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九十五章揪疼

第一百九十五章揪疼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8 08:23  字數:3537

沈安溪輕聳肩膀,轉身進廚房,笑道,「四姐姐,你忘記了,二嬸兒中毒臉上長紅疹了,那毒可是二嬸兒代替我娘受的,我娘哪能坐視不理啊,找了藥房管事,一通詢問就讓他招認了,確實有人要他在我娘的葯里下毒,我娘沒問是誰,只說,誰讓他下的毒,原樣下回去,三日之內,要是府里沒個人中毒,他一家老小就等著被賣,所以……。」

所以藥房管事怕了,為了一家老小,不得不往大夫人的湯藥里下毒。

大夫人之前被氣的吐血,最近一直在調理,藥房每日都要送葯去,所以下毒倒也方便。

安容嘴角微弧,還是三嬸兒手段高,對那些人就要以牙還牙,若是安分依照家規辦壓根沒法出氣,查出來是大夫人又如何,人都被禁足了,管家權也被奪了,最多不過是罰抄家規女誡罷了,以大夫人的狡詐,或許根本就不能讓她招認,想想當初偷她秘方時,不就百般狡辯。

還不如讓他們狗咬狗去,用你自己的人向你下毒,讓你啞口無言,連辯駁叫屈的機會都沒有。

就算你知道是三嬸兒又如何,三嬸兒可沒有明說是給大夫人下毒,不過是誰吩咐藥房管事的害她,她讓藥房管事的還回去罷了,純粹是禮尚往來。

安容敬佩三太太的手段,然而這會兒沉香院內,大夫人卻是氣的抓狂,乒里乓啷摔了一堆東西泄憤。

丫鬟端著托盤站在一旁,托盤裡擱著藥膏和葯碗,那黑乎乎的藥膏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息。

那碎茶盞片砸到腳腕,疼的丫鬟直皺眉頭,卻緊咬唇瓣,不敢悶哼出聲,更不敢抬頭看著大夫人滿是紅疹的臉,方才有個丫鬟露出驚恐的眼神,被大夫人一個巴掌打了,五個青紅指印,還有指甲划過的痕迹,觸目驚心。

可是丫鬟好奇,不看大夫人,她就不知道大夫人這會兒心裡在想什麼,萬一用眼神示意她端葯過去,她站著不動,那是找死。

丫鬟小心翼翼的抬眸,見到卻是大夫人滿是寒冰的眸底,帶著一股嗜血殺意,丫鬟背脊一陣陣發涼。

三太太這回真的惹怒大夫人了。

大夫人管家權被奪,府里姑娘又出了事,老太太被氣的吐血,大夫人心底是高興的,二太太閃了腰,府里根本就沒一個能管事的,沒想到老太太讓四姑娘管家,大夫人當時就氣的嘴皮直哆嗦,要不是四姑娘,大夫人何至於會落到這般地步,說看她能把侯府管成什麼樣子!

沒想到四姑娘一出手就把幾個大管事的給辦了,要知道那都是大夫人的心腹啊,大夫人心底的怒氣再升一層。

後來三太太就回來了,一回來就接管了侯府。

三太太可不比四姑娘心軟,一出手,就將那些心懷不軌的管事的給發賣了,無疑是斷了大夫人幾根肋骨。

大夫人原是想破壞喜宴的,可是這回來的官員實在是太多,她不敢下手,因為老太太最顧及侯府名聲,要知道是她,這一次絕對會休她回門的。

她一直派人盯著喜宴,知道四姑娘準備了藥包要送給老太太她們,大夫人就吩咐丫鬟去告訴藥房管事的一聲,本來計劃天衣無縫,藥包到了三太太手裡,誰想碰到二太太那個愛拈酸吃醋的倒霉蛋,替三太太遭了一回罪。

更沒想到三太太會咽不下這口氣,逼迫廚房管事給大夫人下毒,瞧大夫人的樣子,這口氣她是咽不下去了。

可是咽不下去又能如何,出不了沉香院,能把三太太怎麼樣?

大夫人緊緊的抓著紫檀木雕花銅鏡,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目光落到鏡子里自己身後那燒的正旺的炭爐上,嘴角划過一絲冷笑。

「拿葯來,」大夫人心平氣和的吩咐道。

丫鬟有一瞬間的錯愕,大夫人不生氣了?

這不可能。

東苑,二太太躺在床上,對著妝花鏡左瞄右看,紅疹又消退了不少,她心情也好了很多。

準確的說,是聽到大夫人也長了紅疹,她心情才好的,唯一鬱悶的是,三太太沒有起,自己替她遭了回罪,她怎麼就沒長呢!

丫鬟站在一旁,笑道,「聽丫鬟說,大夫人臉上長的紅疹密密麻麻的,還腫了起來,可比太太前兒嚴重的多。」

二太太聽了,重重的冷哼一聲,「那是她活該!也不看看自己,都被禁閉在沉香院了,也失了老太太的心,還想害人,活該!」

害人就害人,知道藥包到了她的手裡,也不知道提醒一聲,哪怕使個眼色,她怎麼也會還回去的,結果眼睜睜的就看著她遭了罪,這口惡氣,二太太心裡能舒坦了才怪呢。

二太太坐在那裡,琢磨著怎麼也要讓三太太也起紅疹,這樣大家才一樣,不過轉頭一想,以大夫人的心性手段,三太太能討到好處才怪呢,她樂得瞧好戲。

松鶴院內,老太太也聽聞了大夫人臉上起紅疹的事,老太太只皺了皺眉頭,一句話也沒說。

對於自己挑選的三兒媳婦,她知道,不惹她,萬事都好,惹到她,這口氣橫豎也要出了的,便是她說情也沒有用,何況她都沒打算說情。

大夫人確實該給些教訓,都禁足了,還那麼不安分。

玲瓏苑,廚房。

安容和沈安溪還在忙活酒水提純,從午時一直忙起,幾近日落方才弄好,累的兩人直叫委屈。

出了廚房,看著天邊絢爛的雲霞,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尤其是沈安溪,揉著脖子肩膀,一臉憋悶道,「四姐姐,下次大伯父還使喚我們提純酒水,咱們就裝病吧,不然再弄一次,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