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九十一章娘家

第一百九十一章娘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6 21:14  字數:3375

罵完,三太太才道,「侯爺,我是依照庶出準備的陪嫁,之前宣平侯府送來的聘禮,我幫著多要了兩千兩,老太太說缺什麼少什麼就讓我酌情添上,福總管那裡有名單,沒有貪墨她一錢銀子,至於那日林二太太送來了三千兩,我也換成二十抬陪嫁,侯府還添了十二抬,都一五一十的記著了,沒想到在她那裡,真金白銀才算是錢!」

三太太說完,便罵宣平侯府了,「也不瞧瞧自己送來多少聘禮來,難不成還指望我武安侯府陪嫁她幾十倍嗎?!」

老太太氣的心口疼,擺擺手,「罷了罷了,你拿五千兩,帶著那些單子去一趟宣平侯,給我和宣平侯夫人說清楚道明白,我這孫女兒就算侯府白養了她十幾年,往後別在踏進武安侯府一步!」

侯爺聽得一愣,老太太可是最顧忌侯府名聲的,今兒是兩府結親的第二天啊,這樣就算是決裂了,只怕會讓整個京都笑話他們啊,不由得喚了一聲,「娘,這事……?」

老太太氣的眼眶通紅,狠狠的拍著桌子,罵道,「你想替她求情?!」

侯爺頓時語咽,沒敢說一個字。

一屋子丫鬟都不敢吭聲,但都不約而同的在心底嘀咕。

大姑娘今兒可是觸到老太太的逆鱗了,老太太最愛惜侯府名聲,宣平侯府再怎麼數落武安侯府的不是,老太太就算氣也能忍,她是武安侯府的女兒,不幫著武安侯府,還當著宣平侯的人摔了武安侯府送去的木耳豬心湯,這是跟侯府決裂啊。

不過丫鬟想,大姑娘摔東西只是泄憤吧,她又不是第一摔東西了,她屋子裡的東西不都摔的差不多了么?

再說了,大姑娘可是膽子大的很,也不是沒當著老太太的面說她偏心過,也在自己屋子裡罵過人,還說讓四姑娘做妾的話,老太太聽到時,恨不得讓丫鬟去掌她的嘴了,今兒說這話,還不是小巫見大巫,只是在侯府,老太太當她是任性,顧忌她要出嫁,睜隻眼閉隻眼罷了。

沒想到出嫁了,她真當宣平侯府是武安侯府呢,在府里怎麼鬧都行,左右也傳不出去,在宣平侯府,那還不是一陣風刮,就刮到了京都?

大姑娘怕是氣過了頭,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出嫁了啊,不長記性的人,總是要吃苦頭的。

侯爺望了三太太一眼,吩咐福總管拿銀票。

三太太站起來,福了福身子,轉身離開。

孫媽媽扶著老太太進內堂休息。

安容和沈安溪兩個面面相覷,沈安芸的腦袋不會被門擠了吧,明知道老太太不喜歡她了,還敢那麼說?

要說這會兒,沈安芸也後悔了,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她只是一時氣暈了頭,她是篤定侯府會把珊瑚樹給她做陪嫁的,宣平侯府送的聘禮,要是有多少就給她多少,誰想到自己敬茶回來,丫鬟告訴她,珊瑚樹沒有,五千兩銀票也沒有。

在她眼裡,那五千兩銀票就是意外之財,若不是安容請回來八大廚,宣平侯府怕落了臉面,又送來了三千兩,她肯定不會有。

所以大姨娘告訴她,那三千兩就別吝嗇了,拿來買些稀罕物送給婆母和小姑,討得她們得歡心,將來得到得才更多。

她捨不得三千兩,所以把之前用了一次的頭飾送給了林萱兒,打算回頭自己再買一套可心的,誰想到,五千兩壓根就沒有,連珊瑚樹也沒有!

之前宣平侯府那些庶出的姑娘,還圍過來,羨慕妒忌的看著她,要欣賞一下那半人高的珊瑚樹是什麼樣兒的,她也是存了心的顯擺,就應了。

今兒在宣平侯府,她可是博盡了臉面,尤其是那宴席,那麼多文武百官來給她道賀,都說她在侯府受寵,想必陪嫁的東西也是驚人。

她想的多麼的美好,將來可以靠著豐厚的陪嫁,錦衣華服一輩子,不愁吃喝,可結果呢,陪嫁的稀鬆平常,根本就沒有幾件稀罕東西!

她出手大方的名聲已經打了出去,誰都知道新進門的世子夫人是個豪爽不吝嗇的,結果轉過臉就給了自己狠狠一巴掌。

當時她正在氣頭上,偏巧*拎了木耳豬心湯進來,還說要記得娘家的話,她一時氣過了頭,就滿口胡言,還把木耳豬心湯給丟了。

其實她也是想挽回些面子,從今以後不是她不大方了,而是武安侯府給她的陪嫁比她想的要少很多,往後她想大方也大方不起來了。

沈安芸想的很明白。

她是武安侯府的女兒,老太太愛面子,就算真生氣了,大不了回門的時候,摔幾下茶盞,罵她幾句就算了,沒準兒和世子爺一起回來,老太太只會笑臉相迎,怎麼也要給她在宣平侯府撐足場面。

沈安芸是有恃無恐。

她甚至覺得*根本就不會把這話告訴老太太,老太太身子不適呢,她不敢惹老太太生氣。

沈安芸哭,卻是真哭。

一來是哭老太太心太狠,對她太刻薄,二是傷心自己送出去東西,要不回來了。

她哭了一會兒,聽到宣平侯府的人幫她數落武安侯府的不是,林萱兒也在,就連宣平侯夫人都安慰她,沈安芸心裡很高興,那些東西沒白送,心底卻更氣了,她覺得自己敬重了十幾年的祖母還不如一個外人疼她,武安侯府沒把她當一回事,比不上宣平侯府一半!

*走了,宣平侯夫人也離開了,身邊的丫鬟顫巍巍的勸她,說*肯定會把這些事告訴老太太的,老太太鐵定會生氣的。

沈安芸狠狠的抹著眼淚,道,「說了便說了,我說錯了嗎,五千兩銀子和珊瑚樹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