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九十六章燒死

第一百九十六章燒死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8 14:51  字數:3630

前世真是離自己太久了,久到有些事都淡忘了,忘了前世的她會痛經!

半年前,她來了初潮。

之後,再沒有來過。

也是這個冬天,她來了第二次葵水。

是不是今天,安容已經不記得了,她只知道現在她肚子很疼。

安容喚了兩聲,睡的很熟,做著美夢的芍藥壓根就沒有聽見她的輕喚。

安容咬了咬唇瓣,她想起前世初潮來的時候,鬧的整個內院都知道她長大了,羞愧的她幾天都沒有出屋子。

這會兒夜深了,安容不想自己肚子疼的事驚動老太太,連芍藥她都不想驚動,可是衣服髒了,不換下來,她今晚是不用睡了。

安容咬了咬牙,掀開被子起床。

屋子裡炭爐燒的暖暖的,安容披了件衣裳,就朝屏風後走去,那裡有銅盆和熱水。

安容剛要退下褻褲,這才發覺沒有準備衛生棉。

前世用慣了衛生棉,再用現在的,她用不習慣,更從心底里排斥。

安容想了想,去拿了兩塊乾淨的棉帕來。

褪下褻褲和綉著小蘭花的內褲,安容用紗巾沾了熱水,才擰乾。

忽然,窗戶吱嘎一聲響,一陣冷風躥了進來,凍的安容一陣哆嗦。

安容再睜開眼睛時,眼前赫然站在一個挺拔的身影,獃獃的看著她。

閃爍的燭光下,那雪青色的面具是那麼的耀眼,還帶了一絲神秘莫測的氣息。

「啊!」安容先是一怔,反應過來自己下身身無寸縷時,她臉紅脖子粗。想也不想,就驚叫出了聲。

這聲驚叫,有些歇斯底里,帶著憤怒、委屈、羞澀。

正做著美夢的芍藥,直接被嚇醒了,她聽見砰的一聲響,瞌睡蟲頓時嚇沒了。

趕緊掀了被子去床上看一眼。沒有看到安容的人。才去屏風後,瞧見安容裹著衣裳蹲在地上,芍藥有些懵怔。

覺察屋子裡有些冷。

芍藥才發覺窗戶開著。她饒步過去關窗戶,卻發現地上有幾十張花箋,精美絕倫。

芍藥就更不解了,回頭看著安容。「姑娘,你沒事吧?」

安容蹲在地上。死死的咬著唇瓣,她想死了算了。

她為什麼要今天來葵水!

他為什麼要今晚來玲瓏閣!

她好想掐死他!

安容眼淚巴拉巴拉的往下掉。

芍藥不知道安容在哭,她心底怕的要死,這大晚上的。姑娘不在床上睡覺,卻蹲在地上,死都不起來。怎麼覺得滲的慌,不會又遇到鬼了吧?

聽到安容帶著抽泣的呼吸。芍藥眼珠子瞪圓,要蹲下問安容怎麼了,才發覺放在地上的褲子上有血跡。

芍藥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還以為多大點事呢,不就是來葵水了嗎,芍藥笑道,「姑娘,這是好事呢,說明姑娘又長大了一些。」

安容哭的更凶了。

屏風外,有好些腳步聲傳來。

喻媽媽邁步過來,眉頭皺的緊緊的,低聲問芍藥道,「姑娘怎麼了?」

芍藥捂嘴笑,「還是跟之前一樣,姑娘被自己的葵水給嚇哭了。」

芍藥還記得半年前,姑娘第一次來初潮的時候,嚇的臉色蒼白,還以為自己要不久於人世,哭的那個慘啊,著實被她們笑了一回,沒想到半年過去了,姑娘又這樣了。

喻媽媽聽了心一松,笑對身後的秋菊幾個道,「沒事了,你們下去歇著吧。」

秋菊、冬梅打著哈欠,甚是無語,姑娘膽子可真是小。

安容蹲在地上,眼淚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了,也沒有否認芍藥的話,她能說自己屋子裡剛剛進來了一個極其討厭的人嗎?!

讓喻媽媽和芍藥出去,安容很迅速的穿好褲子,抹乾眼淚。

邁過屏風,安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明天我要喝鴿子湯,把小七小九給我炖了!」

說話聲有些咬牙切齒。

芍藥懵了。

喻媽媽有些怔住,姑娘不是很喜歡小七小九嗎,就算要喝鴿子湯,府里又不是沒了,怎麼就非得吃小七小九啊?

芍藥剛要問為什麼,卻聽到樓下傳來秋菊的驚呼聲。

「姑娘,不好了,府里著火了!」秋菊噔噔噔的上樓,扯著嗓子喊。

安容心一驚。

喻媽媽便迫不及待的問,「好好的府里怎麼會著火,哪裡著火了?」

秋菊輕搖了搖頭,「奴婢也不知道,瞧方向,像是西苑。」

喻媽媽望了安容一眼,趕緊去迴廊上,眼前是滔天的大火,將整個夜色照的如同白晝。

「是西苑,姑娘,是西苑著了大火,」喻媽媽大叫道。

與之遙相呼應的是遠處丫鬟婆子的驚叫聲:走水了!

安容看著那漫天的火勢,心揪成了一團,邁步就要下樓,芍藥拿了大紅斗篷幫安容蓋著。

喻媽媽攔下安容,不要她去,安容雙目赤紅,她一定要去。

喻媽媽沒輒,可是來葵水時,切忌凍著,安容要是不穿戴暖和了,她死也不讓開路。

安容胡亂的由著丫鬟幫著她穿衣,三千青絲只用天藍色錦繩綁著,披著斗篷,噔噔噔的就下了樓。

西苑大火,整個侯府都驚動了。

老太太聽說被燒掉的是西苑正屋,當即就暈死了過去。

安容趕到西苑的時候,整個西苑都被大火包圍著,火勢漫天,丫鬟婆子的潑水,壓根就起不了什麼作用。

安容能聽到屋子裡有丫鬟的慘叫救命聲,她的心都揪成了一團。

尤其是一旁還有丫鬟婆子在喊,三太太還在裡面。

安容覺得自己都快窒息了,被燒的是正屋,那是三嬸兒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