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五章紅疹

第一百八十五章紅疹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4 20:55  字數:3523

從浴桶爬起來,幾個丫鬟幫著擦拭身子,穿好衣裳,扶著上了床,一句話沒說,就天亮了。路

今兒的天氣很不錯,早早的就見到了陽光。

睡了一宿,沈安溪伸著懶腰,一臉的精神奕奕,對安容很是詫異道,「昨兒泡在浴桶里,我還想,我今兒可能起不來,沒想到會這麼有精神,肩膀也不疼了,四姐姐,你那藥效果極好,你多送我幾服吧?」

安容穿著衣裳,海棠幫她系錦帶,她笑道,「一年你能像昨兒那麼累一回就不錯了,你還想累第二次啊?」

沈安溪連連搖頭,那樣的體會,一次就終身難忘了,她可不想再體會第二次,不過娘親經常勞累,用這個泡泡,肯定能舒緩不少。

安容知道她是一片孝心,笑道,「一會兒我把方子給你。」

沈安溪笑的連連點頭。

穿戴好衣裳,又梳洗打扮後,兩人用了一碗燕窩粥,便帶著丫鬟去了松鶴院。

按理,她們是該去紫竹苑的,不過兩人現在都不喜歡沈安芸,反正不去,也不會有人責怪她,當然是能免則免了。

進了松鶴院,老太太瞧了瞧兩人的氣色,頗心疼道,「昨兒累壞了吧,你爹也是的,不知道人手不夠,還一個勁的催酒水。」

老太太不知道侯爺和三老爺數次派人去催酒水,內院女眷喝的是果酒。

昨兒夜裡,散宴之後,老太太不放心,還是讓夏荷來看看,聽丫鬟說沈安溪累的在浴桶里就睡著了。老太太就開罵了,罵完侯爺罵三老爺。

這會兒瞧兩人的氣色,老太太略微放了放心,笑道,「這麼早就過來了,今兒府里要清閑的多,都是一些熟人送嫁。酒席也只有一二十桌。」

今兒侯府當然要少了。總不能吃完侯府,再趕緊跑去宣平侯府吃酒席吧,那還不得累壞了。

大姑奶奶和三姑奶奶從側屋出來。瞧見安容,三姑奶奶笑道,「方才還說起你呢,還擔心你累壞了起不來。沒想到這麼精神,想來那酒水也不難弄。三姑母聽說你喜歡送人股份,這回要送就送三姑母吧?」

三姑奶奶嘴上打趣,不過眸底還真是那麼個意思,既然是送人。送她怎麼不行?

安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傻啊,現在的清顏又不是前世的清顏了。就算要給,那也等清顏回來了再說。

再說了。酒水提純的辦法清顏又沒有教過她,是她自己看書舉一反三知道的,雖然醫書是清顏借她的。

可是借書是一回事,從書里學到書本之外的知識,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清顏說她也是從書上學來的,她連顧家都沒給呢。

清顏的恩情,她不敢忘,卻也只能放在心底記著了。

等再見到她本人,再談也不遲,她期望早日見到她。

若是還以上次的借口送股份,還不知道鬧出多大的動靜出來,她可能真的會被認為是傻子。

安容只笑不語。

三姑奶奶頓時覺得無趣,她就是隨口一說,存了一絲念頭,連大夫人都要不到股份,不得不下作的去偷了,可見老太太拽的有多麼的緊了。

沈安溪挨著老太太坐下,笑道,「祖母,昨兒四姐姐讓人送來的葯,放在水裡泡澡用的,你用了沒有?」

老太太笑了笑,「年紀大了,扛不住,早早的就歇下了。」

沈安溪鼓了鼓腮幫子,道,「我和四姐姐這麼精神,是泡了葯澡的緣故,今兒祖母也泡一個吧。」

老太太點點頭。

還沒說話呢,外面小丫鬟火急火燎的跑來,「老太太,不好了……。」

才說了這幾個字,孫媽媽臉一沉,呵斥道,「大喜日子,哪來的什麼不好?!」

大喜之日,最是忌諱這些詞。

丫鬟被呵斥的鼻子一縮,連連搖頭道,「沒有不好,只是二太太起了紅疹,滿臉都是,來不了了。」

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皺眉道,「好好的怎麼會起紅疹?」

三姑奶奶便揣測道,「莫不是昨兒吃壞了吧?」

丫鬟連連搖頭,「不是,二太太說是泡澡泡的,用的就是四姑娘送的藥包。」

安容懵了,扭了扭頭道,「我沒有送二嬸兒藥包吧?」

二嬸兒會累才怪呢,再說了,她根本就沒想起她來。

老太太沉住眉頭。

孫媽媽便道,「昨兒姑娘給了藥包給老太太和三太太還有大姑奶奶,沒有二太太的份,二太太瞧了便有些生氣,說她累的腰酸背痛要好好泡泡,三太太就把藥包給了二太太,老太太不喜歡泡澡,又累得慌,就要那份藥包給了三太太。」

沒有三姑奶奶那份在情理之中,沒人告訴安容,三姑奶奶來幫忙了,而且沒有回去。

老太太不虞的擺手,「請個大夫來給她診診脈。」

大喜日子,居然鬧出這樣的事,還真是叫人不高興。

老太太吩咐完,丫鬟退出去,正巧三太太一臉高興的邁步進來。

神清氣爽,滿面春風。

大姑奶奶瞧了有些詫異,又看了看安容和沈安溪,問道,「你用藥包泡澡了?」

三太太輕點頭,笑道,「泡了啊,安容念著我們辛苦勞乏,老太太還把藥包讓給了我,我不用,豈不是浪費了安容和老太太的一片苦心,你沒用?」

大姑奶奶笑著搖頭,「我倒是用了,只是困的乏,泡了一會兒就起來了。」

三姑奶奶聞言輕笑,還略帶譏諷,「一樣的藥包,偏二嫂用了就起紅疹,她福氣可真差。」

昨兒被二太太搶先一步,她沒有了藥包,心裡不爽呢,偏藥房里有一種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