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八章為難

第一百七十八章為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2 14:29  字數:3491

安容在一旁吩咐丫鬟,去找福總管,讓七福帶人把酒水送到玲瓏苑去。

然後才起身給二太太請安。

二太太上下打量安容,笑道,「咱們武安侯府四姑娘還真是迷一樣的人物,連八大主廚都請的來,二嬸兒今兒可要沾你的光,好好嘗嘗八大主廚的手藝。」

安容被誇的臉紅,聲音弱如蚊蠅哼,「二嬸兒,你就知道打趣我,你不是來幫忙的么,怎麼倒像是來嘗菜的?」

二太太臉色一哏。

四下有丫鬟捂嘴笑了。

四姑娘這話說的不錯,府里就兩個太太招呼客人,今兒女客肯定要來不少,她們哪有時間坐下來安安穩穩的吃飯啊。

一邊要吩咐丫鬟辦事,一邊兒要陪客人聊天,只怕酒杯都不能離手。

二太太有些不知道怎麼接話了,正好這時候丫鬟進來道,「四姑娘,侯爺讓人送了幾十罈子好酒回來,讓你想辦法提純……。」

安容眼睛越睜越大,心中隱隱有種衝動。

是的,她想噴血了,昨兒怎麼不說啊,昨兒說了,她連夜也給弄好了,何至於到現在手忙腳亂的?

不過侯爺此舉卻透露出一個消息,下午來侯府的人不少,而且都官居顯赫,他院子里那點兒酒壓根就不夠。

本來一個庶女出嫁,讓夫人或者總管送份禮來就成了,偏好多事都湊到了一起。

之前侯府就該大擺酒席的。

事到如今,安容除了點頭也沒別的辦法了。

沈安溪站在一旁,臉頰緋紅,撅了撅嘴道,「大姐姐的喜宴,只怕要羨煞多少人了。」

沈安溪不希望沈安芸的酒宴太轟動,她不配。

可是這會兒,沈安芸能樂瘋了,喜宴舉辦的越隆重,代表了侯府對她的親事越加的看中啊。

丫鬟羨慕的雙眼泛光,「大姑娘,喜宴準備了整整五十桌呢,去年老太太過壽也不過二十桌,老太爺在世的時候,才三十桌啊,原本三太太只準備了三十桌,後添了二十桌呢。」

一旁的丫鬟忙上前道賀,「就是,那麼多的賓客來,今兒又是發嫁妝的日子,庶出的陪嫁不得笑死人,一會兒老太太肯定會做主給姑娘添二三十抬。」

「二三十抬哪夠啊,少說也會跟嫡出的姑娘一樣了,」春蘭笑道,「保不齊將來四姑娘五姑娘出嫁,還沒大姑娘這麼風光呢。」

陪嫁且不說,那時候還能請到八大廚嗎,還能有五十桌宴席嗎?不會。

沈安芸高興的臉色紅潤,在屋子裡打轉。

松鶴院。

二太太問沈安芸的陪嫁,老太太說一百四十八台,二太太一臉錯愕。

「下午就發嫁妝,那嫁妝會在京都饒一圈再送進宣平侯府,咱們侯府請了八大廚,名聲鵲起,多少人觀望呢,一百四十八抬陪嫁是不是少了?」二太太道。

老太太哪裡不知道這些陪嫁太少,可是有什麼辦法,聘禮單子已經送去宣平侯府了,而且沈安芸也沒有嫡出的身份,再添陪嫁那是不可能的。

三太太坐在一旁笑道,「大姑娘的陪嫁是和宴席的規模有些不搭,可是這宴席有多少人是沖著侯府嫁女兒來的,是給侯爺和三老爺陞官道賀,更是沖著八大主廚來的,發嫁妝的時候,八大廚再燒菜呢,誰會關心那個?」

二太太語咽,她哪不知道是給侯爺和三老爺道賀,只是心裡不舒坦罷了,他們老爺沒陞官!

屋子裡商議著,最後沈安芸的陪嫁不變。

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進來道,「老太太,宣平侯府林二太太又來了。」

三太太微微一愣,詫異道,「這時候,宣平侯府應該不比咱們侯府清閑,怎麼來咱們侯府了?」

嫁女兒,忙的是今天,明天會清閑一些。

娶媳婦,今兒閑一些,忙的是明天。

老太太擺擺手,丫鬟便去請林二太太進來。

這一次,林二太太來,可是滿面春風,沒有絲毫被怠慢的抑鬱,進門便笑道,「今兒侯府這麼忙,我還來打攪,真是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笑著請她坐。

林二太太高興啊,宣平侯府不過是娶了個平妻,瞧瞧武安侯府的陣仗,請了八大主廚,又是美酒佳釀,聽侯爺說,幾乎文武百官都會來侯府,這是多麼顯赫的一件事啊?

武安侯府忙,她知道,武安侯府人手不夠,她更是知道。

人手不夠,就格外容易出岔子,所以她又來了。

笑著從懷裡掏出三張銀票,笑道,「侯府這麼看重這門親事,之前七成的聘禮似乎少了些,所以大嫂又讓我送了三千兩銀票來。」

三太太微微錯愕。

宣平侯府添了聘禮,侯府必須要添陪嫁啊,這是規矩。

三太太朝老太太望去,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笑著擺擺手,三太太便收了這後補的聘禮。

林二太太端茶輕啜,笑道,「武安侯府闊氣,竟然請的來八大主廚,我宣平侯府也只在醉仙樓請了三個廚子,瞧樣子怕是難及武安侯府一二了。」

一般嫁娶,都是男方宴席要隆重一些,畢竟是兒子娶媳婦嘛。

可是宣平侯世子又有些不同,他娶的不是正妻,而是平妻,這宴席要留有餘地,又要比武安侯府的高一些。

誰想到武安侯府的宴席會這麼的隆重,直接把宣平侯府給比了下去。

想到明天宴席上,大家都在誇武安侯府,對著宣平侯府準備的宴席指指點點,這裡挑剔,那裡不滿,宣平侯府上下心就堵的慌。

既高興,又氣憤。

高興武安侯府看中這門親事,對沈安芸的寵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