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九十八章得罪

第一百九十八章得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9 08:50  字數:3524

新年快樂,新的一年,祝大家財源廣進,合家歡樂,心想事成

O∩_∩O哈哈~

沈安閔扯了扯嘴角,又把方才的話重複了一遍,道,「昨兒要不是有他,我娘估計就真的被大火燒死了,二哥不知道他怎麼得罪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網開一面行不行?」

沈安閔納悶呢,荀大哥怎麼著安容了啊,他們壓根就沒什麼見面的機會吧,怎麼就惹到安容了呢?

莫非是上回抱了她一下?

可那也是救她啊,情急之下總顧不到那麼多,安容不是那種知恩不圖報的人啊。

安容憋悶、氣憤,恨不得去撞牆。

怎麼又是他,這廂差點把她活活氣死,那邊又救了三嬸兒,又對侯府有恩了,這叫她怎麼辦,回頭還如何面對人家?!

可是要是沒有他,三嬸兒沒準就真的沒了。

安容很矛盾,一邊想殺了他,一邊又對他心存感激。

最後一扭頭,安容望著沈安閔問道,「你確定是他救的三嬸兒?」

沈安閔點點頭,「我確定,娘說他戴著雪青色面具,穿著雪青色衣裳,氣質偏冷,不正是荀大哥嗎?」

安容確定是他無疑了。

從玲瓏苑出去,正好西苑著火,他順帶救下三嬸兒合情合理。

安容想,昨晚要不是那樣的情形,他估計會在玲瓏閣多待一會兒,那樣就救不了三嬸兒了。

這一切似乎有些……冥冥註定?

可是她要怎麼辦,沈安芸不過被人抱了一下,都定了親了,她都被看光了!

就算當時只有兩個人,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可她只要一想到,心裡就怪怪的,她想打人。

安容越想臉頰越是緋紅,心底忍不住想,昨兒夜色很深,屋子裡燭光也不亮堂,他或許什麼都沒瞧見呢?

沈安閔望著安容,希望她能改變主意,可是見安容面似桃花含春露,就更訝異不解了。

芍藥站在一旁,實在憋不住道,「二少爺,你忘了么,四姑娘沒有舒痕膏了,還欠荀少爺一萬兩銀子的舒痕膏呢,柳大夫那兒沒有藥材了,等送來要到開年了。」

沈安閔一拍腦門,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不過救命之恩不報心裡不舒坦啊,送別的東西,他還真不知道送什麼,人家隨隨便便就給安容送了兩萬兩來啊,「我去找大哥,大哥那兒應該還有剩的。」

雖然用剩下的送人有些於禮不合,可是人家急著要呢,畢竟那是臉,他想瞧瞧救了安容,又救了他娘的人長什麼模樣。

沈安閔不多耽擱,火急火燎的又趕去了瓊山書院。

安容則邁步進屋。

屋內,三太太靠在大迎枕上,臉色有些蒼白,正用帕子捂著嘴,一個勁的咳嗽。

沈安溪坐在一旁的小杌子上,清澈水靈的雙眸此刻有些紅腫,像是哭了許久的樣子。

丫鬟端了葯碗過去。

沈安溪忙站起來接了葯碗,要喂她娘。

三太太笑著擺擺手道,「葯先涼一會兒,一口一口的喝,能苦死個人。」

說完,又問丫鬟,「那些丫鬟都安葬了沒有?」

必蘭哽咽著嗓子,點點頭道,「依照太太的吩咐,都抬出去,尋了上好的棺材埋在了一起,也都給他們家送了三十兩銀子去。」

那些都是她們的好姐妹啊,可以說是一起玩到大的,昨兒要不是她值夜,睡的淺,指不定和那些丫鬟一樣丟了命了。

這些日子到底是怎麼了,從任上回來,她們兩次險些丟命了,想當初,她們是多麼盼望著能早些回來。

早知如此,她們寧願在任上吃苦受累,總比沒了命好。

想著,必蘭撲通一聲跪下,抽泣道,「太太,你可得給墨蘭她們做主啊,她們死的冤枉!」

三太太眼眶也紅了起來,眸底更是冷寒一片。

昨天,被肆虐的大火包圍,紗帳窗帘全部是火,就是想衝出去都不行,呼救也沒人聽見,那種絕望和害怕,誰能明白?!

三太太自問自己做人不算太失敗,沒想到最後竟然落得個險些被人燒死的下場,這口惡氣,她這輩子都咽不下去!

縱火之仇,她必報無疑。

必蘭得了三太太得答覆,這才從地上爬起來,轉身離開時,瞧見安容,又福了福身子。

安容近前給三太太請安,三太太朝她一笑,卻忽然咳嗽了起來,忙用帕子捂著嘴。

安容忙道,「三嬸兒你還是先喝葯吧,有話一會兒再說。」

三太太笑著點點頭,接了葯碗道,「昨兒一場火,連累你大晚上的歇不安穩,聽丫鬟說,你也嚇暈了,怎麼不好好在屋子裡歇著,三嬸兒沒什麼大礙,就是受了些涼。」

三太太眸底寫滿了疼愛,她覺得安容真像是她嫡親的女兒,昨兒醒來聽說了安容因為她屋子著火,哭暈了過去,她是又感動又心酸,要不是丫鬟攔著,身子骨又架不住累,她早去玲瓏苑了。

昨兒蕭湛破窗進去的時候,屋子裡濃煙密布,她和必蘭差點嗆暈過去,等救出去後,蕭湛把兩人放下就走了。

兩人體力不支,就直接暈倒了。

要知道,著火的時候是夜裡,兩人身上原本只穿著單衣,後來為了衝出火海裹了斗篷,可也抵不住寒冬臘月的刺骨的寒意,這不就著涼了。

想到方才,她和閔哥兒說昨兒救她的人是誰,閔哥兒很激動,說那人還救過安容。

就是那給安容送銀票的土豪,這樣的人,夜深了不休息,怎麼跑侯府來了?

三太太不是沒懷疑過那人是縱火元兇,第一眼見到時,就當他是放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