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四章污衊

第一百八十四章污衊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4 15:44  字數:3596

可是海棠對安容配的葯還是不大放心,因為她問了一句,是不是秘方,安容說是她自己配的。本站更換新域名.cmxsw草莓小說網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海棠擔憂啊,尤其是安容還很孝順的,讓藥房幫老太太和三太太她們也準備了,萬一泡壞事了怎麼辦?

安容自信,這葯雖然以前她沒用過,卻讓蘇君澤試過,完全沒事。

海棠不動,安容只好自己來了,抓了藥材,往浴桶里丟。

然後寬衣解帶。

等全身浸沒在浴桶里時,舒服的她忍不住呻陰,嬌白如玉的臉龐上皆是滿足的神情,在氤氳霧氣中,那雙清澈如琉璃的眸子帶著喟嘆,真舒服。

一旁有一個大炭爐,還有兩個小爐子,放著銅水壺,等水溫度低了一些,及時添水,再從木桶底下放掉一些水,保證不會溢出來。

安容習慣一泡兩刻鐘,今兒累的乏,又加了藥材,舒服的她多泡了一刻鐘,要不是沈安溪見她泡的舒服,忍不住催她起來,她估計還要多泡一會兒。

等安容穿戴衣裳出來的時候,丫鬟已經將浴桶清洗乾淨了,沈安溪泡了進去。

安容邁步出屋子,泡澡也是個力氣活,下午吃了那麼多,這會兒竟然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見丫鬟都累的慌,安容也就沒提了。

噔噔噔,有上樓聲傳來。

安容正好抬頭,卻瞧見一個背影走過來。

沒錯,是背影。

來人是倒著走的。

一身碧湖色群襖,下面是粉色百褶裙,束腰精緻,上面綉著朵朵寒梅。梳著飛雲髻,上面帶著紅玉金飾,流蘇璀璨。

安容瞧的一愣,這好像不是府里的姑娘,怎麼這晚上還來她樓上,甚至樓下的丫鬟也不稟告,也不阻攔?

半夏已經走了過去。皺眉問道。「你是誰啊,怎麼倒著進來,你……?」

話還沒說完。進來的姑娘驀然轉了身,一臉嬌美的笑,容光燦爛。

半夏愣住。

安容也瞧呆了。

這人不是別人,是芍藥。

幾個正在忙的丫鬟。都驚的放下手裡的活,尤其是秋菊和冬梅。眼珠子沒差點瞪飛了。

「芍藥,你怎麼穿成這樣啊?」秋菊嘴上道,心裡卻羨慕妒忌恨的牙根痒痒。

芍藥朝兩人重重的哼了一聲,還是那種極其蔑視的。恨不得打人的冷哼。

「我為什麼會穿成這樣,還不是拜你們兩個所賜,你們說。我新做的衣裳,昨兒最後是在你們手裡的。還有耳墜也是,為何衣服穿到一半會破開,耳環上面的小丁香花會丟了?!」芍藥質問道。

想到這些,芍藥就氣的抓狂。

她最怕的就是去李將軍府了,誰想到才下馬車,剛進將軍府啊,走了沒五六十步就瞧見了李黑將軍,不對,是李良將軍。

她膽子本來就不大,就算偶爾會大,那也是腦袋抽風的緣故,一想到那日在這裡,自己找李黑將軍要肚兜,她就忍不住想跑。

誰想到,她一跑,步子邁的稍微大了那麼一些,刺啦一聲,裙子裂開了,她踩著裙擺往前一摔,直接摔了個狗啃泥。

這一回的臉,丟的比上回還要大!

她都恨不得掉頭回侯府了!

她做的衣裳自己知道,怎麼可能會這麼不結實,而且她穿了十幾年的衣裳了,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兒的情況。

芍藥不傻,趴在地上就知道是誰搗的鬼,這兩人一直羨慕妒忌恨她搶了她們貼身大丫鬟的風頭,一直想整治她。

只是在姑娘跟前不敢放肆,就往她裙子首飾上下手,害她在李良將軍跟前出糗!

現在想想,芍藥都還忍不住有想撞牆的衝動。

整個李將軍府的人都在笑話她!

好在大家都知道李老夫人要認她做干侄女,她在李將軍府也算是個表姑娘了,都拚命的憋著,她看出來了,他們憋的很辛苦!

尤其是李良將軍還說,「想笑就笑,別憋壞了身子。」

他在慫恿別人笑話她!

芍藥是直接趴在地上裝死的,被丫鬟抬著去的內院,臨走的時候,她偷偷睜眼瞄了一下,李良將軍笑的比誰都歡!

這筆仇,芍藥刻在心底,打算回來好好報復她們的,後來老夫人憐惜她,想給她找套衣服換上。

將軍府除了李良將軍,就老夫人和李柏姐姐,她要認乾娘,只能挑了李柏姐姐的衣服給她換上。

李老夫人還顧及她的面子說,那衣裳原就是給她準備的,她們是要去墳頭祭拜的,穿丫鬟衣裳不合適。

那套衣裳就是她身上這件了,穿上的時候,芍藥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也是驚呆了。

真的是人靠衣裳馬靠鞍,穿了之後,她也有三分做姑娘的樣子,只是被人喊姑娘,她就渾身不舒坦。

回來也只能穿這身回來了,方才一路走來,幸好天黑,可也把守門婆子和點燈丫鬟嚇的夠嗆,還以為見鬼了。

不用說,這會兒樓下丫鬟婆子肯定扎堆的羨慕她走了狗屎運。

這些且不管,她要找秋菊和冬梅問個清楚,最主要的是,她一定要活活氣死她們!

芍藥叉腰看著秋菊和冬梅,努力壓制心底的怒氣,笑道,「要不是你們兩個慫恿,我也不會去李將軍府要回肚兜,也就不會入了李老夫人的眼。」

「今天,要不是你們弄壞了我的衣裳,我怎麼可能穿戴的上這樣華美的衣服頭飾呢,我芍藥有今天,還得好好謝謝你們呢。」

說著,芍藥還小心的摸著袖子上的花,正好是一朵芍藥,栩栩如生。

再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