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七章親爹

第一百七十七章親爹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2 08:26  字數:3480

安容哀怨愁苦的看著沈安北,「大姐姐要是嫁不出,耽誤了吉時,被吊上房梁的就是大哥你了。」

沈安閔耷拉著眼睛,有些後怕,那兩個混蛋連自家祖父外祖父都調戲了,還有什麼是他們不敢做的。

沈安北定了定心神,堅定道,「我會看好他們的,你放心。」

只是眼神還是透著一股子擔憂。

安容白了他一眼,你要是能管的住他們兩個,她明兒灌一罈子酒水。

想到酒水二字,安容眼底閃過一抹笑意,有辦法了。

先把兩人灌醉了,隨手丟進一間屋子,等兩人酒醒,估計都散宴了。

兩人一同進府,想到什麼,沈安北望著安容道,「方才好像是府里的馬車,這麼早,誰就出府了?」

原本他不好奇的,可是安容親自送到大門口,可見馬車裡坐的人非同一般啊。

安容輕嘆一聲,沒有說話。

秋菊便笑道,「是三姑娘,她去慈雲庵了。」

沈安北眉頭更皺,明天就是沈安芸大喜之日,府里那麼忙,她這個時候去慈雲庵做什麼?

見沈安北好奇,秋菊便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

沈安北聽得額頭青筋閃動,望著安容。

安容聳肩,「秋菊說的是真的,沒必要騙你,若非她做的過分,祖母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送她走。」

沈安北三緘其口,對於有這樣心機手段的庶妹,他也覺得心寒,害人不算,還假賠罪。

兩人一同回內院,半道上,沈安閔匆匆忙的過來。

沈安北有些愧於見他,沈安姒是他妹妹,害的卻是沈安閔的親妹妹。

可是沈安閔壓根就沒把沈安姒的事跟沈安北算在一起,瞧見他,兩眼金光閃閃,讓沈安北心裡直突突。

昨兒周少易和靖北侯世子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的,甚至還沒他這樣閃,直覺告訴他,沈安閔有事找他,而且不是小事。

沈安閔激動啊,一上來就抓著沈安北的手,「大哥,你跟我出府一趟,我有急事。」

沈安北頭疼,「閔哥兒,我才回來,還沒給父親和祖母請安呢。」

沈安閔一臉不在意,望了安容一眼道,「有四妹妹在呢,祖母和大伯父知道你回來就成了,吃了午飯才會有客人登門,我們午飯前趕回來就是了,我真有急事。」

要是沒急事,以他的奮發圖強,壓根就不會出書房的。

因為安容要辦酒坊,沈安閔昨兒回去和三老爺三太太商量了一下,畢竟他什麼經驗也沒有,三老爺三太太聽安容就這樣把兩成股給了三房,心裡真是說不出什麼滋味兒,總覺得未來三房是安容和沈安閔養著了。

三老爺愛酒,昨兒喝第一口,就知道這酒將來有多大的錢途,就算他不知道,瞧見八大酒樓送菜來,也能明白一二了。

三老爺正巧知道京都鬧街有間酒樓要出售,掛了兩天牌子了,那位置不錯。

三老爺是打算幫沈安閔的,結果三太太攔著他道,「你幫閔哥兒怎麼行,能幫的了一天兩天,你還能一直幫下去?等開春了,你可是要去蘄州辦差的,一個月也難回來兩次,讓閔哥兒自己去,咱們在後面幫著把把關就是了,別讓閔哥兒把安容的錢敗光就成了。」

三老爺大笑,「有那樣的好酒,只會掙錢不會敗的,我放心,我擔心的是他年少沒經驗,讓人把秘方泄露了。」

本來聽到三老爺幫忙,沈安閔樂不可支的,這樣的事,他真心做不來。

可是他娘一張口,瞬間希望沒了,他覺得爹是親爹,娘是不是親的還有待考證。

正發愁呢,他買東西不會還價啊,尤其是買酒樓,什麼價格,他心底一點譜都沒有。

萬一被人獅子大開口了怎麼辦?

萬一多花了幾千兩怎麼辦?

虧得他們都不想著找個總管幫他,哪個商戶少爺出門,身邊沒幾個人詢問的。

他只能帶著小廝硬著頭皮出門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啊,還沒出門,就見到了大哥,他就知道,他的運氣一直很好,從回來起,好事就一件接一件的砸他腦門上……被父親坑的那一次不算。

昨兒睡前他還在想,要是大哥在就好了,就算大哥也不會,可是兩個人一起,膽子也大些啊,而且酒坊也有大哥的一份,他拿主意也行。

沈安北是不願意去的,他好不容易回來啊,一路回來,連口茶水都沒喝呢,就拉著他去買什麼酒樓,等等,買酒樓?

「買酒樓做什麼?」沈安北茫然了,他才回學院一天啊,就發生了他不知道的大事?

侯府就算要買酒樓,也有父親和三叔去吧,再不行,還有福總管,幾時輪到閔哥兒操那份心了?

沈安閔拉著他不放,就跟拽著一根救命稻草似得,「咱們邊走邊說,是好事。」

沈安北無奈,回頭看著安容,安容很直接,跟他擺手,早去早回。

沈安北默,由著沈安閔生拉硬拽的拖著走了。

沈安北和沈安閔剛走到院門口,就瞧見好些馬車在侯府門前停下,呼啦啦一群人走過來。

福總管笑迎他們,那些人拱手作揖,笑道,「得蒙貴府看重,給我們八大廚一個同台比試的機會,我們可是興奮了一宿,早早的便來了,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福總管高興啊,不用花錢就請到了八大廚,整個京都都轟動了,這麼好的事,就跟天上掉餡餅一樣,忙請他們進府。

八大廚是真願意參加比試,不過他們受雇於人,得聽主人家的,沒想到主人家竟然同意了,不過同意也是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