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一章誤解

第二百零一章誤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20 08:30  字數:3687

但是這會兒么,安容的臉頰略帶酡紅,清澈的雙眼帶了些迷濛之色,嬌美醉人,像是喝了盞酒一般。

安容這人脾性好,侯府人所周知。

現在蕭湛主動招認了,安容的氣也就消了一半了,還有一半是羞愧的,她怎麼就那麼倒霉的在人家面子光了身子!

安容也知道人家不是故意的,當時那獃獃的眼神,安容想起來,心就撓的慌。

安容輕咬唇瓣,手肘撐在書桌上,掌心托著下顎,望著跟前的信紙,有些不知所思。

屋子裡,丫鬟面面相覷。

姑娘好像消氣了。

小七小九的命算是保住了。

夜,溫涼如水。

淡薄的月光披散而下,籠罩著整個玲瓏苑。

閣樓上,燭光散發著陣陣暖意。

忽然,吱嘎一聲傳開。

從窗戶里飛出來一隻雪白的鴿子,振翅飛遠。

蕭國公府,臨墨軒。

一身天藍色錦袍的男子站在窗戶旁,望著天上朦朧月色,神情晦暗莫測。

忽然,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轉瞬間,遠處一隻白鴿疾馳而來,落在窗柩上,有些疲倦的耷拉了腦袋。

蕭湛迫不及待的取下花箋。

他還擔心安容不會回信,亦或者回他兩個字,友盡。

捲成一團的信紙依稀可看見不止兩個字,他的心稍稍安定,再一看信上內容,他眼眸深處的幽黑目光帶著一絲明亮,笑意深深。

信上寫著:你為什麼要買豆芽,不說明白緣由。兩萬兩我也不賣。

沒有再糾結嫁娶問題,直接轉移到豆芽上了。

蕭湛嘴角微弧,走到書桌旁,提筆沾墨,很快,就將一張花箋寫的滿滿的。

小七坐落在桌子上,輕抖身上雪白的羽毛。張開的右翅膀。有一翅羽不小心沾染了墨跡,黑白分明。

待蕭湛卷好花箋,將小七抓起來時。那抹墨跡剛好從他衣袖擦過,像極了小七是故意沾了墨跡一般。

蕭湛將花箋塞進竹筒,眉頭不期然皺了一皺。

因為要解釋,字比較多一些。蕭湛特地挑了稍大一些的花箋,能勉強塞竹筒里不會掉。

但是這會兒。花箋有一小半是露在了外面。

顯然竹筒里有別的東西。

蕭湛將花箋取出來,發覺花箋的一端有黑灰,像是紙張燒過後留下的灰燼。

蕭湛眉頭一挑。

手輕輕一捏。

青玉竹筒就碎裂成一片片的。

露出半張小花箋,其中一半被燒過。

蕭湛天藍色面具下一雙深邃的雙眸微微發亮。比窗外的夜空點綴的星辰還要耀眼。

這才是她想說的話吧?

打開殘餘的花箋,上面依稀能見到幾個字:你不會是喜歡……吧?

根據花箋燒毀的程度,後面應該寫不了幾個字。

有以下兩個版本:

第一:你不會是喜歡我吧?

第二:你不會是喜歡豆芽吧?

蕭湛想起自己上一個回信:花箋是送你的。

毫無疑問。安容的回信是問蕭湛是不是喜歡她才對。

而且若是問喜歡豆芽,有必要燒毀嗎?

蕭湛伸手從一堆碎片竹筒中拿出一個小玉扣。嘴角微微弧起。

她應該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扣動了玉扣,將花箋死死的扣在裡面,偏又後悔問他,無奈之下才用火燒的吧?

這種獨特的設計只有國公府傳信的竹筒里有,為的是以防信鴿千里飛信,信件丟失,或者遇到下雨,信件字跡全毀。

別說,蕭湛還真猜對了。

安容又羞又怒之下,就寫了一封質問他送花箋是不是喜歡她的緣故,可是塞竹筒之後,她又覺得太過孟浪了。

人家說喜歡她,她害羞不說,她真好意思罵人家妄想嗎,他好歹救過她和三太太的命,她本來就報答不了了。

再退一步說,萬一人家不喜歡她,她問那話無疑是自取其辱,所以安容想把花箋取下來,誰想到花箋會被死死的扣住,她扣不出來。

最後沒辦法,只能用木棍燃火去捅,那煙熏火燎的,驚動了屋子裡的丫鬟,安容胡亂之下,就把小七放了。

還美其名曰要用木炭在小七身上畫個項鏈。

對於安容這樣欲蓋彌彰,幾個丫鬟很無語,卻也很識時務的裝不知道。

後來安容沒輒,又寫了封信,就是蕭湛最先看到的,問豆芽的事。

蕭湛皺隴眉頭,自己喜歡她嗎?

蕭湛想起青玉軒那個見到他就掉頭轉身,驚慌失色的安容。

想起在國公府書房,從容不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安容。

更想起在玲瓏閣,握著他的手,胡謅算命吹牛的安容。

自己應該是喜歡她的吧?

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期盼她的回信,更不會丟下每日必讀的兵書守在窗戶旁等信鴿。

蕭湛不是扭捏之人,更何況木鐲戴在安容手腕上取不下來,她只能是蕭家媳婦。

而蕭家,能娶她的只有自己。

所以安容收到一封回信,上面僅僅兩個字,卻蒼勁有力:喜歡。

收到回信的安容很無語,無語的直撫額頭。

大哥,你就算是土豪,也不用這麼的豪吧,喜歡豆芽就這樣任性,一擲千金?

你錢多了用不掉可以送給我,呃,他這也算是給自己送錢吧?

本來應該很高興的安容,卻呲牙咧嘴了起來,憑什麼你喜歡豆芽,我就要賣給你秘方?

不賣!

別怪安容心情差,她有些起床氣,一大清早被肚子疼鬧醒,心情正差,又碰到土豪炫富。她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心情不好的安容,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