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六章混蛋

第一百七十六章混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2 08:26  字數:3424

而且沈安姒要被送去慈雲庵,眼不見為凈。

下人也不會因為沈安姒有一點風吹草動怕拿錯主意壞事,動不動就來稟告她,老太太煩躁的心多少也能平靜一些,心情反而好了。

三太太坐在一旁,看著大姑奶奶的臉色,道,「昨兒那麼鬧騰,你晚上怕是沒歇好,吃過午飯後,府里的客人就多了,那時候忙,你上午多歇著點兒。」

大姑奶奶睡眠很淺,很難睡著,尤其是半夜醒了之後,就很難再入睡了,有時候會睜著眼睛,閉著眼睛翻來覆去一兩個時辰,真真是煎熬。

以前做姑娘的時候就是,到現在多少年了,一點好轉跡象都沒有。

大姑奶奶苦笑道,夜裡都睡不好,這大白天的,如何安睡,她留下來是幫忙的,她去睡了,像什麼話,「沒事兒的,我扛的住。」

安容坐在一旁,聽了大姑奶奶的話,眉頭挑了挑,她知道不少治療失眠的方子啊,回頭挑幾張給大姑奶奶,讓她拿回去試試,萬一有效了呢?

屋子裡正說著話,外面丫鬟進來稟告道,「三姑娘的衣物收拾妥當了。」

老太太煩躁的擺擺手,「送她去慈雲庵,多給些香油錢,讓慧雲師太幫我照看好她,別讓她東奔西走。」

沈安姒打著為老太太祈福的旗子出了侯府,安容去送她,沈安溪還很不高興,覺得安容太過心軟了,那樣的人,往後就是真在她跟前吃砒霜,她也不會再眨一下眉頭了。

在二門處,安容見到了沈安姒,面色蒼白,沒有一絲活乏之氣,但是看見安容,那眸底的恨意是那麼的不加遮掩。

安容讓芍藥做的事,瞞不過她,可是那又如何,敢做就要敢當。

「你為什麼要害我,我也是為了求和,不得不出此下策,你就不想看到我和六妹妹和好如初嗎?!」沈安姒咬牙質問。

她是理直氣壯,安容覺得好笑,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的直不起腰。

「和好如初?」安容笑的腮幫子疼,「一個完整的東西,破碎了,支離了,再怎麼修復,傷痕依然存在,那是無法抹去的事實。」

「當初為了請帖算計六妹妹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顧念姐妹之情,會怕傷了和氣,如今倒記得和好如初了,我倒是寧願你少吃點玉玲瓏,好歹別弄虛作假。」

安容說著,臉沉了下去,「別那麼看著我,我知道你恨我,若不是我一力堅持讓六妹妹去梅花宴,而不帶你去,你也不會兵行險招落得今日地步,可是你這恨的有理由嗎,請帖是我的,我沒有義務必須要帶你去,自己做錯了事,別往別人身上找理由,這樣的人齷蹉!」

沈安姒氣的咬牙。

安容望著她,要不是為了侯府,她根本就不想理會她,「到今時今日,你以為你在侯府還有一絲一毫的地位嗎,你和大姐姐幾次三番鬧騰祖母,什麼樣的疼愛也消磨殆盡了,希望你在慈雲庵好好反省,否者你真的永遠沒有再回侯府的機會了。」

安容說的雲淡風輕,可是沈安姒的背脊卻陣陣發涼。

她要是再不聽話,再動歪心思,她能悄無聲息的給沈安溪下毒,侯府就有千百種給她下毒的手段,再一句病死,與侯府名聲沒有一絲一毫的妨礙。

沈安溪渾身顫抖,從腳底心到發梢,都像是被冰塊覆蓋了一般。

不,不會的,她和裴七少爺定了親,她會嫁進裴家,侯府不敢把她怎麼樣!

安容聽著她的兀自呢喃,只覺得譏諷,她不是不滿意這門親事嗎,如今卻當作護身符用了,要是裴七少爺知道自己的價值僅在於此,只怕寧死也要退親吧。

安容還真不希望侯府的蛀蟲去禍害裴家,可是安容卻知道,裴家家規之嚴格,可不像侯府這樣。

以沈安姒這樣的手段,心狠手辣,費盡心思的算計,在裴家,她會生不如死。

不嚴厲懲治,如何震的住那些蠢蠢欲動的慾望,如何讓一個傳承了千年的世家,花常開而不敗?

安容希望沈家也有那麼一天,不過安容覺得希望太渺茫,她容易心軟,老太太一樣容易心軟。

不管沈安姒願意還是不願意,她都踏上了去慈雲庵的馬車。

看著馬車咕咕滾動,安容希望隨著沈安芸的出嫁,侯府能平靜下來,能讓老太太安心養病。

馬車消失在眼帘之中,漸漸的,一匹油毛順滑的駿馬出現在眼前。

看著駿馬上依稀的身影,安容眉頭輕皺。

大哥怎麼回來了?

他不是昨兒才去瓊山書院的嗎,還有十天才能回來呢,怎麼這會兒就回來了?

沈安北騎馬走近,見安容望著自己,嬌柔白皙的臉上寫滿了疑惑,不由得挑眉一笑,「怎麼了?」

安容搖了搖頭,納悶道,「大哥,你怎麼今兒回來了?」

沈安北翻身下來,把馬鞭子丟給過來牽馬的小廝,邁步上台階,笑道,「瓊山書院和國子監要在四天後比才斗藝,可能還有別的書院學子參加,給我們放兩天假,讓我們可以調整好心態,然後比試選出參加比賽的人選,正好明兒安芸出嫁,府里事忙,就回來了,後天再回書院。」

安容眼帘輕眨,前世倒沒聽說瓊山書院和國子監比,這一世的變化真大,不過也跟她沒什麼關係,或許前世比試了,大哥忙於準備,沒有回府也是可能的。

安容笑了笑,沈安北撓了撓額頭,糾結了一下,還是跟安容道,「明天書院會有十幾位學子要來咱們侯府,我是不想的,可是他們一聽說安芸出嫁,要幫我來做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