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三章得瑟

第一百七十三章得瑟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2-10 21:43  字數:3514

可以在鬧市開一間不錯的鋪子,前世她可是知道這酒水有多麼的受歡迎,幾乎一開張,生意就好的不行,更是讓各大酒商感覺到了壓力。

酒坊的事,她就不多想了就算有困難,不是還有二哥在了嗎,他要是不會,還有三叔三嬸兒,三嬸兒管家可是個能手,比她這個半吊子不知道好哪裡去了。

安容還有另外一件困擾的事,幸好今兒帶的是海棠來,要換成秋菊和冬梅,還不知道會不會說漏嘴呢。

那盒舒痕膏還靜靜的在她床榻枕頭底下躺著呢。

都沒送出去,人家也沒用過,怎麼會好到需要再買?

一會兒回去,得趕緊讓二哥找人送去。

可是之前那一萬兩到底是誰送給她的?安容惆悵。

她自重生起,認識的人並不多啊,尤其是會給她送錢的,似乎就荀止一個,沒有旁人了啊。

安容在走神,沒發現屋子裡多了一個稟告丫鬟。

丫鬟穿著一身粉紅幺襖,梳著雙丫髻,上面綁著粉紅色絲帶,耳朵上墜著丁香銀耳環,模樣清秀可人。

她福了福身子,把手裡拿著的拜帖送上,聲音清脆將安容從走神中喚回來。

「老太太,這是李將軍府老夫人派人給您送來的,」丫鬟笑道。

孫媽媽上前接了請帖,送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放下茶盞,接了請帖看著,笑道,「這李老夫人做事還真規矩,一點小事讓丫鬟來說一聲便是了。還特地下了請帖。」

安容好奇的湊上去瞄了兩眼。

信上寫了兩件事。

第一件,就是李老夫人挑好了良辰吉日,可以讓芍藥去認乾娘了,不過這個吉日有兩個,一個是明天,一個是三天後,讓老太太挑一個。

第二件。就是李黑將軍改名字了。喚作李良。

這兩件事的筆跡還不一樣,那李良二字力道蒼勁古樸,應該是後加上去的。

這麼中規中矩的送請帖。不像是邀請一個丫鬟,倒像是送請期來,讓老太太挑一個,把芍藥嫁出去。

孫媽媽瞧了請帖。滿是皺紋的臉閃過笑意,「李將軍早該改名字了。明明長的一點兒也不黑,卻叫了那麼個怪名兒,李良好聽多了。」

老太太也是忍俊不禁,「李老將軍自詡是粗人。為人長的粗狂黝黑,偏偏一雙兒女隨了李老夫人,說是怕李小將軍長的太白凈。就給他取了那麼個名字。」

孫媽媽笑的腮幫子疼,果真是粗人。要換做別人,還不可勁的希望自己的兒子長的俊美,他倒好,怕兒子太俊美。

「老太太,將軍府送帖子來的人估摸著還在前院守著,哪一天讓芍藥那丫鬟去?」孫媽媽問道。

老太太搖頭暗笑,「我瞧李老夫人像是等不及了,就明兒吧,府里雖然忙,卻不是少了一個丫鬟就忙活不開了。」

得了老太太的答覆,那送帖子來的丫鬟這才福了福身子,轉身離開。

丫鬟剛走,三太太就邁步進來了。

站在屏風處,還特地整理了下衣裳,才笑臉盈盈的邁步進來。

請了安後,坐下喝了口茶,就對老太太道,「怡安堂已經讓丫鬟打掃乾淨了,擺設用品也都煥然一新了,方才路過紫竹苑,我進去瞧了一眼,布置的很喜氣,只是大姑娘屋子裡的擺設略顯的差了一些,博古架上有些都空了。」

聽到這話,老太太眉頭蹙緊。

孫媽媽看著三太太道,「早前大姑娘知道自己要許配給宣平侯二少爺,鬧了一場,摔了不少東西,後來知道給宣平侯世子做妾,又摔了一堆東西。」

摔的都是銀子啊。

三太太如今是一心盼望著侯府好,把侯府當成西苑一樣在管理,乍一聽那麼多東西就這麼任性的全給摔了,眉頭帶著不虞之色,自甘下賤,還學會擺脾氣了。

虧得她之前瞧了還以為是大夫人在刻薄她,沒想到全是她自己鬧的。

可是她鬧騰歸鬧騰,不把侯府顏面當一回事,可是她既然當了侯府的家,就不能坐視不管啊,新嫁娘可是要從閨閣出嫁的,那樣的閨閣,沒得讓外人瞧來當侯府苛待庶女了。

老太太都沒想到那上頭去,想了想道,「讓人去看看缺什麼,去庫房挑了補上。」

三太太點點頭,又道,「喜婆喜娘都請了,付過定錢了,只是全福娘娘,早先說好是請敷文閣學士夫人,讓丫鬟送了請帖去,回來說是身子抱恙,來不了了,我打算換了東寧街程家大太太,她兒女雙全,又頗有賢名,經常被人請做全福娘娘。」

老太太輕點頭,「你看著拿主意吧。」

三太太見老太太點了頭,當即不多留,就出去繼續忙了。

真真是忙的腳不沾地,要不是有大姑奶奶來幫忙,估計還要更忙些。

到這會兒,安容和沈安溪才吃上飯,看著熱氣騰騰的麵條,上面六七塊牛肉,外加小蔥點綴著,叫人食慾大開。

如今廚房叫麵粉,改叫砒霜了,安容愛吃的牛肉麵,如今喚作砒霜牛肉麵。

安容和沈安溪吃的是呼啦啦的,一旁的紅袖直皺眉,大家閨秀怎麼能吃飯出聲呢?

可是兩人吃的興頭上,她又不敢打擾,有時候一句話,就會讓人沒了食慾。

安容吃完了面,和沈安溪在暖閣偏屋裡遛食賞花。

老太太疲乏,喝了葯有些犯困,便上床歇著了。

等醒來時,已經是一個時辰後。

等梳洗打扮完,又過了一兩刻鐘。

出了屋子,才坐到軟榻上,紅袖就捧了蓮子羹過來。

老太太放下佛珠,接了碗,蓮子羹溫度