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六章眼瞎

第一百八十六章眼瞎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5 14:32  字數:3597

尤其是昨天,從醉仙樓不願意接侯府的生意起,侯府的宴席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愣是把一個三十桌酒席富足有餘,變成了六十桌還勉勉強強,更是來了一群達官顯貴。

三太太出盡風頭,管家的手段更是叫人讚不絕口。

那樣頻頻更改,狀況百出,便是下人,一刻鐘也要稟告上七八回,還能舉辦的賓主盡歡。

大夫人在沉香院待著,聽著下人的稟告,肯定心裡不舒坦了,那原本該是屬於她的榮耀啊。

侯府別的地方,從廚房到花房,管事的多少都有了變動,就算沒有,也都夾著尾巴做人,或者投誠到了安容和三太太這邊來。

葯坊,因為府里用藥,大多會從藥鋪里買,這樣大夫才高興,人家可不只是賺點兒診金,所以一直沒有發落,沒想到還叫她鑽了空子。

夏荷出去了一圈,回頭告訴安容道,「四姑娘,那丫鬟找不到了,有丫鬟說見到她一早出府了,奴婢讓人去她屋子裡查過,貴重的首飾都不見了。」

這明擺著是畏罪潛逃。安容氣悶的想,肯定是大夫人,絕對是她,讓丫鬟幫了忙,送她好處,再把賣身契給她,讓她遠走高飛。

安容不想讓她這樣逃之夭夭,憋屈道,「你去大夫人那兒,就說祖母找她拿那丫鬟的賣身契。」

夏荷點點頭,福身告退。

老太太抽空撇過來一眼,見安容憋氣的摸樣,再看夏荷,她還能猜不出來。這事跟大夫人脫不了干係,沒想到被禁足了,還這麼不安分。

陪客應酬,安容不甚感興趣。

兩刻鐘後,夏荷回來了,臉色隱隱有些難看,從袖子里拿出來一團紙。濕潤的。看不清字跡。

安容眉頭皺緊。

夏荷回道,「奴婢說老太太要賣身契,王媽媽二話不說就笑著進去拿了。出來時,大夫人要看一眼,誰想手裡的茶水打翻了,將賣身契弄成這樣了。」

反正王媽媽的態度。像是壓根就不知道那丫鬟的事似地,可是大夫人這杯茶也太巧了吧。正好毀了賣身契,只瞧見一團墨跡,誰知道是不是那丫鬟的?

安容低斂眉頭,這還用說嗎。鐵定是大夫人無疑了。「二太太中毒的事,三太太知道嗎?」安容問道。

夏荷想了想道,「應該是知道的。如今侯府是三太太在管,大小事務都不敢隱瞞她。」

安容就放心了。她都能猜得出是大夫人,三嬸兒肯定也能猜的出來,也會提防一二的。

不過安容還是很生氣,這些人都有毛病吧,那麼喜歡借她的手做壞事。

沈安芸是。

沈安姒是。

大夫人也是。

想想就一肚子憋屈火氣,恨不得想罵人了。

正巧這時,外面丫鬟來報,迎親隊伍要來了,半盞茶的功夫就到。

聽到這裡,安容鬆了口氣,總算是要嫁出去了,過了今兒就輕鬆了。

老太太臉色也不錯,不管怎麼辦,嫁女兒嫁孫女總是喜事,尤其還有這麼多人道喜。

不過要進來還早呢,還有攔路官,怎麼也要為難為難新郎官,好叫新郎官知道,岳丈家不是那麼好進的,媳婦不是那麼好娶的。

這原本是為了熱鬧,活躍氣氛的,可是自從知道攔路官里有靖北侯世子和周老太傅的孫子周少易,老太太就有些憂愁了。

氣氛肯定有,熱鬧絕對不會少,就怕新郎丟臉啊。

偏這兩個還不能婉拒,老太太愁呢。

話說侯府大門前,宣平侯世子林致遠真的要崩潰,十八個攔路官!

尋常人家最多三五個就成了,武安侯府竟然有十八個!

一人一個問題,那就是十八個啊!

十八個人,將侯府大門堵的嚴嚴實實的,林致遠想飛進去都難,只能老老實實的下馬,給兩位大舅子作揖,求讓路。

沈安北和沈安閔默默的回頭瞅了一眼,伸手擦了下額頭上的汗珠,這陣子是怪嚇人的,希望他們將來做新郎的時候別遇到才好。

沈安北一想到原州,山高路遠,頓時放心了,他不用去迎親,路遠可以請「好命人」代迎。

不過,宣平侯世子數學不好,顯然不是十八個人啊,是十九個。

沈安淮站在一旁,等著做小舅子,結果直接被人無視了,心裡很不爽,個頭小就是容易被人無視。

他走過去拽了拽沈安北的袖子,指了指自己,顯然這第一個攔路官他來做。

宣平侯世子抖了抖眉頭,生怕十八人後面還有七八十歲老翁出來,忙作揖行禮。

沈安淮挺了挺腰板,搖頭晃腦,頗不解道,「都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既然書里有如玉嬌顏,你為什麼還要娶我大姐姐?」

宣平侯世子額頭滑下一滴冷汗。

一群學子跟著起鬨,「顏如玉,顏如玉!」

「我在這兒呢,我在這兒呢,為啥叫我?」人群里,有一粗狂的女子舉手叫道。

一群人扭頭望去,只見那姑娘五大三粗,膚色黝黑,從人群中擠出來。

一群人腦門上全是黑線,要是顏如玉長這樣,他們寧死不讀書!

沈安淮抖了抖小眉頭,顫抖著聲音問,「你叫什麼?」

那姑娘眉頭一皺,叉腰憤怒道,「大庭廣眾之下喊了人家的閨名,還問我叫啥?」

沈安淮默,嚇的躲在到沈安北身後。

周少易已笑瘋。

一群整日把黃金屋,顏如玉掛在嘴邊的學子後退一步,兩眼望天。

顏如玉,不忍直視好么。

顏如玉站在一旁,這個看看那個瞄瞄,一臉花痴樣兒,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