺得可能放火之人不是府里的人,那天他出現在侯府,還救了娘親一命,可能是抓賊抓到侯府來了。」

雖然爹娘都覺得這樣的理由很牽強,什麼樣的賊,能扛著好幾桶火油在侯府飛來躥去,還不驚動侯府守夜的下人?

安容當然知道沈安溪說的不對。

至少荀止抓賊到侯府就不對了,明明是來送花箋問豆芽的啊。

但是他救了三太太是事實,那火來勢洶洶,他真有可能瞧見了放火之人,可是他問二哥那話是什麼意思,對侯府府邸了解多少?

侯府怎麼來的,侯府上下誰人不知?

除了玲瓏苑,都是前朝留下來的,就算這些年修修補補,可基本上沒有大興土木過。

安容也犯迷糊了,侯府府邸有什麼好了解的?

還有他要查清縱火之人做什麼,這是侯府的事啊?

三太太拍了拍安容的手道,「雖然荀少爺救了我一命,我也只瞧過他兩眼,但是三嬸兒知道,這個人不簡單,他不會隨隨便便來侯府的,只怕是有大事,三嬸兒聽說,皇上專門有一支暗衛,恩寵誰,就會去查誰,朝廷有不少寵臣一夜之間失寵,有不少就是出自暗衛的手筆……。」

三太太話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

別看皇上掌握著萬萬人的生死,可是皇上也難做啊,一個小小侯府,連身邊的丫鬟都不敢親信,何況是皇上對於那些大臣了。

她將一個丫鬟當作親信,都會將她查的一清二楚,何況是皇上。

三太太擔心侯府有什麼秘密,要是剛巧觸怒龍顏,那侯府將來的日子指不定還沒有以前好了。

安容扭了扭眉頭,她知道荀止是皇上寵臣,不然能隨隨便便拿到禁市令,還得到一萬兩的賞賜?

可是侯府能有什麼秘密,說句大不敬的話,她前世那麼呆那麼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