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九章知己

第一百八十九章知己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6 08:21  字數:3507

以前清顏愛吃,她都勸她少吃,後來還是蘇君澤帶了些回來,當著她的面吃,她又不好意思嫌棄走,他又給她夾了一塊,她才不得不吃的。路

這會兒想想,蘇君澤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喜歡臭豆腐呢,十有**是清顏喜歡,他是愛屋及烏啊,她這個笨蛋更是愛屋及烏。

以前的事,安容覺得自己都快忘差不多了,這會兒瞧見臭豆腐,安容又回想了一些。

那些記憶中溫馨的場景都蒙了層冰塊,瞧見臭豆腐,安容只有一個想法,拿這個去臭蘇君澤。

可是轉頭一想,臭豆腐是無辜的,自己已經註定和他再無瓜葛,何必再多想。

面對沈安溪質問的眼神,安容動了動唇瓣道,「書上說臭豆腐,聞著臭,吃起來香,越是臭的越好吃呢,我一直想試一試……。」

沈安溪一臉無語神情,四姐姐還真是閑得慌,聞著就能叫人窒息了,她還要嘗試,回頭吃壞了肚子,她才不會同情她呢。

不過一屋子人,除了安容外,還有一個人瞧著那食盒雙眼泛光,這個人還不是別人,是三老爺。

三太太見了就生氣了,「不許吃。」

以前就沒少受臭豆腐的荼毒,本想回到侯府,三老爺會收斂一點,如今倒好,臭豆腐都送上門了,三太太氣煞了,怎麼就沒直接丟出去呢。

三老爺皺了皺眉頭,一臉你不識貨的表情,然後看著安容,「還是安容識貨。」

安容笑的眉眼彎彎,臉上兩個大字:知己。

三太太氣暈了。「你別帶壞了閔哥兒,又來帶壞安容。」

三太太見管不住他,直接望著老太太,「老太太,您看他,這樣的東西能吃嗎?」

老太太也不喜歡這味道,可是這是人家送上門來的吃食啊。扔了怎麼說的過去。正要說話呢。

好了,七福火急火燎的跑進來,「侯爺。莫老爺也送了一桌子吃的來。」

「莫老爺……,」老太太呢喃了一句,頓時驚站了起來,皺眉道。「皇上怎麼也送吃的來了?」

七福愣了一愣,他還不知道莫老爺是皇上。只知道他祖父聽到莫老爺三個字很激動,很膽顫,還踹了他一腳,讓他趕緊來稟告。

七福忙回道。「說是莫老爺聽說有好些人吃了咱們府里的菜,今兒送了特色菜肴了,莫老爺也就挑了幾個特色菜來。」

若是莫老爺是皇上。那皇宮裡,那特色菜能少了嗎?

所以呼啦啦的送了十八個菜來?

侯府眾人去正院瞧見那十八個菜。有些膽怯,無福消受啊。

可是御膳房眾人還忐忑不已呢,皇上說讓御膳房做幾個拿手菜,他們的拿手菜多了,不知道十八個夠不夠,要是不夠,得趕緊預備上啊。

來送菜的公公,並沒有換衣裳,就是太監服,瞧見侯爺出來,一臉恭敬的行禮。

能不恭敬么?皇上單獨賜宴的大臣就寥寥無幾,送出宮的這還是第一個呢,這等恩寵,是一般人嗎?

公公行禮後,笑道,「今兒奴才來,還有點別的事,是徐公公特別交代的,自打前兒皇上在侯府小飲了幾杯後,昨兒今兒對那些貢酒是失望至極,侯爺也知道,皇上每日總要小酌幾杯,皇上不高興了,咱們做奴才的日子也不好過啊,這不,您看?」

侯爺一臉,我明白的神情,趕緊吩咐福總管,「去把我書房那壇酒取來。」

說完,又對公公道,「之前忙壞了,就剩下這一小罈子了,等二少爺回來,我即刻就讓他準備,好送進宮去。」

公公抱過福總管送上的酒罈子,一臉舒坦神情,像是完成了什麼重任似地,笑道,「讓侯爺割愛了,除了這些佳肴外,徐公公還讓奴才送了兩大缸美酒來,還請侯爺莫嫌棄。」

侯爺一臉豈敢的神情,親自送公公出去。

看著那兩大缸美酒,三老爺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一缸是我的。」

侯爺白了他一眼,「這哪是給咱們的,這是皇上愛喝的,閔哥兒提純後,還得給皇上送去。」

三太太瞪了他一眼,有閔哥兒在,將來還能少了他的酒,真是酒癮犯了,腦子就不轉了。

侯爺望著三老爺,「今兒怎麼沒瞧見閔哥兒?」

三老爺道,「今兒是瓊山書院比試的日子,他被人拖去瞧熱鬧了,不知道今兒回不回來。」

臨走前,沈安閔說可能會和沈安北擠一擠,估計回來的可能性不大。

侯爺又把主意打到安容身上了,安容和沈安溪兩個看著那大缸,真是淚眼婆娑啊。

邁步進府,走到半路上,芍藥急急忙過來,塞給安容一張紙條。

安容打開一看,上面就一個字:是。

是他要買豆芽秘方。

安容好奇的是,他為什麼要豆芽秘方,他喜歡吃豆芽嗎?

安容不解了好奇心,是不會答應賣秘方的。

兩刻鐘後,蕭湛收到回信。

看著手裡的信紙,蕭湛的眉頭是皺了又皺。

不是尋常用的花箋,像是隨手從一張紙上撕下來的,他飛鴿傳信幾年了,還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回信。

難道她收藏的花箋用完了?

蕭湛正走神的想著,外面有敲門聲傳來。

「進來。」

門吱嘎一聲推開,走進來一個身著暗錦的男子,手裡捧著個錦盒,邁步走近。

他沒有說話,直接將錦盒放到桌子上。

然後才道,「表少爺,國公爺說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幫你準備禮物,往後每隔十天半個月,必須,一定,務必給沈四姑娘送一份禮物去,他老人家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