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章嘴硬(求粉紅)

第二百章嘴硬(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9 22:19  字數:3791

沈安閔想問,但是他不敢問。眼快看書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沈安閔把舒痕膏掏出來,遞給蕭湛道,「我知道荀大哥急著要舒痕膏,四妹妹手裡沒有藥材,欠你一盒,只能明年開春之後才能給了,這一盒是我找大哥拿的,用了兩回,希望荀大哥別嫌棄。」

蕭湛眼神微動,他的那一盒剛好用完,不知道如何開口要,沒想到就送來了。

蕭湛沒有絲毫的猶豫,伸手接了,道了聲謝後,輕挑眉頭道,「為何欠我一盒舒痕膏?」

沈安閔扭眉看著蕭湛,頗不解道,「你不是土豪嗎,花了一萬兩買一盒舒痕膏?一共兩萬兩,我讓人送了一盒子去城東荀家,還差一盒子啊。」

「你四妹妹說的?」蕭湛嘴角微微弧起。

沈安閔傻傻的點了點頭。

蕭湛悶笑出聲。

外祖父還擔心無緣無故送她禮物會給她帶來麻煩,沒想到她尋了這麼個好理由。

有兩盒舒痕膏,他的臉應該能復原了。

遠處有黑衣暗衛騎馬過來,輕聲耳語了幾句。

沈安閔站在一旁,望望天,望望地,但是耳朵卻越豎越高。

他知道偷聽不道德,有損他「沈二少爺」高大上的形象,可是兩個字讓他不得不這麼做。

豆芽。

京都豆芽只有四妹妹的豆芽坊有啊,這事明擺著和四妹妹有關啊,和四妹妹有關的事,哪怕不道德,他也義不容辭。

沈安閔偷聽的技術太拙劣,瞞不過蕭湛。

蕭湛決定找沈安閔幫忙。

沈安閔一口答應。

等蕭湛走後,沈安閔才反應過來。安容不一定會答應賣給他啊。

他可沒有忘記,安容說舒痕膏給誰用都行,就是不給他啊,他忘記問他怎麼得罪安容了。

懷著忐忑,沈安閔邁步進了玲瓏苑。

樓上,安容很無聊,雪團在地上撒歡。今天的她脾氣有些差。時不時的去迴廊上朝鴿子籠吼兩聲,再回來朝安容叫。

安容覺得,雪團好像是在生她的氣。

肯定是那兩隻破鴿子臨死前跟雪團道別了!

安容狠狠的翻著書本。可惜翻了十幾頁,壓根就沒看進去兩個字。

小七小九真就那麼死了,平素她看書的時候,小七小九偶爾還會站在她的書本上。用嘴去啄那些字。

都怪他,不吭不響就到玲瓏閣了!

安容又狠狠的翻了一頁。

冬兒上樓稟告道。「姑娘,二少爺來了。」

安容微微一愣,讓丫鬟請沈安閔上樓。

沈安閔上樓後,頗拘束。他真不應該那麼爽快就答應了荀大哥,還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行,萬一辦不成事怎麼辦?

安容給沈安閔倒了杯茶。見他只喝茶,不說話。安容有些抑鬱了,她還等著他說事呢,他不是去瓊山書院找大哥拿舒痕膏給荀止么,難道沒拿到?

安容抿了抿唇瓣,問道,「二哥,你找我有事?」

沈安閔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是荀大哥托我一件事。」

「什麼事?」安容脫口問道。

隨即又緊咬唇瓣,一臉不大樂意聽,你最好別說的神情。

沈安閔默了。

四妹妹到底怎麼了,方才明明很期盼的啊,轉眼就不樂意了,這變臉也太快了吧?

沈安閔清了清嗓子,把荀止要買豆芽的事說了,安容重重的哼了下鼻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就是不高興了。

他不是喜歡跑玲瓏苑來問她事嗎,怎麼又知道找二哥幫忙了,早前怎麼沒這個覺悟?!

「不賣!」安容賭氣道。

安容這麼果斷的拒絕,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還是出乎沈安閔的意料,為什麼不賣啊?

一萬兩銀票買一個豆芽秘方,多划算啊,便是開一輩子豆芽坊,都不知道能不能掙的回來呢。

沈安閔覺得荀止這是變著法子給安容送錢,明明開始說五千兩的,轉頭又加了一倍,偏安容還不樂意收。

這麼好的事怎麼就不落到他頭上呢?

安容固執己見,沈安閔無功而返,怕耽誤荀止的事,即刻就派人去城東荀家告訴他,豆芽的事談崩了。

然後,安容就收到了一封回信。

看到小七小九在屋子裡飛,雪團在下面追,叫的很歡的樣子,安容氣的心口疼。

喻媽媽撫額,這兩隻找死的鴿子,有心放它們一命,偏跑了回來,那封信,它們主子瞧見了沒有,要炖湯了,還讓它們跑來。

芍藥最高興,趕緊過去抓住小九,把那洗的乾淨的銀鏈子給她掛脖子上,這樣才能一眼分辨誰是小七,誰是小九。

抱著小九,芍藥警惕的看著安容,因為安容眸底帶著怒火。

芍藥捨不得小七小九死,她都餵養了它們好些天了,替它們求情道,「姑娘,小七小九是無辜的,心裡就算有氣,也不能隨意遷怒它們啊。」

安容白了芍藥一眼,手伸了出去,悶氣道,「紙條拿來。」

芍藥心一松,姑娘不生氣了,趕緊把紙條送到安容手上。

安容拿了紙條,狠狠的剜了一眼,像極了在瞪寫信的人。

打開信紙,安容瞄了一眼,就驚站了起來,完全沒發現秋菊端了糕點過來。

安容一起身,秋菊避退不開,一盤子糕點滾的地上都是,秋菊的裙擺也有不少的糕點。

一屋子丫鬟看著安容,不懂她怎麼忽然就這樣了。

那信上寫了什麼,居然讓姑娘嚇成了這樣?

安容嚇壞了。

因為信紙上就四個字:我會娶你。

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