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七章良蕉

第一百八十七章良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5 14:32  字數:3616

宣平侯世子今兒也是帶了幫手來的,幾乎都能解了。路。

最後輪到周少易和連軒出場,這兩人才是壓軸戲。

門口處,攔路官問的什麼問題,都有小廝及時稟告給老太太她們知曉。

聽到小廝來稟告,周少易問了一個關於「學富五車」的問題,問它出自何處,又問它是褒義還是貶義。

一屋子人聽到這個問題,都眉頭隴緊了,這還用疑問嗎,學富五車當然是褒義詞了,是夸人學識淵博的,整個京都也沒幾個人能得此殊榮啊。

可是聽小廝的敘述,學富五車是形容滿腹經綸者,五車學識,指的是竹簡,用今日書本來看,不過十五六本,十五六本書算的上學識淵博?

一個人只讀了十五六本書,不是貶義是什麼?

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那麼點貶義在裡面?

沈安溪坐在下面,修長的睫羽輕顫,「這樣算來,我都不止學富五車了。」

安容坐在一旁,端茶輕笑,周少易的問題是夠刁鑽的,盡把人往溝裡帶,「那會兒還沒有紙質的書籍呢,所以五車竹簡已經很不錯了,若是在有書本的情況下,還五車竹簡,那是固步自封。」

沈安溪連連點頭。

前院新郎官帶的一夥幫襯,回答的是:他們啟蒙的時候就學富五車了。

安容滿臉黑線,這些人回去不挨打才怪。

本來關於「學富五車」,周少易還有一堆後續問題的,沈安北一聽人家啟蒙就學富五車了,再不敢要他開口了,把他拽到一旁去了。周少易這麼聽話自然是有代價的,兩壇美酒。

然後便是最後一個攔路官。

福總管怕了這兩個小祖宗了,這都快過了吉時了啊,再耽擱下去,就真誤了吉時了。

靖北侯世子的問題很簡單:螃蟹為什麼橫著走?

問的時候,他還學著螃蟹的樣子,橫著走過來。橫走著過去。

活脫脫一隻大螃蟹。

一群人懵了。為什麼螃蟹橫著走?

別的問題多少能回答到一點,這個問題真是摸不著頭腦。

別說宣平侯世子了,就連周少易都納悶了。為什麼?

「為什麼?」正堂內,沈安溪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出來答案,忍不住問安容。

安容扭了扭眉頭。她也不知道啊,不過安容很無語。靖北侯世子好像格外的喜歡螃蟹。

上次是二甲傳臚,這次是……

想到這裡,安容眼睛一亮。

沈安溪就知道她想出來答案了,推攘她道。「四姐姐,你倒是快些說啊。」

安容有些猶豫的道,「有兩種人。經常在大街上橫著走。」

沈安溪眉頭不解。

夏荷笑道,「有權人。有錢人。」

沈安溪輕聲呢喃,秀眉輕隴,最後撲哧一笑,「螃蟹正好有兩個大鉗子,有鉗,任性?」

權能生錢,錢能通神,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人,可不是能橫行霸道嗎?

安容也不知道猜的對不對,估摸著**不離十。

可是前院一刻鐘也沒人猜出來,愣是堵在了門口,沒法進來。

夏荷瞧老太太眉間有急色,福身對安容道,「四姑娘憐惜奴婢,奴婢想掙點嫁妝。」

安容笑著點頭。

夏荷便退出去,朝前院奔去。

夏荷的意思是,她去告訴宣平侯世子,讓他答出來,儘早進府,而作為報酬,宣平侯府肯定會給她一些賞錢的,只是沒有安容的同意,她可不敢擅自泄密。

宣平侯府迎親隊伍,真的被堵了,而且時間不短了,這要再進不去,他們的臉可是要丟盡了。

放行和答出問題闖過去可是兩回事啊。

宣平侯府的小廝東張西望,見夏荷朝他招手,忙從後面饒了過去。

夏荷低聲耳語了兩句,小廝面上一樂,從袖子里掏出一個荷包塞過去。

然後迫不及待的回到宣平侯世子身邊,用手遮擋,低語了兩句。

宣平侯世子面上一喜,再有人催時,他便笑道,「有鉗,任性。」

靖北侯世子雙眸睜圓,他這樣的極品問題居然被人猜出來了?!

「猜對了沒有?」宣平侯世子心情大好。

靖北侯世子傻傻的點點頭,他知道不是他答出來的,攔路沒有不許別人幫忙這一條,是誰幫的忙啊?

夏荷拿了十兩賞錢回了內院,樂不可支的告訴安容,她猜對了。

安容鬆了一口氣,趕緊嫁出去吧,一坐一個時辰,還得陪著笑臉,臉都笑僵硬了,屁股更不用說了,真是活受罪。

兩人懷念昨天在玲瓏苑廚房釀酒的日子了,還是在廚房待著舒服。

進了侯府大門,一切就順暢了。

約莫一刻鐘後,沈安芸來給侯爺和老太太行跪拜禮,謝侯府養育了她那麼多年,今日出嫁,無以為報,心中常懷感念。

安容在一旁瞧著,心道,少給侯府惹點事兒,就謝天謝地了,不求你報答侯府。

說著,說著,沈安芸就哭了起來。

開始是梨花帶雨,再就是連綿小雨,最後成了瓢潑大雨。

哭嫁是一種習俗。

哭的越大聲,越是代表著心中不舍,代表了她的孝順之心,哭完祖母,哭爹娘,哭完爹娘哭兄長,兄長哭完,姊妹接……

聽到沈安芸哭的,那樣子,安容和沈安溪渾身打哆嗦。

她沈安芸又不是真捨不得侯府了,也不想想,當日宣平侯夫人可是給了她兩個選擇。

一個是七日完婚,等正妻生子後才可懷孕。

一個是等正妻進門,她隨後進門,沒有懷孕先後之分。

是她自己趕著今日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