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二章信物

第一百八十二章信物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3 20:39  字數:3520

九大廚子當眾切磋廚藝,餘下的十八個廚子在大廚房燒菜,侯府的廚子幫著切菜打下手,一切進行的還算有條不紊。

唯一的缺點就是,安容和沈安溪他們幾個愣是沒有人來請,好像被人給遺忘了一樣。

好吧,遺忘倒也不至於,時不時的就有人來催,酒水不夠,要趕緊的。

安容和沈安溪差點撂挑子,她們還肚子餓著呢,也不知道叫人送吃的來,就知道吩咐幹活,不伺候了!

小廚房裡為了加快提純酒的速度,已經有六個灶台了,連安容和沈安溪都學會了添柴,火氣能不大嗎?

丫鬟沒輒,趕緊去前院,幾個丫鬟拎了八個特色菜來,沈安溪幾個就在廚房用了飯,心中的感覺真是,哭笑不得。

安容舉杯對著沈安溪和沈安閔道,「都怪我瞎出什麼餿主意,連累你們跟我在廚房用飯了。」

沈安溪咯咯捂嘴笑,「在廚房吃也一樣,這樣的體會一輩子也難得有一回呢。」

沈安閔很得意的笑道,「我不是第一次在廚房吃了。」

安容和沈安溪囧了,咱們是苦中作樂,二哥,這樣的事能別嘚瑟么?

沈安溪見不得沈安閔嘚瑟,拉著安容道,「四姐姐,你知道二哥為什麼廚藝這麼好?」

安容茫然不解。

沈安溪捂嘴笑道,「那是因為二哥經常被爹爹罰,沒有晚飯吃,他餓的不行,只能去廚房偷吃,偏爹爹下令,廚房的熟食都藏了起來,二哥想不餓肚子,就只能自己做。」

沈安閔撫額,替自己辯駁道,「爹爹哪有經常罰過,一個月最多也就四五回,我是愛好美食。」

安容滿臉黑線,一個月最多罰四五回,那是得自己學會做菜了,「我相信二哥是愛好美食,一連餓四五天都不會死,何況是一個月才四五天。」

「就是,」沈安閔連連點頭。

沈安溪呲牙道,「是餓不死,可是會餓個半死,二哥你忘了,小時候你被爹爹罰,還是我夜裡偷偷給你送的饅頭呢。」

沈安閔耷拉著臉,「往事如煙,能別提了么?」

安容和沈安溪笑倒,沈二少爺的黑歷史,說出去不知道有沒有人相信?

三人邊吃,還邊注意那釀酒,幾乎是剛提純完就被人送走了。

飯吃到一半,有小廝來請,「二少爺,侯爺和三老爺讓你去前院。」

沈安閔不敢耽擱,轉身便要走,安容和沈安溪撲哧一笑,二哥這樣子去見客,肯定要笑死人。

安容指了指自己的臉,沈安閔才反應過來,趕緊拿水洗臉。

趁著這個空檔,安容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沈安閔連連點頭。

沈安閔還以為是去吃飯,誰想到剛到那裡,自家老爹就道,「閔兒,你來的正好,今兒這酒夠烈,可惜準備的不夠充分,大家喝的不夠盡興,你來想個法子助助興。」

沈安閔頓時腌菜了,爹,你能別給我出難題了么,我不會。

沈安閔站在那裡,扭眉道,「爹,既然大家喝的不盡興,趕明兒我把酒坊開起來,一人送兩罈子,保證夠醇夠烈,讓人一醉方休。」

沈安閔一句話說出來,滿堂賓客盡鼓掌。

果然是沈二少爺,名不虛傳啊,出手夠豪爽,夠大方,這樣的酒,可不便宜,在場的人又多,這一句話,怕是要送掉萬兩銀子啊。

三老爺站在那裡,有些懵怔,還有些怒意,這臭小子,讓你想辦法助興,你就送東西。

昭文帝坐在侯爺身邊,手裡的碧玉酒杯輕晃。

今兒侯府賓客多,又是皇上駕臨,侯爺可是把自己珍藏的碧玉酒杯拿了出來,正好夠一桌子使用。

昭文帝帶著面具,不過那種氣勢不是一張面具就能遮掩的,他笑道,「沈二少爺名震京都,今日得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只是你小小年紀,又是侯府少爺,怎麼要開酒坊?」

三老爺站在那裡,激動的渾身打顫,聽見沒有,聽見沒有,皇上誇我兒子了,以後我再也不罵他了,只是皇上好像不贊同閔哥兒開酒坊?

這可怎麼辦啊?

沈安閔壓根就不知道他是皇上,不過能坐在侯爺身邊,就代表著最尊貴的客人。

他笑道:

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

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

已聞清比聖,復道濁如賢。

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鬥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念完,他笑道,「既然飲酒乃天地之道,我手中有美酒,豈可獨享?」

昭文帝一聽這首詩,頓覺舒暢,「好一句『三杯通大道,一鬥合自然』!」

裴右相坐在一旁,瞅著沈二少爺,連連點頭,果真是個好少年,便笑道,「二少爺似乎很愛酒,不知道是通大道,還是合自然?」

沈安閔想了想道,「能通大道,離合自然還很遠,需努力。」

一斗酒,六點四公斤,這個自然不好合啊。

沈安閔才說完,那邊一個中年將軍過來,一把攬過他的肩膀道,「這酒後勁大,以我的酒量,女兒紅能喝十斤,這個才三大碗就有些頭暈了,小子,給我做女婿吧?我跟你爹是朋友。」

沈安閔錯愣的看著他,你是誰啊,你喜歡酒就喜歡酒,別喜歡我啊,你是我爹的朋友,也不能就做我岳丈啊。

三老爺哭笑不得,怕他那大個把他兒子壓壞,過來阻攔道,「別亂開玩笑,你那女兒都還沒啟蒙呢,就想替她找夫婿了,也太性急了些吧?」

「不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